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九思從自己眼前離開之後,徐雲雁鬆了一口氣。

“不給你們這一邊準備海鹽,我那百十畝的鹽田拿出一部分給李世民到更是輕而易舉了。”

不過徐雲雁剛這樣想著忍不住又搖了搖頭“不行不行,還要找藉口推掉李世民這邊的海鹽,人多眼雜,早晚會有訊息泄露的時候。”

至於幫助自己的人選,徐雲雁心中已經有了計劃,要通過空閒時間將鴛鴦陣的精要送給侯君集。

這其中插上一點題外話應該是輕而易舉的吧?而自己所要傳達的訊息並不是直麵的書寫出來,還需要通過一點兒技巧。

想到就做徐雲雁在榮九思帶隊離開之後就返回自己的營帳當中開始寫寫畫畫。

不但將鴛鴦陣的精要全部書寫完畢,裝入一個信封當中密封著安排人給侯君集送去,其中還有一張紙張紙張上用漢字寫著一些位置。

等到徐雲雁做完這一切之後,開開心心的去休息了,不久之後,侯君集收到了這一封書信,看著第一張紙上這些亂七八糟的數字冇有搞清楚什麼放在一旁開始讀鴛鴦陣精要,等到將徐雲雁的鴛鴦陣精要驚為天人之後,侯君集在那沉思。

思考良久之後又看到了那擺在桌上的寫著數字的紙張,這到底是何意?

不過侯君集不愧是侯君集左衛大將軍,腦袋瓜還是很靈活的,嘗試著用這紙張上徐雲雁用漢字寫的數字比對鴛鴦陣精要所標註的第幾頁第幾行第幾個字,結果令侯君集大吃一驚。

“上安人看海。”

雖然這一句話並冇有說的很清楚,可是這些古人哪一個不懂這知乎者也的話語?

看到這一句話之後,侯君集腦海當中不由得浮現出來了徐雲雁所要說的那句話。

“陛下安排人看守海鹽。”

“原來還有這樣的方式?我這師弟真是讓我意想不到呀。”

不過等到侯君集誇獎徐雲雁一番之後不由得吃了一驚。

“怎會如此?這可如何是好?”

冇有好辦法的侯君集立馬就在這裡焦急的轉

了起來。

而在秦王府邸,李世民聽到線報“什麼,這小子居然推了李建成的任務?不錯不錯,果然是心向於我的。就是不知道能夠為我提供多少的海鹽?有這海鹽我就能夠更好的武裝我的兵馬。”

隻是就在李世民在這裡暢想著以後用這海鹽換取钜額資金,將自己的軍隊打造的無懈可擊的時候,一個親信從陰影當中走了出來。

“殿下,這是侯君集侯大將軍送來的密信,說是十萬火急。”

本來就挺高興的李世民在聽到自己的心腹如此一說,不由得吃了一驚。

“侯君集可是自己安排在自己陣營之外的自己的心腹,明麵上可是鬨掰了,他有什麼急事找我?”

在李世民問出這句話之後,這心腹恭恭敬敬的地上了一封信件事而看到這一封信件,李世民很是好奇。

“這麼多東西?裡麵裝的是什麼?”

不過還是接了過來,剛打開看到是鴛鴦鎮陣精要。

李世民嘴角一扯“這就是侯君集所說的急事?給我送本兵法。雖然我是秦王殿下,可是我還是天策上將,可以說也是一個李大將軍。”

就在李世民這麼說著的時候,往自己的臉上貼金,貼了不少金之後拿起鴛鴦陣精要看了一遍,這一下子同樣是和侯君集一般將這鴛鴦陣要精驚為天人了,

“居然能夠做出如此嚴謹,合乎所有地形的戰陣,這徐雲雁還真是有兩把刷子嗎?”

李世民剛剛誇獎完了,就看到了最後一張紙上那些數字和由數字所破解出來的上安人看海五個字。

瞬間李世民心中像是抓住了什麼重點一般“父皇安排人去盯著這海鹽,看來我是冇有辦法獲得這海鹽了,怪不得徐雲雁能夠推了太子殿下,原來還有這樣的事情。

不過相比於這海鹽,這傳遞情報的方式好像是更加貼合實際,不錯不錯,冇有想到居然能為我帶來如此意想不到的收穫,你抓緊去傳長孫無忌,房玄齡,杜如晦前來議事。”

李世民在這裡誇獎了一番徐雲雁的方式很不錯之後就在這裡等著

他的心腹前來商議一些要事。

在秦王府當中如此商量的時候,李建成也收到了榮九思送回來的信件,看著陛下如此安排這李建成急忙找到了他的心腹李綱。

“李大人。”看著火急火燎趕過來的李綱,李建成直接安排起來了“現在挑選一些效忠於我的新科士子,讓他們去鹽鐵轉運司找鹽鐵轉運使徐雲雁學習如何生產海鹽轉運的方式,一定要將這鹽鐵轉運司掌控在我們的手中。”

李建成剛說完,李綱立馬就明白了李建成的意思“放心吧太子殿下,我現在就去做。”

李綱離開之後,李建成另一個心腹魏征出現在了李綱往外走的路上和李綱碰了麵,這李綱對著魏征一抱拳。

“魏先生。”

而魏征也冇有自持身份你對著李綱也是一抱拳回禮“李大人不知何事如此匆忙?”

李綱將自己的事情說了一遍之後,魏征笑了起來“有意思,這不過是權宜之計而已。”

魏征冇來由的說了這麼一聲就去尋找太子李建成,等到魏征來見李建成之後一語道破“徐雲雁這不過是掩耳盜鈴一般太過膽小。”

這到是讓李建成瞬間暴怒起來“這小子居然敢框騙於我?”

魏征急忙對著李建成勸阻“殿下非是這小子欺騙太子殿下,而是這小子膽子不夠大,要是太子殿下能夠再給他放放權,說不得就能夠做出讓太子殿下意想不到的收穫。”

要是巡演知道他這點兒小伎倆被魏征一語道破,還不一定會嚇得成為什麼樣子,不過魏征說的很對,要是他的權利更大,真的能和太子秦王平起平坐的話還會在乎這點,海鹽給你們又有何妨?

魏征這一句話像是點醒了李建成一般“對,魏先生你說的很對,要是他到權力再大點兒無視父皇安排的人手這海鹽不就全都是咱們的了嗎?”

不過李建成又糾結了,該用什麼樣的方式給他提提身份呢?

就在這多方人馬在這裡研究著徐雲雁的事情的時候,徐雲雁吃飽喝足之後,又一次帶著他的兵馬向著家的方向回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