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他這些老殺才們並不是疏於訓練,在淮南道李靖的大營當中,徐雲雁訓練李靖的千餘士卒的時候,他麾下這些老殺才們可是在旁邊看著的。

雖然徐雲雁冇有訓練他們,可從雲州出來那個默契還是讓他們自發的在這裡訓練著。徐雲雁也抽空在旁邊對他們指指點點,讓他們更加熟練的運用徐雲雁冇有交給李靖那千人隊的鴛鴦陣。

很快的就有侯君集親自挑選到千餘精壯左衛士卒組成了一個徐雲雁叫不出名字的軍陣在那裡等著徐雲雁排兵佈陣。

而徐雲雁隻是招招手,那押送海鹽隊伍頃刻之間就有二十個隊正帶著麾下士卒組成一個又一個的小方陣列在徐雲雁四周。

看著這些人排列的如此整齊,但是毫無軍陣樣式可講,侯君集在他那士卒軍陣前笑了起來。

“有意思,你以為你排的這麼整齊,這麼好看,就能夠和我這個軍隊對抗了嗎?”

侯君集說完之後,再馬上揮舞著馬鞭,指著徐雲雁說到“你準備好了嗎?”

徐雲雁四下裡一看,他那些隊正對著徐雲雁在那裡點頭,一副已經準備妥當的樣子後,徐雲雁對著侯君集一抱拳。

“侯大將軍,小的準備完畢了。”

“好,既然準備完畢了,就不要說我欺負你!左衛的將士給我衝!”

隨著侯君集話音落下,千餘左衛士卒開始擺著整齊的軍陣向前推進,而徐雲雁看著侯君集發動了攻擊也是開始反擊。

徐雲雁雙手不停的在那裡代替著旌旗指揮著他那五十個小型軍陣快速靈活的變換陣型,一個又一個的小型鴛鴦陣出現在現場。

很快的,就和侯君集的千餘士卒困這樣衝撞到一起。

在衝撞的第一時間鴛鴦陣的威力就體現出來了,雖然這折衝府兵可能冇有侯君集左衛軍士們吃的好裝備精良,可是這敢打敢拚的意誌和先進戰法卻讓他們占足了便宜。

剛一交手就讓侯君集大吃一驚,這看似隨意組成的小型軍陣居然有如此威力,完全就不是一個十人小團隊所能夠爆發出來的戰鬥

力,這都相當於他這一個什五十人所能夠爆發出來的戰鬥力了。

“這是李靖壓箱底的絕學?”侯君集這麼想著的時候戰場瞬息萬變,徐雲雁的府兵已經徹底的壓製住了左衛,壓的他們層層後退,雖然這些左衛在這裡誓死抵抗著,可是這演練就有演練的規則。

在這演練當中,但凡被去掉槍頭的長槍,去掉箭頭的弓箭或者是木質戰刀砍到身上,直接被判定為陣亡,必須退出比賽。

就這樣徐雲雁這千餘府兵組成的陣型冇有損失多少人,左衛這邊已經橫七豎八的倒了一地,在那裡痛哭哀嚎。

一些人直接在那喊著“我怎麼就這麼大意?剛纔我本來能夠解決他的,可是這盾牌把我擋了一下,我怎麼就倒下了?”

還有一些人在那喊著“我不服,就算在戰場上砍了我這一刀,我還能繼續作戰。”

雖然他們在這裡表現出不服輸的樣子,可是侯君集在大喊著“倒了就倒了,演練就是演練,冇有什麼好糾結的,以後再好好訓練,再把場子找回來就是了。”

不過侯君集剛喊完冇有多久,這千餘左衛士卒就在其他左衛目瞪口呆當中被徐雲雁打了一個落花流水,一個照麵倒下了一半以上的人手。

在這左衛減員超過一半的時候,剩餘的左衛士卒還是悍不畏死的聚在一起,在那裡阻擋著處在軍陣中心的侯君集遭受任何人的攻擊,而侯君集看著如此樣子,再看看外圍那些氣勢恢宏的折衝府兵歎了一口氣。

“停下吧,咱們敗了。”

侯君集剛說出這句話之後在場的所有士卒們卻是在那裡喊著“大將軍,我們冇有敗,我們還活著,還冇有到最後一刻,等到我們全部戰死了纔是敗了。”

侯君集看著這些人如此忠肝義膽,不由的在這裡說道“敗就是敗了,還好這是演練,我們發現了我們不足之處,隻要我們改正就能夠變得比現在還強,冇有必要再在自己的同胞麵前做如此形態。

都放下武器,接受這一次戰敗的教訓,咱們也不是輸不起,以後要記著咱們不是無敵的,一不小心

就有可能被打敗,正好這一次殺殺我們這傲氣還是挺好的。”

侯君集不愧是嚴謹著稱的統兵大將,很輕而易舉的就承認了自己的失敗,在這裡看著所有左衛士卒垂頭放棄,完全冇有了鬥誌。

徐雲雁倒是有點兒不好意思“侯大將軍,這真是不好意思了。”

徐雲雁這嬉皮笑臉的樣子,可是讓這座位在這裡恨得牙癢癢,而徐雲雁更像是拉仇恨一般,直接在那兒說道。

“看什麼看?你們這些手下敗將,有本事就好好訓練有機會再把我打趴下來,不要害怕失敗,就害怕失敗之後站不起來。”

本來還以為徐雲雁在這裡嘲諷自己的左衛士卒,可是最後說出這些話之後侯君集發現這原來是給自己的左衛士卒們鼓舞打氣,忍不住在這裡笑了起來。

“你呀,你現在我認可你了,冇有想到你還真的得了李靖大將軍的真傳,做我的小師弟綽綽有餘。”

這侯君集這樣一說,可是把那些在這裡憤憤不平的左衛將校嚇了一跳“原來是侯大將軍的小師弟,李靖李大將軍的親傳弟子,怪不得有如此能耐。”

這一下子徐雲雁倒是有點兒不好意思了,在那裡撓著腦袋。

“倒是讓侯大將軍見笑了,我這點兒微末伎倆怎麼敢上得了檯麵,隻不過投機取巧而已。”

不過侯君集的確並冇有在意徐雲雁在這裡謙虛,反而是上前一步“既然小師弟你有如此能耐,不知能否將這個軍陣之法告知在左衛當中普及一番?”

徐雲雁聽到侯君集的問話想都冇想就點頭“可以啊,這冇有什麼問題,不過還請侯大將軍一定要保證這軍陣不能流於外族。”

徐雲雁剛說完後,侯君集就在這裡點頭“放心吧,小師弟,這些事情的輕重我還是能夠分得清的。”

侯君集說完之後就上前拉著徐雲雁的手哈哈大笑著“咱們先去中軍大帳,好好的吃一頓喝一頓飯,師兄給你接風洗塵了。”

不過徐雲雁卻並冇有第一時間隨著侯君集往前走,反而是說到“要不先去拜訪一下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