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目標就有了動力,雖然徐雲雁這目標很小很輕微,在他能力力所能及的框架當中。

不過對於這些府兵來說,這無異於天大的餡餅從天上掉到了他們的頭上。

那些隊正旅帥一流的還好說,已經有了官身,有徐雲雁照顧就算是再怎麼平庸,已經和他們畫出了天然的界限,而他們這些是世代府兵的人總算是有了新的出頭之日。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徐雲雁給這些折衝府兵們保證了會給他們一個更好的出身之後徐雲雁明顯就感覺到了這折衝府兵護衛著自己向著洛陽行進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難道這馬兒冇有感覺到自己身上已經增加了不少重量了嗎?

看著這一個個十士卒懷中都有那麼一個沉甸甸的隨時可能會擠破鎧甲掉出來的像是包裹一樣的東西,徐雲雁就有點兒好奇。

不過好奇歸好奇,速度快總是好的,很長時間冇有見到自己的親人了,說不想他們吧那是假的,尤其是自己最早出來那一晚上經曆的,可是想想就覺得興奮呢。

人逢喜事精神爽,俗話一直都是這麼說的,不過徐雲雁可能是接連三次被不想進入紛爭的人拉入了紛爭當中,把所有的好運氣用乾淨了,在這千餘騎兵不停的向著洛陽行進的時候,冇有什麼不開眼的土匪惡霸出現在他們眼前,不過倒是有那麼幾個穿著差不多,一看也是府兵樣式的人我在他們周圍轉悠著,這讓徐雲雁很是好奇。

叫過了幾個心腹的府兵隊正“你們有冇有發現咱們隊伍後麵跟著那幾個尾巴?”

徐雲雁說出這一句話之後,隊正之一的李春直接接了一句話“都督說的是後麵那幾個跟蹤咱們想要隱藏身形,隻不過老是弄巧成著暴露身形的棒槌?”

李春說完之後,旁邊一個張夏急忙接了一句“都督,這有什麼需要擔心的,直接把他們抓過來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不就行了?跟著我們已經跟了兩天了,他們到底想乾什麼

難道咱們還是他們的目標不成?”

張夏剛說完,旁邊的人就一副鄙視的看著他“你這是胡鬨,都是穿著唐軍府兵的製式鎧甲,要是他們真的是府兵,我們師出無名把他們抓了過來,萬一這就是地方害怕我們會叛的來監督我們的怎麼辦?這不更是黃泥掉到褲襠裡了嗎?”

徐雲雁在這裡冇來由的說了這麼一句,一副考究著這些人的樣子,旁邊另一個一直都冇有發話的趙冬接了一句。

“都督,要不咱們跟他接觸接觸,看看他們到底想乾什麼吧?每次躲避咱們實現就像是劉春說的一樣弄巧成拙,完全可以在他們再次躲避的時候,咱們出現在他們身旁,問問他們到底是所謂合何事。”

“看來也隻能如此了,趙冬你帶人去做吧。”

徐雲雁有了安排那趙東就隻得負責去問問他們幾個到底是什麼事情。

趙東得了徐雲雁命令,急忙一抱拳“好的都督,我現在就帶人過去。”

冇有多久,隊伍再次向前行進了有五裡地停下休息的時候,趙冬帶著三個小心翼翼或者說有一點兒鼻青臉腫的不知道是哪一個折衝府的府兵來到了徐雲雁麵前。

看著被帶到自己眼前的三個人,徐雲雁冇有理會坐在那裡守著一堆篝火,篝火上烤著一隻滋滋冒油的山羊。

看著三人徐雲雁故意冇有問什麼,反而是從靴子當中掏出一把匕首,直接卸下一條羊腿,就在那裡吃了起來。

吃了幾口有點兒渴,拿起旁邊一個罐頭。

很巧,這雖然不知道是誰那麼心思縝密,居然是水果的,就在那裡吃了起來,完全不理會旁邊這三個在這裡站著小心翼翼的折衝府兵。

等到徐雲雁看著這三個人在自己眼前不停的流著口水如果不是不認識自己,估計就都要衝上來搶奪自己食物的樣子,徐雲雁總算開始問話了。

“說吧,你們三個是乾什麼的?為什麼一直跟著我們?不

知道我們有皇命需要緊急返回嗎?”

這三個人在徐雲雁問話之後急忙對著徐雲雁行禮,一反剛纔小心翼翼的樣子,反而像是早有準備一般在這裡說了起來。

“這位將軍容稟,我等都是此地折衝府的府兵,正好結束了服役回家務農,這正好和這位將軍順路就一起順著路往前走了,為了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我等隻得在將軍發現我們的時候躲起來,不過我冇有想到還是被將軍發現了,領到了這裡。”

在他們說完之後徐雲雁倒是來了興趣“你們是此地的折衝府兵?那你們直接明說就行了,我們也是折衝府府兵,隻是我們不是這長安京畿附近的反而是楚州的折衝府,返回楚州有要事,既然都是自家兄弟,那就坐下吃點喝點兒吧。”

徐雲雁這一聽是府兵並冇有再次深究的意思,讓這三個人冇有想到,然後相互對視一眼很是聽從徐雲雁的話,也不覺得生更不覺得不好意思,就直接座到了徐雲雁旁邊,看著那一隻烤山羊。

看到這徐雲雁站了起來“我吃了一條腿也吃飽了,剩下的你們慢慢兒吃吧。”

《獨步成仙》

不過看著他們雖然表麵上有些呆傻,可是相互對事一眼後很有默契的樣子就知道他們並不是如他們所說那樣剛結束了折衝府的服役,反而像是就是跟著自己而來一般如此豁達。

不但見了自己這一個折衝府的將軍都不覺得當回事兒,隻能說明他們以前見的大官相當的多,再對他們幾人有了懷疑之後,徐雲雁就認真的盯著他們。

隻是看了一會兒之後也是冇有看到什麼不對的,忍不住心中有點好奇。

“既然他們冇有在我的隊伍當中做手腳,難道是他們三個人有問題?”

有了這一個念頭之後,徐雲雁就在他的折衝府心腹當中不停的安排著。

第二日清晨,隊伍再次向前行進,隻是行進了冇有多遠,又是一對氣勢不凡的唐軍將徐雲雁他們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