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折衝府的四個隊正搖身一變成為了鹽鐵轉運司麾下最強武裝的旅帥,徐雲雁直接安排他們尋找合適的營地,在這鹽城附近搭建軍營。

領頭的軍官安排好之後,隨著徐雲雁一起去往鹽田,至於為什麼?

當然是徐雲雁在選定鹽田之後,這鹽田的看守任務就要交給這旅帥們輪番進行看守了。

訓練就這樣帶著一些文官還有一些鹽鐵轉運司的軍士們來到瞭望海鄉,順著海邊走了一圈,畫下了一大片鹽田,至於和當地縣衙協商,當然有張龍,趙虎,王朝,馬漢當中的人出麵負責。

這都不需要徐雲雁去負責了,現在能夠當甩手掌櫃徐雲雁是相當的開心。

在順著海邊轉了一大圈之後來到了趙家村的鹽田,看著這個鹽田在自己離開之後牛上山,牛吃草,兩人輪班在這裡帶著趙家村的鄉親們,繼續曬製海鹽,現在又有像是小山一般的海鹽在海邊海水沖刷不到的地方堆積著,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

而看到這些海鹽,鹽鐵轉運司的官員們瞬間沸騰了。剛纔在那裡比比畫畫,他們以為海鹽產量不過爾爾,但是看到如此像是山峰一般的海鹽,所有人都被重新整理了三觀,一個勁兒的在那裡說著。

“這是祥瑞,怪不得陛下如此勞師動眾也要組建鹽鐵轉運司,實在是國之祥瑞,不得不如此。”

“吾皇聖明啊,這上天賞賜如此海鹽祥瑞,是我大唐國富民強的開始。”

看著這些人在這裡如此恭維,徐雲雁和他們交點一番這鹽田的製作和曬製海鹽的方式之後就讓他們各回各家,各自忙各自的了。

至於徐雲雁來到了趙家村當然要返回他自己的家了。

牛上山今天負責海鹽生產,遠遠的就看到了氣勢不凡穿著更是碾壓縣衙當中縣太爺也都冇有辦法比擬的官員聚集到了鹽田附近,。

雖然知道自家少爺做的這鹽田絕對是一等一的好東西,可是被如此觀摩還是讓牛上山有點兒膽戰心驚。

不過少爺交代

的不管是什麼事情,老老實實的做好自己所做的,不用管其他的牛上山就在這裡繼續領著趙家村村民在這裡曬製造海鹽。

等到徐雲雁讓他們散場之後,隻剩下翟鵬李春,張夏,趙冬四人護衛在左右,除了他們四個,還有從長安一路壓回來的那一大車徐雲雁的賞賜在旁邊孤零零的待著。

而徐雲雁看著他們不由得撇撇嘴。

“你們四個不離開嗎?我要回家了,難道還要跟著我回家吃我的喝我的不成?”

徐雲雁剛送完,翟鵬直接說了一句“好久冇有見都督了,當然要吃都督的喝都督的,難道我等還冇有地方落戶,都督就要趕我們走不成?”

翟鵬說了這麼一句後就在那裡一副你要跟真趕我們走,說不定我們就會餓死在路上的樣子,在那裡看著徐雲雁,隨即徐雲雁搖了搖頭。

“你們啊,本來都是俠肝義膽或者說是為了國家拋頭顱灑熱血的,怎麼如此的嬉皮笑臉了,難道是過日子過的太舒坦,你們都墮落了?”

雖然徐雲雁在這裡和他們打趣著,可是這些人冇有任何人當徐雲雁這句話為真,他們都在這裡表示著,隻要在出現徐雲雁需要他們上陣殺敵的時候,他們絕對不含糊。

對於他們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徐雲雁也是相信的,隨即徐雲雁帶著他們就來到了鹽田旁邊,而隨著徐雲雁幾人越走越近,這牛上山總算是認出來了。

這不就自家少爺嗎?

牛上山急忙迎了上來“少爺,您回來了。”

聽到牛上山這句話,那些趙家村的村民才反應過來是徐雲雁回來了,急忙圍了上來。

《獨步成仙》

“主家你可是回來了,這一路可否安全?”

看著這些人關切的目光,徐雲雁對他們點點頭“一路都很安全,你們不用擔心,冇有出什麼事情。現在陛下看到咱們的海雁,龍心大悅,給咱們減免了不少的負稅。

以後隻要拿著海鹽就能夠頂著咱們的賦稅,你們覺得這是不是好事啊?就像是這一堆鹽

咱們全村一年都不需要交任何稅了,你們地裡的所有收成就都是你們的了。”

徐雲雁剛說完,這趙家村到村民一個勁的在這裡歡呼起來,而就在他們這歡呼當中,牛上山已經在徐雲雁介紹之下認識了徐雲雁身後那四個旅帥。

而這四個旅社也冇有把牛上山當做什麼下人,反而是一個朋友一般在那裡交談著。

他們也想跟在徐雲雁身旁,不想管著官場的爾虞我詐,更不是他們喜歡這當官的感覺,而是喜歡待在徐雲雁身旁能夠一起衝鋒陷陣,保家衛國的那種感覺。

一行人說說笑笑返回了趙家村,而這個牛上山扯著嗓子在進入趙家村之後就大聲的喊著。

“父老鄉親們,少爺回來了,少爺回來了!”

隨著牛上山這吆喝,在村子當中的人都聚集到了聲音傳來的地方,在那裡不停的看著他們,覺得他們村裡出了這麼一個大官,還帶著他們曬鹽,雖然不說是發家致富,可是這鹽讓他們能夠隨便使用已經是頂了天的好處了。

不過就在他們在這裡恭迎徐雲雁的時候,那些從鹽田一起回來的漢子將不用交稅的好訊息告訴村中之後,這些人更是在這裡給徐雲雁跪下了。

這可真是讓他們可以感恩戴德,一輩子銘記於心,永不能忘的恩情了。

這下子可是把徐雲雁弄得受他們一禮也不是,不受他們一禮也不是,最後隻得好言相勸,讓他們散了,然後抽個機會自己去購置一點吃食,一起在村中吃一頓喝一頓,熱鬨一番纔將這些人勸走。

隨著牛上山來到自家徐府,而來到徐府之後,看著徐府如此落魄,徐雲雁身後四個隊正不由的歎了一口氣。

“都督這是不是太簡單了?要不我們再給都督您添點兒什麼。你好歹也得對得起你的身份。”

隻是這四個旅帥這麼說著,徐雲雁卻是不同意了。

“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狗窩,就算是在富麗堂皇,我住著不安心有哪能比得上我這住的安心的狗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