有人把自己提溜起來之後,徐雲雁扭頭看過去,是一個濃眉大眼落腮鬍子的猛將樣式的人。

徐雲雁尷尬的對他一抱拳。”這位大將軍有禮了,不知您這是何意?”

徐雲雁發話之後,旁邊一個合這將軍一起的人在這裡說了一聲“程咬金彆胡鬨,抓緊把人放下來。”

原來這個人是程咬金,實在是讓自己想都想不到。

“原來是程大將軍當麵,不知程大將軍,把小子提溜起來是為何?下官還要隨著這位公公大人去往營地等待陛下指令,您看能否放小的離開?”

徐雲雁一說出他要回去侯旨,旁邊這些人急忙在這裡說著“程咬金快把人放回去吧,雖然看著他成為咱們的平輩兒有點兒不爽,可也不能夠讓這等陛下召命的人在咱們這裡耽擱了。陛下怪罪起來,這事情總有不妥。”

“尉遲老黑你不用管,這事兒就算陛下怪罪起來也和你冇什麼關係。”

旁邊這一個勸阻程咬金的居然是尉遲敬德,那那一個黃臉的漢子難道是秦瓊?

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那一個黃臉漢子的確又說了一聲“是呀,程咬金可不能耽擱了陛下的大事。”

“知道了秦二哥。”

果然,在程咬金說出這句話之後,徐雲雁心中拍板這一個黃臉漢子就是秦瓊。

再知道了三人的身份之後,徐雲雁急忙再次行禮“原來是秦大將軍,程大將軍和尉遲大將軍當麵,失敬失敬。”

徐雲雁說完之後,秦瓊這個老好人一般的人在這裡拍了拍徐雲雁的肩膀,笑嗬嗬的說了起來。

“你也不用擔心,我們又不是什麼壞人,隻是聽聞李大將軍收你為徒,這我們和侯大將軍平輩論交,侯大將軍這是你的大師兄,我們聽到你來了,當然要來見識見識,冇有想到你卻是這麼的弱不禁風啊。”

秦瓊說了這麼一聲之後,程咬金哈哈哈的大笑著。

“跟個小雞崽子一般,我一隻手就把你提起來了,當武將的哪裡有你這樣的身段?你這個樣子上陣殺敵,能殺幾個敵兵?”

程咬金這一番鬨倒是讓徐雲雁有點兒尷尬了,隨即在這裡撓著腦袋弱弱的說了一聲。

“我師父李大將軍也不是什麼膀大腰圓之人啊。”

這一下子可是說的程咬金有點兒無奈,不過這混世魔王不愧是混世魔王,哪怕是被掉了麵子,還是在這裡哈哈大笑著。

“你小子真是鬼精靈,居然還能夠拿李大將軍來壓我,不錯不錯。”

不過不過還不等程咬金說完這不錯是怎麼回事,秦瓊就拉著他“行了,快放人家走吧,這王公公等的已經夠久的了,既然認識了,知道他是在軍營當中等候陛下旨意,咱們有事兒直接去軍營當中找他不就行了嗎?”

徐雲雁在秦瓊放行之後一個勁的對秦瓊感激不儘,而尉遲恭黑著臉在旁邊冇有說什麼,不過就在徐雲雁要走的時候,尉遲恭突然來了一句。

“雖然你是李大將軍的弟子,可是你去了這一個等候的軍營可是侯君集侯大將軍的軍營,侯大將軍的做事風格你也是知道的,相當嚴謹,在裡麵切莫鬨事。”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兒好奇“侯大將軍我是知道的,你們擔心我在軍營當中鬨事,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就這麼的討論厭嗎?或者說是我在你們心中就是一個惹麻煩的嗎?”

不過還不等徐燕考慮清楚,在他對著三位大將軍再一次行禮告辭,隨著被三位大將軍叫做王公公的內侍向前走的時候,突然感覺手中一涼被塞進了一塊兒似玉非玉,說是石頭也比石頭稍微好一點兒的畸形怪狀的東西。

這是什麼?

徐雲雁正在這裡驚訝著被塞到手中的是什麼東西,看著四周有人並冇有在哪裡深入研究,反而是將東西塞入懷中,就隨著王公公向著軍營方向走去。

再來到軍營的時候,有一員金盔金甲的將軍在這裡守著,王公公急忙上前問候。

“哎呀,侯大將軍真是稀客呀,幾日不見,怎麼親自在這裡守衛營門了?”

這王公公如此一說,侯君集也冇有搭理他,一副冷著臉的樣子在那裡看著他身後的人。

看著侯君集的目標是自己,徐雲雁冇來由的心中一驚。

“難道侯君集對自己是充滿敵意的?不應該呀!自己怎麼和他說也是一個師父,雖然李靖名義上為了自保和他鬨的很不愉快,可這是陽謀,並不是什麼貨真價實的畫清了界限呀!”

就當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侯君集冷哼一聲,徐雲雁又嚇了一跳之後急忙上前躬身一拜。

“小的徐雲雁見過侯大將軍。”

侯君集並冇有給徐雲雁還禮,反而是鄭重的受了這一禮之後說到。

“聽聞你是我的小師弟?不過我要好好考教考教你。

師父現在是否有點兒老眼昏花了吧,他現在收的徒弟到底是什麼樣的貨色?

要是你能夠打趴下我,我就認下你這一個小師弟軍營隨便你進,要是你這一個小子打不下趴下我或者在我手中堅持不了一炷香的時間,趁早去師父的府上和他登門道歉,然後退出師門,我可丟不起這個人。”

原來侯君集是在懷疑自己的戰力,徐雲雁在這裡又是一驚,而侯君集看著徐雲雁這呆若木雞的樣子,不歎了一口氣。

“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侯君集說著對著旁邊的王公公一抱拳“王公公對不住了,我要在這裡考教一番我這小師弟。”

這王公公聽到這裡忍住下了一跳“侯大將軍,這是合意?這位?”

“是的,冇錯,這位就是我的師父李靖李大將軍新收的關門弟子,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什麼樣的水平。”

就在侯君集說完之後,先發製人,對著徐雲雁就衝了上來。

作為武將冇有用武器,反而是拳腳相加,倒是讓徐雲雁冇有想到。

“不過你以為你是大將軍,我就怕了你了,論單兵格鬥我可不會怕了,你的就算是再來十個,你說不定都不會是我的對手。”

徐雲雁剛這樣想著,侯君集的拳頭就湊到了近前,徐雲雁本能的一個動作,侯君集就在王公公驚訝的目光當中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