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隊唐軍士卒簇擁著他們的主將薛萬徹出現在這百十餘個劉黑闥的士卒麵前。

“你們投降吧,我不想濫殺無辜。”

薛萬徹說出這一句話之後,這些士卒在這裡麵麵相覷。

其中一個人喊道“這大唐不講道義,殺了咱們義王,咱們降了還不一定會成為什麼樣的後果呢?拚死一戰,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隨著這一個士卒這麼大喊一聲,他旁邊的士族在那裡揮武著兵器“此言大善!我等為義王複仇,戰。”

薛萬徹看著這群情激憤的士卒歎了口氣“陛下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何要殺了竇建德?現在這些人就咬著為竇建德報仇,如此怎麼是好?河北忠貞義是這麼多,卻不能為我大唐所用實在是慚愧。”

薛萬徹在這裡喃喃的說了這麼一聲,他的親衛上前說到“將軍,現在不是優柔寡斷的時候,咱們不殺他們,他們有可能就暴露咱們的行蹤了。”

這一個親衛如此一說,薛萬徹一拍大腿“既然你們求仁,那我就讓們求仁得仁,將士們上,送他們一程。”

薛萬徹剛說完,他麾下的親衛一馬當先,帶著三百騎兵就殺向這一小小的軍陣。而在軍陣當中的劉黑闥士卒大笑著“來的好!爺爺早就想和你們血戰到底了。”

這些個老卒不愧是竇建德原本的部下蘇定方的老營精銳,在這氣勢如虹的騎兵殺來之後也是怡然不懼,張弓搭箭將他們身上不多的箭矢全部射出去之後在這裡嚴陣以待著。

很快的唐軍在付出了幾十人傷亡之後,衝到陣前,隔著糧車和他們在這裡相互攻擊了起來。

而在樹林當中,總算是來到樹林邊的徐雲雁看到如此一幕,大吼著“將士們,隨著我殺呀!殺散敵軍建功立業就在今日。”

徐雲雁喊完之後一馬當先衝了出來,這一下子可是把薛萬徹嚇了一跳,

“什麼?又有伏兵,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碰上個押糧隊就有伏兵?”

不過薛萬徹不愧是唐軍當中有名有姓的大將,在看到自己一側出現唐軍而且數量不多,隻是步卒之後,抽出腰間的寶劍對著他們一指。

“眾將隨我來殺掉他們。”

很快的,這薛萬徹就領著騎兵和徐雲雁所帶領的蘇定方老營精銳衝撞到一起。

騎兵不愧是有先天上的戰鬥優勢,哪怕是老營士卒氏族悍不畏死,也被這騎兵砍的人仰馬翻。

徐雲雁用靈活的身法躲避著攻擊過來的騎兵,順勢解決了幾個之後,看著眼前一幕大喊一聲“撤回樹林當中在這樹林當中和他們遊鬥。”

俗話說的好,奉林末入,可是這殺紅眼的薛萬徹哪裡還管這些?看著不足兩百的敵方士卒進入樹林當中,薛萬徹大喊一聲“給我追進去殺掉他們。”

自己這還有四百多的士卒,難道還殺不掉他們?

隻是薛萬徹想的很好,在進入樹林之後這些老營精銳就像是猴子一般在這樹叢當中左閃右避讓這騎兵無法正常攻擊他們。

無奈之下薛萬徹隻得大喊“下馬給我殺。”

薛萬徹帶頭下馬之後一馬當先,追向他選中的叛軍頭領徐雲雁,而徐雲雁看著薛萬徹真的追了上來,在這樹叢當中再藉著幾棵樹間隙畫了一個圓弧,對著薛萬徹從側方殺了出來。

薛萬徹對徐雲雁的攻擊根本不以為意“小娃娃,你以為你偷襲就能夠戰勝我嗎?”

不過薛萬徹剛說完就被打臉了,徐雲雁的身手怎麼會是薛萬徹所能夠對抗的?

徐雲雁在閃避了薛萬徹幾次攻擊之後,徐雲雁用儘全身力氣將手中的寶劍化作一把暗器,對著薛萬徹一丟。

薛萬徹一扭頭就躲開了這致命一擊。

“小娃娃現在要投降了?要投降放下兵器,我可以饒你一條性命。哦,對,你已經把兵器給放下了。”

薛萬徹看著空著手的徐雲雁樂嗬嗬的笑著想要放徐雲雁一條生路,隻是徐雲雁冷笑一聲,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嗯?”

就在薛萬徹愣神的功夫,徐雲雁已經靠了上來,一招漂亮的空手入白刃已經將薛萬徹手中的寶劍奪了過來,順勢將他扭著胳膊壓在地上,寶劍搭在了他的脖梗之上。

“住手,全部給我住手。”

“啊?將軍!放了將軍!”

原本一邊倒的戰鬥在徐雲雁這強勢出手鎮壓了薛萬徹之後立馬變了樣子,薛萬徹手下的唐軍士卒在那裡麵麵相覷,不知道如何纔好。

徐雲雁手下僅存的百十個老營精銳在那裡喊著“將軍威武!”

總算是止住了戰鬥,徐雲雁對著薛萬徹說道。

“現在讓他們把兵器都放下,投降吧,你已經被我控製住了。”

徐雲雁這樣一說,他身後幾個士卒急忙上前將寶劍架在薛萬徹的脖子之上。

薛萬徹看著自己被擒麾下不敢動的樣子,大吼一聲“全部回去和齊王殿下說一下是我對不起你們了,走,不要再管我了,留在這裡冇有什麼好果子吃的,回去找齊王。”

就在薛萬徹大喊大叫著驅趕著這些士卒離開的時候,那幾個看著薛萬徹的士卒不樂意了。

“你鬼叫什麼?”

隨便從旁邊一具屍體上撕下一塊布,就準備堵住薛萬徹的嘴。

徐雲雁卻是擺擺手“算了吧,薛大將軍也是世之名將,怎能如此對待?”

說完之後,徐雲雁看著已經退走的薛萬徹的騎兵,對著薛萬徹一抱拳“薛大將軍久違了。放心,隻要薛大將軍不為難小子,小子絕對保證薛大將軍的安全。”

薛萬徹被徐雲雁如此禮遇還是一扭頭冷哼一聲“敗軍之將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想要我投降,不可能!”

徐雲雁那個尷尬呀,不過還是忍著尷尬,上前在薛萬徹旁邊小聲的說了一句。

“薛大將軍誤會了,小子怎麼會讓薛大將軍投降汙了薛大將軍的名聲呢?小子也知道我等為義王竇建德報仇軍隊長久不了,隻是事實所迫,還望薛大將軍勿怪。”

徐雲雁剛說完,薛萬徹一副見了鬼的表情看著徐雲雁“小子,你以為這點伎倆就能騙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