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威結束,所有事就該步上正軌。

徐雲雁驚訝的發展,在自己有所安排之後,太子李建成安排的人手對自己的安排言聽計從,至於李世民這千古一帝安排的人手居然對自己陽奉陰違。

“我說過,想要曬鹽,就要知道天氣如何,雷雨時節的雨水不能混入鹽池。”

徐雲雁剛說完,李建成的人點頭記錄,李世民的人不以為意。

“這不都是水嗎?怎麼不能混合?”

徐雲雁懶得和他們解釋,又不是第一次如此了。不過想到這不是賭氣的時候,還是大局為重,直接在那裡喊了起來。

“你們為什麼來這裡?”

徐雲雁說出這一句話之後,在場的所有人都有點驚訝。

李世民那一邊的人還是嗤之以鼻連作答都不來做答,反而是李建成這一邊還是有一些能臣乾吏的在這裡說了起來。

“我們來這裡是為了學習曬鹽的技巧和如何倒運食鹽進京的方式,為了大唐百姓造福。”

《諸界第一因》

在他們說完之後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看著那些嗤之以鼻的李世民的人員。

“你們是否是這樣想的?”

而那些人陰陽怪氣的說著“我們也是這麼想著的。”

“既然你們是這麼想的,我和你們說什麼你們就把它給記下來,要是我說的有錯,你們用你們的實踐告訴我我錯了,我會給你們認錯,你們就這樣連學都不學,連我教你們可能會出問題的東西,你們都不記錄,你們在工作的時候你們還想乾什麼?還想成功的製造鹽不可能。”

徐雲雁剛說完之後,這些人還是在這裡不以為意,而徐雲雁繼續在這裡說著“不要以為你們在我這裡學完了所有的課程就能夠外出就認新組建的鹽鐵轉運司的官員,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們,這能不能夠出師,能不能夠去做這一個職務並不是你們說了算的,也不是你們背後的人說了算,而是陛下!

我會將你們的所作所為如實告知陛下,無

論你們以後會不會官職比我高或者成就比我還優秀?隻是現在你們連最基本的學習態度都冇有很讓我失望。

要是你們還是這麼奔著賭氣的原則,在這裡我奉勸你們可以儘早走人,我說什麼你們都不記錄等你們製作鹽出了問題的時候就說我冇有好好的教你們?

我可丟不起這個人!現在我就這麼說吧,誰想跟著我學就直接跟著我去現場,我決定從現場和你們說,誰不想學你們愛乾什麼乾什麼。”

徐雲雁並冇有和他們有什麼以勢壓人或者是其他方麵上的事情,反而直接從這個好不容易搭建起來的學堂當中走了出去,帶頭向著鹽田方向趕去。

那些太子李建成一方的人急忙跟在他後麵屁顛屁顛的去學習了,他們現在一直感覺徐雲雁在照顧他們,敵對李世民一方。而李世民這些人卻是氣的吹鬍子瞪眼,一個一個的在這學堂當中奮筆疾書,在那裡給李世民寫信空訴徐雲雁對他們的不公。

在這些人給李世民寫信的時候,也有一些人在這裡給太子李建成寫著信,等到這截然不同的兩篇內容的信件分彆交到太子李建成手中和秦王李世民手中之後,李建成在那裡開心的拍著桌子。

“這就是我所相信的人,果然冇有讓我看錯,直接擺明瞭陣仗和我的二弟作對,這實在是讓我開心啊!”

李建成在這裡拍著桌子開心的時候,秦王府當中李世民也在這裡拍著桌子。

“可恨!實在是可恨,這個傢夥不是說要效忠於我嗎?為什麼還處處難為我的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難道被他騙了嗎?你不要以為你效忠太子殿下,我是秦王就修理不了你。”

李世民在這裡大聲的咆哮著,正好從外麵有事來找李世民的長孫無忌聽到這個聲音不由的眼中閃過一抹異色。

很快的長孫無忌推門進入李世民所在的書房“殿下這又是怎麼了?怎麼又發這麼大的火氣?”

李世民看著長孫無忌直接將自己手中那些書信交給長孫無忌。

“你看看吧,徐雲雁那個傢夥居然處處為難我的人。”

這長孫無忌結果書信之後眼中驚光一閃,在那裡想著什麼東西,對著李世民一抱拳。

“殿下,這件小事就由我去給你處理吧,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想到秦王殿下身上的。”

李世民在這裡盯著長孫無忌盯了一會兒之後歎了一口氣“那一切就有勞了。”

“這殿下說的哪裡話。”

李世民這邊有長孫無忌準備出手對付徐雲雁,而在東宮當中李建成開心完了之後就將李世民可能會對徐雲雁造成任何影響的問題拋之腦後,連考慮都冇有考慮,仗著自己是太子的身份無所顧忌。

在楚州鹽城望海鄉的鹽田,新的鹽田已經由鹽鐵轉運司的官員和當地縣衙交涉完畢,正在那裡安步就班的製作著。

徐雲雁領著那些學員在這裡不停的比劃著,並且親自動手帶著他們製作了一些鹽田。

這相信徐雲雁的李建成的官員乾活動力十足,很快的就製作出來了一個標準的鹽田,至於李世民那一邊的那些傢夥,雖然冇有聽徐雲雁所說,不過還是照樣做出了一個差不多的鹽田。

這倒是讓徐雲雁有點兒驚訝,冇有想到這些人這裡賭氣還能夠做出如此優秀的鹽田。

做完鹽田之後,李世民那邊那些人趾高氣昂的對著徐雲雁橫鼻子豎眼。

這意思很明白。

就算是冇有你的教導,我們照樣做出了這樣的鹽田!

就在他們在這裡趾高氣昂的時候,徐雲雁又在現場開始講解如何灌注海水,如何讓海水結晶出海鹽。

隨著徐雲雁在那裡講解,李建成那一邊並冇有理會李世民這一邊的異樣,反而是在那裡像是乖學生一般認真的學習著。

而李世民那一邊的人確實對此不以為意。

這鹽田有什麼大不了的?對於徐雲雁的講解隻是大概的聽聽,接下來就是實際的操作,等待他們所做的鹽田生出海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