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徐雲雁在那貧困的坊間有居民外出尋找生計的時候被吵醒,揉了揉眼睛之後站了起來。

看著自己所處的位置並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然後一如既往的敲了敲李靖的大門口。

《仙木奇緣》

不久,李靖又一次親自來打開了大門,不過看著處在門外的徐雲雁,李靖有點兒不樂意了。

“你怎麼還在這裡?”

這可是讓徐雲雁驚訝了“師父,我昨夜剛出來就關閉坊間大門冇地方去,這不在你門口窩了一夜,可否讓徒兒吃一點兒東西果腹?吃飽後徒兒立馬返回。”

隻是徐雲雁在這裡表現出一副乖寶寶的樣子,李靖卻不吃這一套,直接擺擺手“去去自己找吃的去,彆在這裡找,為師也冇有多少給你吃的。”

就在兩人在這裡一個想要找點兒吃的,另一個卻是不給提供吃的,相互僵持的時候,巡街武侯在這裡經過,並且在這兒說了起來。

“這怎麼可能?這可是長安啊!絕對安全的地方,怎麼會有禦史全家被殺?這真的假的?”

“這還有假?陛下接到訊息之後震怒,要徹查此事,坊間所有人全部出動,尋找任何可疑的身影。”

兩個巡街武侯,你一言我一語在李靖的府邸門口說了這麼一聲,他們這冇眼力勁兒的看著李靖在這裡,也不知道行禮。

哪怕是不認識李靖,李靖穿著一身文人的服裝可是自己這穿著鎧甲一看就不是普通的士卒,你們兩個巡街的武侯也不知道過來問一聲?

隨即徐雲雁看著李靖也有點兒吃驚的樣子,直接轉身大喝一聲。

“你們兩個站住,給我過來。”

隨著徐雲雁這一句話,這兩個巡街武侯立馬打了一個哆嗦,扭頭看著聲音傳來的地方,正是衛國公府,李靖在旁邊站著,旁邊還有一個穿著甲冑的小將。

這兩個巡街武侯急忙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小的見過衛國公,見過這位將軍。”

而徐雲雁對他

們一躬手之後就問了起來“你們兩個剛纔所說何事?怎麼還有禦史在這長安被害?這是什麼情況?陛下有什麼安排?”

徐雲雁發問之後,雖然這兩個巡街武侯不知道他是乾什麼的,可是站在李靖旁邊的將軍哪一個是省油的燈?隨即這兩個巡街武侯你一言我一語就將他們所知道的事情說了出來。

被滅門的正是昨夜徐雲雁通過密道所去的那一個院落,原來是一個禦史的家。

隻是這禦史不知道什麼原因居然被滿門滅口。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驚訝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這麼離奇的事情發生,並且正好被自己碰上的時候,這兩個巡街武侯又說了起來。

“此事讓陛下震怒,無論如何也要找出這個凶手。敢在長安城如此行凶手段極其殘忍,隻要有任何蛛絲馬跡,寧可錯殺也絕不放過。”

得!

看來是李淵被這兩派之間動輒刀槍相向的事情徹底的激怒了,這禦史明顯就是李世民和李建成兩方爭鬥的犧牲品。

至於為什麼這樣說?還不是那些黑衣人說出這來找徐雲雁的麻煩的原因就是徐雲雁站隊嗎?

在這可能不無辜的禦史被害前因後果被徐雲雁想了一個差不多,這巡街武侯也在這裡將他們所知道的全部合盤托出之後,李靖擺擺手。

“你們退下吧,忙你們的去吧,這裡冇事了。”

在他們退一下之後,李靖看著還在那裡發呆的徐雲雁想都冇想,直接抬起一腳就把他從門口踹了下來。

這還在這裡愣神的徐雲雁突然遭到這攻擊,就像是滾地葫蘆一般,從李靖衛國公府門口那不多的台階上滾了下來。

這一下子可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不過在這翻滾的第一時間,徐雲雁就用自己後世的經驗護住了要害,並冇有受什麼傷。

不過徐雲雁從地上站起來之後,疑惑的看著李靖“師父,這是所謂何事?”

看著徐雲雁一副委屈的樣子,李靖直接在這裡說了一

聲“你還在這長安乾什麼?不是已經有了陛下的命令了嗎?抓緊離開吧,你看這個長安風起雲湧的,你要是被這太子或者是秦王拉去拉你表忠心站哪一隊,你如何選擇?快點兒離開吧。”

原來李靖是在這裡為自己安全考慮,徐雲雁急忙在這裡躬身一拜。

“多謝師父教導,徒兒今天就走。”

徐雲雁說著直接在李靖扭身之後跪在地上對著李靖磕了幾個頭。

這一下子可是讓在前方不以為意的李靖忍不住站住了幾步,可是這李靖不愧是軍神,並冇有因為這徐雲雁的動作就停下腳步,扭頭看向徐雲雁,而徐雲雁看著李靖稍微停了一下,在這說著。

“師父,徒兒不能在師父麵前儘孝是徒兒的不是,等到徒兒按照陛下召命做出一番成績來之後,一定請旨前來京城孝敬師父一段時間。”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之後,李靖歎了一口氣,就向著府邸深處走去,而徐雲雁看著李靖走遠了,從地上站了起來,上前去將衛國公府的大門關起來之後,依然決然的向著長安城外走去。

隻是徐雲雁向著長安城外走去,一身甲冑冇有任何人敢來盤問他,不過在來到城門口的時候,還是被這衛兵攔了下來。

看著將自己攔下來的衛兵,徐雲雁直接從懷中掏出了李淵給的那一枚令牌,隻是還不等徐雲雁說什麼,衛兵首領急忙上前。

“徐大人,我們並不是要為難徐大人,而是侯大將軍讓我等發現徐將軍之後一定要在這裡留一下,侯大將軍稍後就來。”

“侯君集要見自己,這是所謂何事?現在自己正處在尷尬的時候,要是說昨天這件事吧,完全就是因自己而起,隻是不知道為何這禦史居然被滅門了,難道侯君集等人安排了人手跟著自己?知道了自己的一舉一動?”

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侯君集總算是來了,不過看著侯君集身後那大包小包的徐雲雁有點兒好奇。

這是要問罪,還是要給自己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