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潼關,在向東行不遠就是洛陽。

在進入洛陽地界之後,徐雲雁猛然之間有了一種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的豪情壯誌。

隻是徐雲雁他們一行人的心情不錯,在這秦王府當中,李世民聽著長孫無忌前來彙報卻是憤怒無比。

“你說什麼?徐雲雁這小子不識好歹的嗎?你又去招惹他了?”

李世民雖然臉色很不爽,可是還是問了一聲長孫無忌,明明記著他隻安排了秦瓊最後去接觸於他,怎麼這長孫無忌前來說這徐雲雁不識好歹?

長孫無忌在李世民問這句話之後,麵色稍微尷尬,不過很快的就調整了自己的狀態,在這裡和李世民說了起來。

“殿下,並不是我去接觸他了,而是我得到情報,這徐雲雁手中拿著太子的書信,不知道是要乾什麼?碰上了一些盤查他的守衛就拿出了這太子的書信。”

李世民不愧是有大胸襟的人,雖然現在臉色很難看,可還是在這裡說著“會不會是他是欲擒故縱,既然他和侯君集說是心向我們的總不至於如此言而無信吧?”

李世民剛說完長孫無忌就在旁邊弱弱的說了一聲。

“殿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更何況這些傢夥表麵上一套背地裡一套,要不怎麼能在劉黑闥的軍營當中混的如此風生水起?”

長孫無忌如此一說,倒是在李世民心中埋下了一顆釘子,不過還不等李世民再在這裡說什麼,一個一身黑衣明顯不適合大白天出現的身影,猛然之間衝入了李世民的房間當中,單膝跪地在那裡對著李世民行禮後冇理會長孫無忌就說了起來。

“殿下有新的訊息。”

長孫無忌看到是前來給李世民彙報訊息的,急忙對著李世民行禮準備告退。

“殿下有事微臣就告退了。”

不過李世民不愧是玩弄人心的高手,對著長孫無忌擺擺手“你何須離開?咱們是什麼關係?一起聽聽就行了。”

李世民說完之後在長孫無忌那激動無比的表情當中對這個黑影說到“現在說吧,有什麼樣的事情?”

這黑衣人果然冇有在意長孫無極在這裡,李世民都說了不要緊,隨即在這裡說了起來。

“殿下大事不好!陛下撤掉張公瑾之後安排太子的人接手了洛陽,還準備商議拆分天策上將府,將天策上將府當中的所有將校全部安排出去守衛一方。”

這件事情不可謂不是對李世民的傷筋動骨,李世民得到這條訊息之後大驚失色,急忙對著長孫無忌使眼色。

“快!抓緊去找杜如晦房玄齡等人前來商議。”

在長孫無忌出去找人之後,李世民焦急的在這個房間當中轉過來轉過去,在這裡想著對策,而和李世民這焦急的樣子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這東宮當中,太子李建成得到訊息後在這裡開心的無以複加,抱著幾個侍女和齊王在那裡嘻嘻哈哈的。就連他那鐵桿的文臣前來勸誡,都被擋在門外。

不理會長安當中風雲變幻,詭異莫測的局勢,在出了潼關進入洛陽地界之後,徐雲雁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車隊又一次停下紮營之後,這些殷勤的折衝府士卒不知道從哪裡又打來了一些獵物,將最好的給徐雲雁烤熟,搬到徐雲雁麵前。

不過被照顧的如此不錯,徐雲雁卻很是無語,在古代能夠天天吃肉,非大富大貴人家不能夠達成這樣的條件,隻是這天天吃肉而且還冇有多少調味品把徐雲雁吃的那叫一個糾結。

“看來以後要提前讓調味品麵世了,不然以後在行軍打仗或者押送物資冇有準備,雖然眼前是美味可如何享受?”

在徐雲雁吃飽喝足之後,進入了士卒為他準備好的帳篷,這一下子總算可以小心翼翼的拿出了太子和李世民給他的不同的信件,看看到底是所謂何事?

打開李建成的信件很簡單,就是讓徐雲雁每次押送海鹽的時候,留下一部分運到指定的位置。

看到這徐雲雁有點無語“這不是要讓

我掉腦袋嗎?我怎麼可能從需要押送海鹽的時候從裡麵扣出一部分?每次安排人手從鹽場運出的海鹽,我肯定會登記送往京中的,李建成如此還真是不把自己當外人了?”

不過自己也需要想辦法,自己這百畝鹽田是自己的吧?倒是可以應付一下李建成。

在看完李建成的書信之後,又拿起了李世民的錦囊,用簡單的方式打開這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錦囊之後,一張小紙條出現在其中。

雅文吧

“我的乖乖,這李建成和李世民腦袋不知道怎麼長的,真是兄弟呀,居然都要自己給他們留下一部分的鹽,難道這海鹽就有如此大的魅力嗎?”

徐雲雁雖然在這裡吐槽著,可是這兩個人都如此表示,那隻能夠將自己那百畝鹽田一分為二,一部分給李建成,一部分給李世民。

不過為什麼他們選定的位置都是洛陽?

管他的!既然有了目標有了位置,那自己就先應付著他們兩個吧,真等到其中一方出事之後,可以拿著李建成收集海鹽的位置,告訴李世民在追回損失。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著這如何挽回損失之後能不由得又打了一個哆嗦。

自己不是不打算捲入這紛爭的嗎?若是如此,給他們兩人提供海鹽無論是誰得到了訊息自己好像都有點兒說不過去了,隻能走一步看一步,用什麼樣的方式兩人都不給他們提供海鹽。

雖然徐雲雁心中一直想著要加入李世民的陣營,不過現在太子還是有權利的,自己隻效忠李世民做的太過火,這小小的一個雲縣子還不夠太子動怒的,一不小心就能夠摘了自己的腦袋。

本來很輕鬆,很悠閒,很愜意,為大唐帶來不錯收入的一件事情,現在又成了燙手的山藥。

對此徐雲雁有點兒無語。

“這到底是咋的了?怎麼自己運氣又這麼不好呢?”

不過徐雲雁剛吐槽完運氣不好,就有傳令兵前來彙報“將軍不好了,外麵又發現了一隻唐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