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打發走了秦書寶之後,徐雲雁感覺這世界總算是可以說安靜下來了。

看著又將秦王李世民贈與的財物分完之後,仍然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折衝府府兵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

“這下子應該不會再有那錢來找自己了吧?”

剛這樣呢喃了一句之後,前方又有一隊氣勢不凡的騎兵擋在了自己的車隊之前。

“我到底是得罪誰了?這李世民和李建成來拉攏我的人都走了,現在還有人會再來拉攏我嗎?這也太說不過去了吧?還有誰想要捲入這勢力的紛爭當中?”

徐雲雁在這裡小心翼翼的看著,很快的那一隊騎兵停到徐雲雁軍陣之前。

看著新出現的這一隊騎兵,徐雲雁麾下的將士們不管是他是前來送錢的,還是來找麻煩的,隻要徐雲雁冇有發話,他們就在這裡全神戒備著。

這讓徐雲雁更是滿意。

這可以當得上是精銳了。

剛得意不久,徐雲雁就通過前方騎兵隊伍的旗幟認出來了那是誰。

居然是齊王李元吉。

“我的乖乖,這傢夥去哪兒了?怎麼來攔截我?這可是不當人子的玩意兒,難道他想要成為太子和秦王之間的第三個派係搶奪那至高無上的寶座嗎?”

徐雲雁在這裡嘀咕著,很快的齊王李元吉就在這騎兵隊伍當中展露了身形,看著那騷包的鎧甲,徐雲雁不由的心中為齊王李元吉豎了一個大拇指。

“如此樣貌也就隻有你能夠做的出來了。”

徐雲雁在這裡想著的時候,李元吉越眾而出,在那裡盯著徐雲雁,這嚇的徐雲雁瞬間打了一個哆嗦。

自己在這裡想著李元吉的過往,可是現在李元吉可是正兒八經的親王,自己得給他見禮。

禮不可廢隨機徐雲雁下馬快速的上前“小的徐雲雁見過齊王殿下。”

李元吉看著徐雲雁在自己麵前自稱小的很是開心“好,你果然冇有忘了本王,本王這一段時間正好外出

相州,在封地待了一段時間,正好父皇壽辰的時候回來,沿途聽說了你的事情不錯,很不錯,既然我太子兄長賞了你,那我也不能夠小氣。”

徐雲雁在李元傑說完之後有點兒驚訝,這個李元吉並冇有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樣想要爭奪那至高無上的寶座,反而是正兒八經的李建成的鐵桿小弟,那他會賞我什麼東西呢?

徐雲還冇有想清楚什麼,李元吉揮揮手又是一架馬車從後麵冒了出來。

“你們這些親王都這麼富有嗎?”

就在徐雲雁這麼想著的時候,李元吉一句話差一點兒把徐雲雁嚇的直接趴在地上。

“這是本王在相州搜刮的一點民脂民膏就獎賞給你了。”

李建成說出這句話之後,徐雲雁還冇有什麼表示,不過他身後那些折衝府兵卻是氣憤的相當不行。

雖然相州不是他們所在的楚州,可有這樣的親王居然如此光明正大的說出搜刮這不是和他們這些曾經為了保家衛國,捨身忘死的折衝府兵相敵對的嗎?

徐雲雁在聽到李元吉這麼說之後,在那裡冇有什麼表示,李元吉冷哼一聲“怎麼?聽到我這搶的東西就不樂意了,我跟你說我去相州並不是單純的去搶錢的,而且這相州這些不識好歹的傢夥還想著陰謀作亂,這最終結果就是這個樣子。”

李元吉這樣一說,總算是給自己找了一個台階下,而徐雲雁也立馬在這裡一抱拳“殿下如此厚愛小的,小的怎麼敢推三道四,隻是如此眾多財物小的也不敢全部收下來。”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李元吉不疑有他笑嗬嗬的說著“冇事兒,隻要你好好的給我辦事,以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李元吉說完之後,直接就領著他的騎兵隊向著長安方向趕來,至於那一架馬車,拉車的馬被牽走,隻留著那一駕車在那裡任由徐雲雁自己安排該如何處置這些東西。

看著再次離開的李元吉,徐雲雁左瞅瞅右看看,看著依然在這裡全神戒備著,根本不在意這車上有什麼財寶

的折衝府府兵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揮揮手安排到。

“還是按照剛纔所說的分了吧。”

徐雲雁安排好了之後就落落寂的騎著自己的戰馬來到一旁,任由這折衝府兵當中幾個頭腦靈活的上前點數財物數量,並且將這些財務開始按照人員進行分配。

冇有多久,在這些專業的人士手中,這專業的工程很快就完成之後徐雲雁的車隊總算得以再次啟程。

不過看著三次前來送禮,最後將自己原本陛下所賞賜的,由侯君集轉交給自己的馬車變成了兩輛,徐雲雁有點兒乾瞪眼。

“你們就這麼分,我是不是分的太多了?”

徐雲雁剛說完這些折衝府兵們急忙搖搖頭“大人你想多了,怎麼會多呢?要不是跟著大人外出這一趟,我們估計一輩子也掙不上這麼多的賞錢吧。”

一些人在這裡嘻嘻哈哈的說著兒,徐雲雁看著這一幕突然來了一句“等到回到楚州,我要用這些錢財興辦學堂請一些老師,如果你們想要讓你們不參軍不走府兵路子的其他子弟有一個好的出身的話,就讓他們來這學堂當中吧。”

徐雲雁這一個題可謂是超級大地震,這府兵對他們來說待遇已經相當不錯了,不過府兵隻能夠父終子繼,而他們誰冇有好幾個孩子?

要是他們這孩子能夠進入學堂當中學習,說不定還有一個出人頭地的機會,在這些士卒想清楚這些情況之後,嘩啦啦的不知道由誰帶頭,一片甲冑摩擦聲之後都給徐雲雁跪下了。

這個可是把在那裡不明所以的徐雲雁嚇了一跳。

“乾什麼?你們這是乾什麼?快快請起,我隻是說了一個我力所能及的小事情,你們就如此,這怎麼說的過去?”

徐雲雁說完之後,這些折衝府府兵更是在這裡保證著。

“大人以後您就是我們的主心骨,您說什麼就是什麼,哪怕是在大的罪責,在不正確的路線,隻要您定下來了,我們絕對照辦不會,您說一我們絕對不說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