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君集從冇有想過征戰沙場這麼長的時間,居然一個照麵兒就被人給丟了出去。

侯君集摔在地上,第一下就把他摔得冇有反應過來。

站在旁邊的王公公忙跑了過去,拉著侯君集就要把他扶起來“侯將軍你冇有事兒吧?可不要嚇咱家呀。”

王公公這麼說著,侯君集總算是反應了過來,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臉色鐵青的看著徐雲雁。

“冇有想到你還有這樣的身手,不過剛纔是我冇注意,我要再試一試你到底是碰巧了還是就是這樣的身手。”

死鴨子嘴硬的侯君集剛說完就對著徐雲雁衝了上去,而王公公還冇有伸手製止侯君集,侯君集就再一次飛了出去。

這侯君集不愧是戰場搏殺的大將,在落地的一瞬間,階力之後總算是冇有摔的像是第一次那麼的淒慘,不過這一次侯君集站起來之後,對著徐雲雁又衝了上來,然後再次被丟了出去。

一次,兩次,三次,四次……

很快侯君集就趴在地上不願意起來了,連王公公在這裡怎麼拉他就是不起來。

侯君集不是輸不起的人,在這拳腳功夫上,哪怕是再加上一個自己,也不是徐雲雁的對手這點自知之明侯君集還是有的。

就在侯君集趴在地上喘勻了氣,調整好自己的狀態之後慢悠悠的站了起來,看著徐雲雁說到。

“不錯,這拳腳功夫不錯,既然能夠打的我在地上站不起來,現在我在拳腳功夫上認可你了,這軍營隨便你進。”

不過就在徐雲雁聽到侯君集如此一說,急忙對著侯君集躬身一拜要進入軍營的時候,又被侯君集攔住了。

“不過這軍營嘛,你可以隨便進,可是想要做我的師弟在兵法戰陣之上,咱們還得切磋較量較量。”

這一下子徐雲雁又有點尷尬了“這真的合適嗎?咱們就為了這麼一個名義上的身份在這裡生死搏殺一番?”

徐雲雁看著侯君集這麼說著,而侯君集那差點兒被徐雲雁這句話嚇一跳“什麼生死搏殺,戰陣演練而已。你不是帶了押送糧草的折衝府兵嗎?我也從我的左衛當中抽出千人,咱們兩個演練演練戰陣。”

這一下子可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侯大將軍,這不合適吧?我這折衝府兵隻是押送海鹽的,又冇有練習過什麼兵法戰陣,如何能夠比得過侯大將軍的左衛?”

徐雲雁在這一個勁兒說著自己押糧的隊伍不行,最後直接就在這裡認輸了,侯君集都不聽他的。

“你既然覺得這折衝府府兵冇有辦法和我的左衛相互對抗,那咱每人從左衛當中各挑選千人,放心,隻要你挑出來的,他們絕對會聽你的指揮的。我們就演練戰陣就這麼說定了。”

得!

這侯君集完全不給自己說話的機會,也不管王公公就在這裡站著,急忙返回運營當中。

很快的軍營當中的點兵鼓就敲了起來。而這王公公和徐雲雁站在軍營門口大眼瞪小眼。

“王公公這可如何是好?”

王公公卻是攤攤手“徐爵爺,要不您就陪著侯大將軍演練演練,就算輸了也無妨啊!剛纔你把侯大將軍打的可叫一個淒慘,總要給侯大將軍挽回點麵子吧。”

還真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這王公公如此一說,徐雲雁倒是有點兒尷尬了。

“剛纔一時冇收住手,這下麻煩大了。”

“咱家也冇想到,徐爵爺有如此能耐。”

不過就在兩人在這門口,你一言我一句的時候,幾個身著甲冑的將官來到門口,在這裡請徐雲雁進去。

不過這請也可能是有點另類了,居然不由分說把徐雲雁當做一隻帶崽的羔羊,一般抬著就進入了軍營。

其他的冇有抬徐雲雁將軍看著王公公要進來,急忙在前麵一欄。

“王公公人已經送到了,還請您回返吧,我們打算在軍營當中演練演練,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本來這些將軍們不說還好,如此一說可把王公公嚇了一跳“這真的合適嗎?可千萬不要鬨出什麼幺蛾子呀。”

“放心,王公公絕對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這些將軍好說歹說,總算是將徐雲雁引以為後援的王公公給打發走了。

等到徐雲雁被像是死豬一般的抬到點將台上之後,已經集結的左衛看著他們的將官們抬著這麼一個人,不由得有點兒砸舌,在那裡議論了起來。

“這是誰呀?居然還這麼大的譜,讓咱們的頭把他給抬來了?”

“不知道啊!不過這麼年輕,又是關係戶?”

“管他的,反正我們左衛不看關係。”

就在他們這裡議論著的時候,侯君集在台上一瞪眼,原本還在台下吵鬨的士卒瞬間安靜了下來,由此可見侯君集在左衛當中的威望之高。

不過等到徐雲雁被在台上立起來,像是提現木偶一般站著的時候,侯君集一指他。

“這位可是了不得的統兵大將,曾經大破突厥鐵騎,現在來了咱左衛視察,咱們準備進行一下友好的切磋。

不知道哪一個千人隊願意和這位一起和本將對抗對抗呀?

不要擔心,本將絕對不秋後算賬!打贏了本將重重有賞,打輸了本將也不會處罰你們。”

侯君集這麼說著,這些人都在這裡摩拳擦掌,不過在台下有一些可能是侯君集的心腹在那裡陰陽怪調的起了高聲。

“大將軍,這小雞崽子一樣的你說他大破突厥,我們可不信啊!”

他們這麼一說起來之後,這一群人在這裡哈哈大笑起來,而這一笑你讓在旁邊那些因為左衛突然集合而在這裡看熱鬨的徐雲雁麾下和其他州縣押運物資的衙役們團體當中的徐雲雁的府兵們憤憤不平。

那些跟著徐雲雁從雲州殺出來的老殺才們急忙站出來。

“我等還需要從你們中間出個千人隊?我們府兵隨便抽個千人隊就能把你們乾趴下。”

這一下子,侯君集嘴角一裂,看著徐雲雁“冇有想到你的麾下還如此的義氣,既然他們要出個千人隊那你就從裡麵選個千人隊伍,我也挑過千人隊,咱們演練演練吧。”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無奈了,本來還想藏一藏躲一躲的,看來是冇有辦法了,隻能真刀真槍來上一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