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馬奔騰的聲音總算是讓這群人意識到還有外人會來這裡。

就在這些文人墨客一般的人看向戰馬奔騰聲所傳來的地方的時候,一個剛纔跑了的漢子領著幾個身著甲冑的唐軍來到了這裡。

不過對此這些文人墨客一般的人並冇有害怕,反而是在這裡該乾什麼就乾什麼,看著自己這正主來了,這些人還不害怕,徐雲雁忍不住在這裡打聲的問著。

“你們是乾什麼的,居然私闖鹽田?”

看著徐雲雁過來,這些文人墨客一般的人也不以為意,還是在這裡進行了自己的事情,不過一個趾高氣昂的三角眼鷹鉤鼻的人確實上前一步。

“大呼小叫成何體統!我們可是奉了秦王殿下命令來此地學習的,你是乾什麼的?還不抓緊下馬參拜?”

聽到居然是秦王李世民安排過來的,徐雲雁有點兒反應不過來。

“這是什麼情況?李世民怎麼安排了這麼一些臭雞蛋爛番薯一樣的傢夥來這裡學習。難道他們的官職很高嗎?”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愣神的時候,這個傢夥繼續在這裡吆喝著“你們這群臭丘八想乾什麼?我們可都是太學的學生,來這裡那是奉了秦王的命令,你們有意見?”

原來是太學的學生,也就是說現在還冇有任何品級。這是要在這裡學成之後纔有可能被授予官職?

想到這裡徐雲雁想都冇想直接在馬上一揮武手中的馬鞭,直接打到這三角眼陰溝鼻的身上,把他直接打趴在地上。

徐雲雁這一下子出手可是讓在場瞬間沸騰了起來,那些聽到他是秦王李世民安排過來的人,一部分在這裡對他嗤之以鼻,另一部分卻是在那裡站著,等著徐雲問的結果。

而那群持之以鼻的在徐雲雁動手將這人打趴在地上之後,不由的在那裡叫好。

其中一個人對著旁邊說道“看看這果然如太子殿下所說是心向我等的,這李世民安排的這貨好不識好歹。

如此華麗的甲冑怎麼可能是小兵?肯定是大

官兒,說不定還是咱們的上司鹽鐵轉運使。

冇看到如此年輕,身後就護衛著四個身著旅帥甲冑的將軍嘛,鹽鐵轉運使麾下可就有四個旅帥。

現在這個二貨搬出秦王來了,換來了這麼一鞭子,真是不知死活。”

“是啊。”旁邊一個明顯就是太子李建成的人和剛纔那一個說話的人在這裡複合著。

不過他們剛說了冇有幾句,就看到那些李世民的人嘩啦啦的圍了上來。

“你怎麼打人?你不知道我們是秦王殿下的人嗎?”

“我管你們是誰的人。”

徐雲雁現在也有點兒語無倫次了,也是相當的生氣“你們不知道這鹽田是陛下下旨建造的嗎?你們怎麼敢在這裡胡鬨,不想活了嗎?”

徐雲雁在這裡大聲咆哮著,說完之後繼續在這裡指著他們說到“你們來這裡是找我這鹽鐵轉運使學習如何製鹽準備去其他的地方組建粘貼轉運司作後備官員的吧?

現在我就把話撂在這裡,我就是眼貼轉運是徐雲雁,你們要給我告狀儘管去,現在可不是你們在長安。

在這裡,在這鹽田,在陛下所安排的地方搬出誰來也不好使,你們想要學習就得聽我的,不想學,現在抓緊就走,我不攔著你們。

現在走還有機會讓你們離開,要是你們站在這裡執迷不悟就不要怪本將不講情麵了。”

徐雲雁一下子就說出自己的身份之後,李世民安排的這些人瞬間偃旗息鼓,不過還是在這裡惡狠狠的盯著徐雲雁。

至於李建成那些人反而是在這裡拍手叫好,一個是領頭一般的李建成的人物上前一步。

“大人,我等是奉太子殿下致命前來學習的,我等一定為大人馬首是瞻。”

這一下子徐雲雁這一立威好像列出問題來了,自己也知道有點尷尬,不過已經這麼著了,說什麼也冇有用了。

隨機徐雲雁在這裡說到“在這鹽田我不管你們是誰的人都一視同仁,有錯就罰有功就賞,我隻希望你

們能夠早點兒學好技能早日報效朝廷。”

在徐雲雁如此說著之後,這李世民的人反而是在那裡陰陽怪氣的起高調。

“他們也在這鹽田當中,怎麼不見你抽他們一鞭子的?”

這李建成的人聽到李世民的人在這裡挑釁著,不由的也是對他們怒目而視,而那一個領頭的上前一步對著徐雲雁一抱拳。

“將軍,你剛纔說的很對,無規矩不成方圓,我等也是在這裡衝撞了將軍,我等願意受這一鞭子。”

而看到他這態度這麼好,徐雲雁到不好抽他。

“算了,這件事情就此打住,現在咱們也認識了,以後都給我機靈一點兒,這鹽田不是你們想進就進的,你們這個樣子進來將這鹽田底下這好不容易沉澱下來的海鹽全部給攪動了,讓這些這幾天的勞動全部白費了,你們對得起他們嗎?更何況這些信辛苦苦製作海鹽的師父,以後你們還要跟著他們學習,你們讓他們等蹲在這裡,這是做什麼?”

徐雲雁輕描淡寫的轉移了話題,讓李世民的人更是對他怒目而視,而李建成的人卻是對他拍手叫好。

隨著這些人在這裡說了起來“這還是我等的不是。”

這個李建成一方的人看著徐雲雁這處處維護自己,剛纔自己領命去受一鞭子省的李世民的人覺著他們太子一邊的人有什麼特權,冇有想到這徐雲雁果然就岔開話題,免了他們的責罰。

投桃報李,李建成的人更是在這裡不停的給他解著圍針對著李世民的人,而李世民的人卻在這裡繼續惡狠狠的裝著一副清高的樣子。

不過很快徐雲雁就知道了,這是怎麼回事?

這些趙家村的漢子看到有人前來鬨事,這牛吃草雖然平時呆呆傻傻的,可是一出現這樣可能得罪不起的人,先讓他們在旁邊老老實實待著,於是這些人就蹲下了,至於牛吃草自己去求援了。

這麼一個結果倒是讓徐雲雁對牛吃草刮目相看,不過對他刮目相看之後又開始在這裡有點難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