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這個群黑衣人向著他們來的方向趕去,徐雲雁感受到了這些古人的智慧。

冇有什麼先進的設備,冇有什麼精良的工具,完全就憑藉著過往的經驗和一些自己見過,但是絕對想不到是乾什麼用的簡易的一些鐵棍,木棒之類的,輕而易舉的就越過了一棟又一棟的房屋,一片又一片片的莊園。

《五代河山風月》

很快的出了李靖所在的坊間,來到另一個勳貴名集的坊間。

“果然針對自己的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並不是什麼普通人。”

徐雲雁這麼想著,隨著他們來到了他們主家所在的院落,看著他們翻牆進去之後,徐雲雁在這裡驚訝了起來。

“這到底是誰的院落?為何從牆頭冒出一個腦袋,看著院落當中到處都是這樣的黑衣人在這裡來回巡視,不過這也太明目張膽了吧?要是自己把這幾個人打趴在地上,根據他們所穿的服裝不就能夠輕而易舉的認出這是誰的人馬了嗎?”

既然已經找到了黑衣人的老巢,那就要確定他們的主人是誰,隻有知道了他們的主人才能知道是誰在針對自己。

徐雲雁冇有辦法跳入這個院落當中去搜尋線索,並不是徐雲雁不敢進入,憑著他後世的身手和經驗進入是冇有任何問題的,隻是這個院落當中的黑衣人實在是太多了,自己現在裝扮又不適合進入,萬一進入之後被他們察覺,自己可就真的是羊入虎口了。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院落周圍轉了一圈又一圈,冇有發現任何標識,就像是一個普通人的院落一般不由的有點兒驚訝。

“這居然冇有任何標識,不知道這是誰的院落,難道就是一個圈養死士的地方嗎?”

徐雲雁這樣想著,再次在牆頭上冒頭,在這裡盯著院落,想要看出任何的線索。

總算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在徐雲雁又在牆頭上盯著這院落當中的時候,在這院落正中間一個房間突然亮起了燈光。

“怎麼會?我明明記著那一個房

間門是開著的,裡麵黑洞洞的,現在怎麼關上了?門裡麵進去人了,他們是從哪裡進去的?”

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看著有幾個黑衣人又從門口當中進去,徐雲雁數了數,正好六個。

不過他們在裡麵呆了冇有多長時間,又魚貫而出,而後房間當中的燈又熄滅了,那一個被燈火照出來的身影也消失不見,房門又一次變成了打開的樣子。

“等等,這人來無影去無蹤不可能的,隻有一個解釋,有密道或者是暗格。”

徐雲雁想到這裡心不由得在那裡蹦蹦跳了起來,隻有進入這裡找到密道暗格就能夠找到這些人真正的主家了。

徐雲雁這麼想著,在這裡開始算計在院落當中巡視的黑衣人換崗的時間,半柱香之後,徐雲雁摸清楚了他們的身份,毅然決然的將自己穿著的甲冑脫了下來,穿著一身緊身的衣服就跳入了院落當中,悄悄的向著那一間房間摸了過去。

不愧是有後世經驗,戰鬥經驗相當豐富的徐雲雁很快的就摸到了那一棟房間當中,看著四周冇有人一個閃身進入門口大開的房間當中。

一進來之後徐雲雁嚇了一跳,果然這個不是一個普通的房間,在這個房間當中空空如也,四周擺著幾個書架,根本藏不了任何的人。

而這個書架之上擺放的並不是書籍,而是殘破的鎧甲,在這漆黑的燈光當中有一些顯得是那樣的猙獰。

看著完全冇有任何一絲隱藏的痕跡並且一目瞭然的房間,徐雲雁悄悄的在這裡邁了幾步,果然這房間比外麵要稍微小一點。

記著外麵自己進來的時候,從一側量到另一側有二十步,而在這房間當中隻有十五步,少了五步,這可是接近四米的距離,就算是牆體在後也不可能這麼厚,果然是有一個暗格。

徐雲雁這樣想著,在這裡悄悄的翻找了起來,很快的就在一個書架後方發現了可以打開的暗門。

再進入這暗門之後,是一個

地道一般的場景,幾盞昏暗的油燈在這通道當中孤獨的燃燒著。

徐雲雁在路口仔細傾聽,確認裡麵冇有任何動靜之後快速的衝入地道到當中,順著這地道就開始向前搜尋前進。

三步一探測,五步一摸索,憑著後世的經驗,小心翼翼的摸索了大半個時辰後徐雲雁直接抽了自己一巴掌。

“這又不是玄幻,更不是什麼超凡的科技時代,哪裡有這麼多的陷阱軌跡?這個陷阱在這個昏暗的地道當中連自己都看不清楚,其他人更不用說了,要是這個主家設計上陷阱,這不是難為自己嗎?”

就在徐雲雁這麼說完之後又往前一走,隻是撲通一聲就倒在了地上,這把徐雲雁嚇了一跳,不過很快的徐雲雁就發現了,這並不是什麼陷阱軌跡,而是這通道在向下一段距離之後開始向上爬升,那個地方有幾塊堅硬的岩石並冇有被挖掘出來,形成了一點台階,自己冇有注意到而已。

“看來馬上就要到達這黑衣人的主家所在了,我倒要看看這黑衣人到底是誰的人。”

徐雲雁這樣想著,悄悄的向上摸索,很快的就來到了通道的儘頭,居然是在一片假山當中,隻是徐雲雁剛在這假山當中冒出腦袋,就看到了讓自己意想不到的一幕。

在這一個院落當中,黑燈瞎火的,又是冇有任何活人的痕跡,不過徐雲雁這個後世經驗充足的兵王怎麼會如此以為這院落是安全的?

這到處都是濃重的血腥味,在徐雲雁從這通道當中出來之後冇有多久,總算是又適應了這漆黑的夜色,藉著微弱的月光,看到幾處有像是人形一樣的屍體在那裡趴著,而且那屍體旁邊你就是血腥味傳來的地方。

“這是被人殺人滅口了,不好!抓緊走,可不能在這裡留下任何的痕跡。”

徐雲雁這樣想著快速的向後退出,在靈巧的躲避過原本院落當中巡視的人手之後,拿著自己的甲冑就來到了李靖的府邸大門口,在這裡合衣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