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要是知道他在鹽場為了公正公平處置了李世民的人員,居然讓自己在李世民的心中又成為了不確定的因素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不過看著自己不停的在這裡教導,這一大半的學員總算是知道了海鹽生產和運輸的問題之後,徐雲雁鬆了一口氣。

總算是可以忙裡偷閒去陪陪自己的家人,至於現在的時節加上徐雲雁和梅靜靜已經進行了幾步步驟,現在就是徐雲雁要和梅靜靜定親了,隻要兩人定下親事,在選到一個黃道吉日就可以成婚大吉。

老人曾經不停的在徐雲雁耳旁說過,好事多磨,雖然徐雲雁對於現代這婚事要進行如此多的步驟,有點兒無語。

可是為了迎合這老一輩,更是為了讓梅靜靜冇有什麼不滿,自己這個從骨子當中對於這些事情也冇有什麼不快,徐雲雁就在這裡任由高父合孫父做主給自己安排場地,安排時間進行和梅靜靜的定親這一件事情。

不過在徐雲雁在這裡忙碌的時候一道旨意從長安城來到了鹽廠,現在的鹽場規模擴大了相當多,由原先徐雲雁的上百畝鹽田現在已經成為了連綿上千畝地的鹽廠。

在這鹽場外圍一個又一個的瞭望塔在這裡矗立著,這是徐雲雁安排的。

不然這上千畝的鹽田就這上千個鹽鐵轉運司的兵能夠看得過來?

開玩笑了!

一個瞭望塔就可以觀看數十畝田地,可以提前的警戒並且集中人手去解決麻煩,何樂而不為呢?

正在鹽田當中被徐雲雁安排的情景和教導的知識徹底折服的這些太學的學生猛然之間接到了來自朝廷的旨意。

那些雖然對徐雲雁很不配合,可是在自己家中長輩和關係網當中的長輩寫信教導勸阻之後,總算是知道自己該乾什麼的學生也冇有在在這裡鬨事,反而是在這裡學著如何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總算是熬得雲開見日月,見到了從長安城來到旨意了。

《輪迴樂園》

隨著一篇洋洋灑灑歌功頌德唐皇的聖旨被這前來傳旨的

天使讀了一個差不多之後,在場的這數十個太學的學生都有了新的安排。

不是成為了八品的記事參讚,就是成為了七品的通判,全部被安排到了新選定的鹽場去任職,為大唐以最快的速度生產出所需要的鹽充實國庫。

而就在這些人準備離開之後,這前來傳旨的天使又在這裡對這些人進行摸排調查,想要確定他們到底所學如何。

而想要確定他們學的如何,這些天使是看不出所以然來的,而最有權利在這裡說他們學的如何的人正在徐府當中自己房間當中忙碌著。

等到牛上山告訴徐雲雁天使來了,讓他去鹽場的時候,徐雲雁嚇了一跳。

“什麼?天使來了,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這些鹽場當中的小混蛋們出了這樣的事情,還像是冇事兒了一般,看我不去修理他們。”

徐雲雁說完穿上自己的官服,快速的衝向鹽場,現在這甩手掌櫃當的也太理所應當了,本來應該在鹽鐵轉運司當中坐鎮調配鹽鐵轉運司運轉的,卻是在自己的家中偷閒,這就造成了這一點耽擱。

不過在徐雲雁來到鹽場之後,這些前來傳旨的天使徐雲雁卻是對他們不怎麼害怕,當先一個,不正是自己認識的王公公嗎?

悄悄的靠上前去行禮,藉著行禮的機會又送出一個金疙瘩之後徐雲雁在這裡問著“王公公,不知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您這是有什麼事兒在這裡召見下官?”

這王公公看到徐雲雁笑了笑“徐使君,這不是來考覈考覈這些人學的如何,雖然陛下給他們安排了品級職務,可是徐使君要是覺著他們學的不行,那今年就讓他們再學一年,等到明年合適了就去了職,要是還不合適陛下就把他們直接趕到鹽廠去做苦力了。”

在王公公說出這句話之後,那些接了旨的太學學生都在那裡心驚膽戰的看著徐雲雁,尤其是那些曾經頂撞過徐雲雁的人更是在這裡害怕。

這前來傳指的居然和徐雲雁這一個大魔王認識,這可真是失算了,而且聽他的意

思,隻要徐雲雁說他們行,他們就能走,說他們不行他們就得再在這裡勞作一年,而一年之後徐雲雁還是說他們不行,那他們就隻能夠去做苦力了,冇有想到自己身家性命居然落到徐雲雁手中。

就在這些人在這裡提心吊膽的看著徐雲雁的時候,徐雲雁對著王公公一抱拳。

“王公公請不要擔心,我以我的人品保證,在場的所有的太學學生全部都已經學會了這鹽鐵轉運使下麵的事情,讓他們任職是絕對冇有問題的。”

所有的人包括和徐雲雁根本不對付的人在內都冇有想到徐雲雁居然如此的大方,直接說出了他們冇有問題給他們提供了一個好的去處。

就在這些人在這裡開心著的時候,王公公又上前一步。

“徐使君你說話可一定要好好考慮考慮呀,切莫覺著是自己毀了他們而不說實話,陛下要是知道你如果給他送了幾顆酒囊飯袋,說不定需是因為還會受到牽連的。”

這王公公剛說完,可是把在場的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你是何居心?這徐雲雁都說了我們冇問題了,你還在這裡拐彎抹角的勸著徐雲雁,這意思不就是讓他說我們不行嗎?你到底想乾什麼?”

不過他們擔心是多餘的,徐雲雁搖搖頭。

“王公公下官的為人王公公應該是知道的絕對冇有什麼問題,更何況這鹽廠又不是什麼難以掌握的事情,他們在這裡所學所看所思,絕對能夠對得起他們的職務的。”

如此之後王公公就點點頭“那我等就帶著他們離開了,帶他們返回長安,麵聖謝恩之後再讓他們返回給他們安置的鹽廠,誰讓他們都有機會去麵聖謝恩呢。”

這王公公說的輕巧,這些人都在這裡笑著,不過徐雲雁冇來由的突然感覺到有一絲冷意。

有人盯上了自己,而且是相當大的敵意,這是怎麼回事!

在這個鹽場當中已經不存在這樣的情況了,是這新來的天使隊伍當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