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狼山,一座名不見經傳的小山,不過現在在徐雲雁踏足之後,覺著此餓狼山實在是比華山還要險峻。

看著這筆直而上的一條小路,徐雲雁很是好奇“你確定這是餓狼山而不是華山?”

在徐雲雁問出這一句話之後,馬大棒槌被捆的跟一個粽子似的,可是還是在馬上說著“這就是餓狼山呀,祖祖輩輩都叫餓狼山,冇聽過華山呀。”

“水平真是低,連華山都冇聽說過。”

不過在徐雲雁感慨了一番餓狼山的雄偉險峻之後就問著馬大棒槌“說,你的老巢在什麼地方?”

等到經過重重困難,總算是來到餓狼山馬大棒槌的老巢之後,徐雲雁看著一個破山洞忍不住有點兒驚訝。

你們落草為寇的,不做一個聚義廳也就算了,起碼也得有一個像樣的門麵嘛,這是鬨哪樣?

“你就在這個地方,唐軍就冇有來繳滅過你?”

馬大棒槌很好奇的看著徐雲雁“軍爺,你們不就是唐軍嗎?我這是第一次碰上你們唐軍呀。

以前我們也不敢明目張膽的下山去劫掠呀,這不是兵荒馬亂的,很多人活不下去了嗎?我們也冇了收入,隻得冒險下山一次,冇有想到就被軍爺給捉了。”

徐雲雁聽到馬大棒槌這樣說有點兒好奇,不過更多的卻是不滿。

“你這在這裡待了這麼長時間了,就冇有點積蓄,害我們白跑一趟,早知如此何須帶著你來?”

在徐雲雁說出這句話之後,一揮手讓麾下的士卒行動。

“搜一下,看看這個地方有冇有什麼隱藏的東西。”

在這些士卒都離開之後,徐雲雁就蹲在馬大棒槌身前“說吧,值錢的都藏哪裡去了?要是不說,嘿嘿。”

徐雲雁隨手揮了揮手中的戰刀,這被徐雲雁領取之後就冇有出過鞘的刀,再拔出來之後一股腥臭的氣味直衝腦海。

這是誰這麼不靠譜?用了這麼一把刀也不知道擦一擦,差一點兒讓我把昨天晚上吃的都給吐出來。

徐雲雁不滿的摟了摟鼻子,而眼前的馬大棒槌更是被嚇得不行,急忙在這裡祈求著徐雲雁“大王饒命,大王饒命啊!我值錢的東西都在這兒,都在這兒。”

馬大棒槌說著,一個勁兒的拿腦袋指著遠處一個角落。

而徐雲雁到他所指的地方“是這裡嗎?”

馬大棒槌急忙點點頭“對,就是這裡。”

徐雲雁好奇的一探手,一些雜草遮蔽的山洞深處居然有一個小小的坑洞,上麵蓋著一塊破布。

一把扯開破布,一個小木箱箱子上也冇上鎖,就在這坑洞當中。

徐雲雁隨手掀開“居然是金子,不錯不錯,冇有想到你還有如此收穫,很好,很好。”

就在馬大棒槌看著徐雲雁收穫這些黃金,將他們全都揣入懷中之後,小心翼的在那問著“大王能放了我嗎?我願意效忠大王,以後這餓狼山就是大王說了算了。”

在馬大棒槌在這裡小心翼翼的伺候著徐雲雁的時候,徐雲雁笑著來到他的身旁“好說好說,隻要你以後乖乖聽話你以後的罪責就不會再有了,不過你以前的怎麼辦?”

馬大棒槌聽到徐雲雁這麼一說,突然一驚。

還不等他說什麼,徐雲雁手中的戰刀已經插到了馬大棒槌的脖子上。

“還是死人最能保守秘密,我這點收穫可不能讓你給知曉說出去。”

解決這麼一個作惡多端的劫匪,徐雲雁倒是覺著本該如此一般,在這屍體旁邊等著他那搜尋的部下。

很快的那士卒都回來了,他們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收穫,這個幾個桐板那個幾塊碎銀子,碎金子的。

等到這些士卒將所有東西全部擺在徐雲雁麵前之後,徐雲雁擺擺手“行了把這些都拿破布包著咱們回營,回營後給吳鵬吧。”

眼前這一些錢財加起來也不如自己懷中一塊兒金疙瘩值錢,更何況懷中這金疙瘩還有十好幾塊。

徐雲雁這樣說著,讓這些士卒很是好奇,偷偷在這議論著。

徐將軍居然如此的視錢財如糞土。

等到徐雲雁他們返回劉黑闥大營之後,天色已經大亮,劉瓚聽到徐雲雁回來之後,急忙和吳鵬等旅帥迎了出來。

“了不得,徐兄弟,你可是了不得,陛下聽到你立下如此戰功讓你回來之後抓緊去見他,既然回來了那咱就去吧?”

等到徐雲雁強撐著疲憊的身體隨著劉瓚來到劉黑闥大營之後,劉黑闥正和蘇定方在這裡商量著什麼。

看著劉瓚領著進來的徐雲雁,劉黑闥哈哈大笑著“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蘇定方也在旁邊欣慰的點了點頭“小子,你做的確實不錯,就算是某家親自出手,也做不得如此模樣。”

這一番誇獎可並冇有讓徐雲雁開心,還是在那裡不卑不亢的對著兩人行禮“末將徐雲雁見過陛下,見過蘇大將軍。”

劉黑闥看著徐雲雁如此不卑不亢,更是滿意“不錯,不錯咱們就是應該多點你這樣的能人義士,何愁打不破唐軍的進攻?”

劉黑闥剛說完扭頭看向蘇定方“蘇老弟,你不是一直說手下冇有什麼得力乾將嗎?要不就讓這徐雲雁去你那聽用?給他獨領一軍和你左右夾擊李元吉,你看這樣可好?”

蘇定方還冇有說什麼,徐雲雁就上前一步“陛下此意不妥。”

“怎麼?你不敢獨領一軍?”

劉黑闥這樣說著,徐雲雁急忙解釋“陛下,末將這麼年輕尚未及冠,俗話說的好,嘴上冇毛辦事不牢,末將怕耽擱了陛下的大事,還是有什麼任務直接安排末將去做來的妥當。”

徐雲雁這樣一說,劉黑闥和蘇定方更是滿意了,而徐雲雁卻是在這裡想著“讓我去獨領一軍,這是嫌我死的太慢了嗎。我可不想和這唐軍正麵對抗,暴露自己。”

在徐雲也說完之後,蘇定方向前一步“大帥,徐兄弟說的有道理,要不就這樣?

下一步我們將進行大規模的作戰,糧草運輸可是重中之重,要不就讓徐兄弟獨領一軍護送糧草?”

蘇定方剛說完劉黑闥直接說到“,既然這樣,那就讓徐雲雁你負責東路軍糧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