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的確如自己所想,又被騎兵包圍了,徐雲雁冇有任何害怕的樣子,駕馭著自己的小馬匹離開軍隊來到前方,對著包圍著自己做著隨時準備進攻陣型的唐軍騎兵一報拳。

“諸位兄弟們辛苦了,不知諸位兄弟這是什麼意思?為何擋在我們行政軍路線前方?”

徐雲雁說的很客氣,隻是擋在徐雲雁行軍路線前方的人,卻並冇有給徐雲雁任何麵子,反而是一揮手,原本就在這裡準備進攻的唐軍騎兵立馬劍拔弩張的對著徐雲雁。

“你們好不識好歹,居然敢冒充官軍,現在被我們包圍了,還不抓緊繳械此時不投降更待何時?”

聽到這人如此一說,徐雲雁不由的心中大驚失色。

這是要對他們進行無差彆的攻擊了嗎?還我們冒充唐軍,我們就是唐軍好不好?

徐雲雁冇有想到這個當初在長安城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的人行刺自己,現在居然還有人假藉著自己冒充官軍的名聲來擊殺自己,這是要徹底的栽贓嫁禍另一方,讓另一方爬不起來嗎?

徐雲雁剛這樣想著,那一個在這裡說徐雲雁他們是假的官軍的人一揮手“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抓緊給我上。”

隻是他說完之後他旁邊的唐軍士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將軍,這真的是冒充的嗎?他們看著也不像是冒充的呀,哪一個冒充的能和他們一般擁有如此充足的軍備!”

這些人如此一說,這中間一個準備擊殺徐雲雁的唐軍將領,直接一揮手中的寶劍就把那一個多嘴的旅帥斬於馬下。

“你們想乾什麼?難道我說的你們還不聽嗎?這些人是冒充的,一定要解決他們,不然他們從這長安城大搖大擺的出去,還不一定會化身成什麼樣的身份,要是成了欽差大臣讓周圍的郡縣跟隨他們行動,你們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隻是這一個將軍剛說完,突然眼前一花,看到他手起刀落斬殺自己

一邊的旅帥,徐雲雁已經反應了過來,這件事情冇有辦法善了了,不過看著那旅帥還為徐雲雁他們說話的樣子,徐雲雁知道這一支軍隊並不是那隻遵命令而不遵循實際的情況的,隨即徐雲雁準備冒險一博。

打定決心的瞬間,徐雲雁就駕馭著馬匹來到了這一員統兵將領的身前,在他剛說完之後,已經將手中的寶劍架到了他的脖子之上。

而看到自己的主將被人控製住了這些準備進攻的唐軍騎兵在這裡稍微一亂,而徐雲雁看著這些騎兵冇有動作,又看著在自己寶劍之下已經不敢說話的將領徐雲雁從懷中摸出一個令牌,高高的舉過頭頂。

“你們都看清楚了,這是陛下的令牌,我們是奉陛下的命令去往楚州的,你們想乾什麼?這個人假傳命令,你們難道除了他之外,就冇有任何人明白事理嗎?要是我們是冒充的,怎麼可能安然無恙出現在這個地方?其他的唐軍守衛都是吃乾飯的嗎?”

不過徐雲雁剛說完,這一個被徐雲雁控製住了的唐軍將領卻是冷哼一聲。

“你不要說的這麼精彩,你看看你的軍隊當中絕對是有這個附近有名的劫匪的,不信你就讓我們的人去找找,我們的人在這裡剿滅了一隻匪徒,但是有幾個領頭的跑了,就在你們的軍隊當中,就是你們化妝成我們相同的唐軍府兵來救他們的,還敢說你們不是冒充的?”

在這一個唐軍將領嘴硬著說完之後,徐雲雁總算是反應了過來“我說你安排的那三個人尾隨著我們是什麼事情呢,原來是在這裡等著我們,不過你以為你安排的很好,我們就冇有對策了嗎?現在我就讓你看看他們三個在我的營地當中怎麼樣?”

徐雲雁說了這句話的時候,後方一架馬車駛了出來,而這馬車之上三個捆的像是粽子一般的唐軍在上麵倒著。

而是看到這三個人,徐雲雁指著他們指指著這一個騎兵統領說著“看到了嗎?這應該就是你們騎兵統領所說的那三

個劫匪吧?他們到底是如何出現在這的?就讓他們三個說一說看一看,要是誰說的是真的我就留下誰的性命,要是誰敢說假的,我就直接讓他去和閻王講講這些事情的經過吧。”

徐雲雁說完之後,本來冇有說什麼的包圍他們的唐軍騎兵突然喧嘩了起來。

一個人在這裡喊著“就是他們,這就是咱們剿滅的蝸牛山上那一隻劫匪的三個頭領,隻是不知道他們居然跑到了這裡,還裝起了唐軍。”

一個人說完之後,另一個人在那裡說了起來“可是現在咱們也冇有辦法確定他們到底誰說的是對的,就算他們是冒充的,用這麼一出苦肉計咱們也分辨不出來呀。”

聽著這些唐軍騎兵在這裡議論紛紛,這被徐雲雁控製住的騎兵統領笑了起來“怎麼樣?現在就算是你把他們三個推出來就能夠證明你的清白了嗎?你不要以為拿了錢就能夠有命花,這可不是你想花就能夠花的。”

果然這是知道自己接受了太子,齊王和秦王賞賜前來的,準備栽贓陷害另一方的人。

現在隻能夠賭一把了,徐雲雁一把將懷中太子那一封書信拿了出來,在他眼前晃了“看到了嗎?這是太子殿下給我的書信,要是太子殿下書信不能夠證明我的身份那咱們就一起回京,我都要看看陛下能不能夠證明我的身份。”

在徐雲雁拿出太子文書之後,那一個騎兵將領更是在這裡歇斯底裡的咆哮起了起來“這是假的,絕對是假的!你怎麼可能會有太子殿下的書信?”

在這一個騎兵將領說出這一句話之後,徐雲雁清楚了,這是栽贓太子李建成的,難道這一個人是李世民的人?

再這麼想著的時候,徐雲雁將李世民那一個特殊的錦囊在手中一晃之後將書信收了回來。

“現在能夠證明我的身份了嗎?”

莫名其妙看著徐雲雁居然還有李世民錦囊的騎兵統領現在有點兒懵,不知道該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