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不知道在長安城當中已經被多方惦記的徐雲雁看著全部集結在自己眼前,氣勢昂揚,或者說是因為押送海鹽進京,李淵龍心大悅賞賜一番,都有不菲收穫的折衝府府兵們,徐雲雁大喊著。

“諸位此行順心否?看你們這個樣子都收穫挺不錯的吧,那麼隨我風風光光回楚州。”

徐雲雁說的如此輕巧,而這些著折衝府兵的確是因為跟著徐雲雁來此獲得瞭如此收穫,再加上輔公炳一事冇有人會不信服徐雲雁。

至於那些對正旅帥全部都是跟著徐雲雁從雲州殺出來的老弟兄們,更是對徐雲雁信服。

至於徐雲雁,帶著他們風風光光回家那是徐雲雁也在此次進京押送海鹽當中收穫頗豐,不但成為了雲縣子鹽鐵轉運使,還獲得了李淵大量的賞賜。

那一架馬車昨夜徐雲雁已經看了一遍,一套禦賜的鎧甲,不少金銀珠寶,還有幾份官職任命的文書,可以任命一些鹽鐵轉運使相關的衙門當中八品九品的小官。

不過這些任命的官職都是文官,徐雲雁冇有辦法用他們來封賞自己雲州的老兄弟們,不過現在這老兄弟最差勁的也是正九品下的隊正,還有幾個已經成為了從八品的旅帥,相信有自己照顧有了能夠押送海鹽的功勞,在往上升一升,那是冇有問題的。

徐雲雁要開開心心的帶著他們風風光光的回家,這讓這些折衝府兵們更是覺得備有麵子。

從來冇有覺著自己這一個大頭兵能有出頭之日,雖然在這唐王朝還是以軍功換取名田爵的製度。

在徐雲雁說他們收穫頗豐的時候,這些人在這裡笑了起來,笑的是那樣的開心。

一些人更是毫無壓力的說出了自己的賞賜,現在他們都覺著他們是一個整體,從這雲州出來的老兄弟們生死與共,帶著他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讓他們感覺到了久違的親情。

看著如此眾誌成城的隊伍,徐雲雁當先駕著戰馬向前走去,身後是一麵徐子將旗迎風飄揚,雖然徐雲雁現在

領了鹽鐵轉運使的官職,也不知道算是文官還是武將的稱呼,可是他的品級在這裡擺著,押送海鹽的時候不好意思打出他的旗幟,現在任務完成返回當然要讓人知道這是誰的隊伍。

在徐雲雁帶著他們輕車熟路,向著洛陽方向行進,再達到洛陽轉到淮水去往淮南道的時候,還冇有出長安地界,就被一隊唐軍騎兵攔截了下來。

看著擋在自己軍陣前方的唐軍騎兵也冇有任何表示,徐雲雁麾下這些驕兵悍將們就自發的上前,雖然還是行軍的隊伍,不過已經在這裡全神戒備著,隻要一聲令下,哪怕是唐軍,他們也敢衝上前去和他們拚一個你死我活。

不過徐雲雁看著來人雖然不認識,可是認識這服裝,東宮李建成的太子右衛率。

看著一員和薛萬徹有幾分相像的將領在那裡等著,徐雲雁打馬上前“末將徐雲雁見過將軍,將軍可是薛萬鈞薛大將軍?”

徐雲雁如此一問,對麵那和薛萬徹長得有點像的人點點頭。

“某家薛萬鈞奉太子殿下之命前來為徐使君送行。”

薛萬鈞說著一招手,身後一駕馬車行了過來,上麵放著一些罈罈罐罐,罐子底下是一些箱子。

“想必這些罈罈罐罐徐使君不陌生吧?”

在馬車出來之後薛萬鈞說了這麼一聲,徐雲雁有點兒好奇。

“這?”

“這是這是你進獻的軍糧工藝製作出來的罐頭,正好太子府邸當中有一批就給你送來了,全當是回城的軍糧。至於箱子當中的是太子殿下賞賜你們的錢財。能夠運送如此關乎社稷民生的海鹽,太子殿下很高興。”

薛萬鈞說完之後,徐雲雁在這裡一抱拳,大聲的喊著“謝太子殿下。”

徐雲雁說話了,他身後這些士卒唯徐雲雁馬首是瞻,急忙在這裡大聲的喊著“謝太子殿下。”

薛萬鈞看著眼前一幕很是開心,他旁邊一個文官心中得意,在薛萬鈞旁邊點點頭,悄悄的說到“薛大將軍看來這徐雲雁的確是

心向太子殿下的。”

薛萬鈞點點頭,將馬車交給徐雲雁之後從徐雲雁身旁策馬而過的時候,塞給了他一封書信之後帶著隊伍揚長而去。

看著走遠了的薛萬鈞徐雲雁在這裡拉住馬匹,再看看薛萬鈞留下的東西一揮手“既然是太子殿下賞賜,那咱就留下,不過我還是那句話無論是誰的賞賜都是你們應得的,不過你們要給我記住一點。”

徐雲雁還冇有說完,一個旅帥帶頭說到“小的明白,我們效忠陛下,無論以後誰是陛下,我們就效忠於他。”

隨著這旅帥這麼說,徐雲雁暫時是滿意的點點頭“不錯,不錯。”

徐雲雁剛在這裡開心著將眼前這一車的食物和財寶分發下去之後,隊伍繼續啟程,隻是走了冇有多久,又有一隊人馬攔到了徐雲雁他們麵前。

看著這一次來到自己眼前的,是和唐軍府兵差不了多少的軍隊徐雲雁鬆了一口氣,應該不是哪一個大佬的軍隊了吧?

秦王有專屬的玄甲軍,那可是和太子右衛率的裝備差不了多少,比這府兵要華麗的。隻要不是李世民安排來的心腹,一切都好說。

不過徐雲雁所冇有想到的是,他可能想什麼都是不對的一般,前方騎兵隊伍當中一員將領上前一步,正是徐雲雁曾經見過一麵的秦瓊。

“原來是秦大將軍當麵失敬失敬。”

徐雲雁在這馬上急忙給秦瓊見禮,而秦瓊揮了揮手“徐小子,咱們又見麵了,冇有想到咱們這麼有緣啊!”

秦瓊客套了一聲之後也是打馬上前來到徐雲雁身旁,剛過來又是一個莫名其妙的東西塞到了徐雲雁手中。

《逆天邪神》

已經有一次收穫這古怪的錦囊的經驗的徐雲雁,立馬將它放入隱蔽的位置,而秦瓊做完這些之後在這裡說了起來。

“聽聞徐小子你要走,秦王殿下特地安排我送一些物資。”

得!

這秦王也是來送東西的,自己這鹽鐵轉運使好像真的是相當關鍵的一個職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