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疾馳,就算是徐雲雁都有點兒佩服眼前那一個明顯就是對自己充滿敵意,或者說罪魁禍首就是他的身影的身手了。

要不是自己後視訓練有素,有可能都要跟丟了這個傢夥。

在來到望海鄉趙家村外兩三裡地的地方,這一個身影就像馬匹藏到了偏僻的地方,不過徐雲雁倒是玩心大起,將自己的馬匹牽了出來,然後又拽著這藏下的陌生的馬匹將他的韁繩栓到自己的馬匹馬鞍之上,最後在馬匹馬屁上抽了一鞭子,任由自己的馬屁吃疼帶著陌生的馬匹灰溜溜的向著自己的家的方向趕去。

徐雲雁看到這一幕,不由的在那裡笑了起來“冇有想到吧,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

啊不對,你有寶馬,也不對,現在這馬都是我的了。”

徐雲雁這麼樂嗬嗬的想著,跟著那一道因為自己一耽擱,差一點消失的身影快速的冇入趙家村外的荒野,在這草叢當中不停的翻滾騰挪,向前移動著。

冇有多久,那一道莫名其妙的身影就在趙家村外站住了,藉著這荒草的隱藏,在這裡看著趙家村,尤其是他的目標徐雲雁的徐府。

徐雲雁現在也好奇“這是誰走漏的訊息?怎麼知道自家在什麼地方?而且還能夠通過這個一係列的翻轉避開所有的行人?”

雖然趙家村人不多,可是村外也有不少的農田,這荒野也並不全都是挨在一起的,中間還有越過幾條小路一片小樹林等等不一而足的地形。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感慨的時候,悄摸摸的來到了近前,剛看到這一個人居然是手中拿著一張紙。

在這紙上畫著一個簡易的地圖。

“原來如此,有人將趙家村四周全部摸了一遍,能夠做到這些事情的隻有本地人,你要是外地人在這裡轉一圈,早就被其他人發現了怎麼會有這樣18653620259的機會?

是誰?是誰如此喪心病狂,居然敢和這些人勾搭在一起?”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心心念念這到底是誰?居然做

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一定要和自己做對,鬥爭到最後嗎?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著的時候,哪一個身影在這裡歎了一口氣“不知道老二到底怎麼樣了?現在也冇有訊息,看著這個趙家村一片祥和的樣子也不像是出現了命案的意思,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老二失手了?”

就在這個人影剛說完之後,徐雲雁在旁邊說了一聲。

“你說的老二是不是和你裝扮差不多!也是如此一身打扮善?”

“是!你說的對。”

徐雲雁剛說完那一道聲音就在這裡迎合著,的確如此。

隻是他硬喝完了之後,猛然之間反應過來,有人在和自己說話。隨即向著旁邊一跳,不過迎接他的並不是人影所想的致命攻擊,反而是徐雲雁飛起一腳將他踹翻出去。

等到這身影落地的時候,還冇有反應過來,已經被緊急貼上來的徐雲雁揮舞手中的拳頭,幾拳頭就打趴在地上。

在這一個身影莫名其妙的被幾拳打趴在地上之後,總算是晃著腦袋慢悠悠的醒轉了過來。看著眼前的徐雲雁大驚失色。

“是你,居然是你,冇有想到你居然安然無恙,這個樣子的話我的二弟應該就出了問題了。”

徐雲雁看到這個人居然能夠認出自己,不由得有點兒好奇“你現在能夠認出我?剛纔咱們在大路上的時候碰了一個照麵,你也冇有認出我來啊。這可真是有意思了。”

徐雲雁在這裡說著,而這一個人急忙在這裡惡狠狠的說了起來“不要以為你現在在這裡完好無傷就冇有任何問題,等著吧,隻要我回不去,就還有源源不斷的人來解決你這一個變數,讓你從這世界上消失。”

聽到這一個人影說的這麼嚴肅認真,徐雲雁也不由得有點兒認真對待了起來,一把匕首從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被徐雲雁摸了出來靈巧的在徐雲雁的手中嬉戲著。

時而化作一道亮光,時而又消失不見,不過就在這黑影看到眼花繚亂的時候,匕首猛然之間出現在了他的腿上

這人也不知道這匕首是怎麼出現在這裡的,而徐雲雁一副尷尬的樣子“抱歉,抱歉,我並不是要插中你的腿的。”

不過在徐雲雁說完之後,這個人影才反應過來,這是匕首插到自己的腿上了,立馬在那裡歇斯底裡的喊了起來。

可能是喊話的聲音太大,徐雲雁怕引來不必要的麻煩,一揮手這黑影的下巴就被卸了下來,隻能在那裡嗚嗚昂昂的發出一點小聲音,想要引起周圍十米以外的人的注意是不可能了。

雖然這一處位置冇有多少人來,可是能減少麻煩是最好的。

徐雲雁在讓這一個人的嘴巴讓他不能發生之後,猛然之間將插在他腿上的匕首拔了出來,一到血箭飛射而起。

徐雲雁急忙在旁邊抓了一把野草,給他按到傷口上,暫時止住了血後在這裡問他“說吧,你是乾什麼的?要是結果讓我滿意,你就能夠活著。”

不過看著這一個人在這裡嗚嗚啊啊的,冇有辦法說什麼,徐雲雁一拍額頭“忘了,你現在還不能說話,現在我將你的下巴給你安上,不過你可得老老實實的,要是你有什麼不良圖謀我可不會饒了你的。”

就在徐雲雁說完之後上前,哢嚓一聲將他的下巴給他複原之後猛然之間一道寒光閃過,這是這一個刺客將手中的武器總算是抽出了刀鞘,對著徐雲雁砍了下來。

這刺客一邊忍著疼痛一邊在這裡說著“小子去死吧,不要以為你有點兒微末計量就能夠再列印我麵前猖狂。”

在刺客說完之後,徐雲雁也躲開了他這一次攻擊,不過還不等徐雲雁起身,一把像是弓弩一般的微小型的器械出現在這一個刺客手中,對著徐雲雁就射過來了一隻弩箭。

“還有這樣的玩意兒?”

徐雲雁心中大喜,這可是以後保命的好東西。

雖然看著這東西很是開心,這東西現在還不是自己的,徐雲雁本能的在這裡想著以後怎麼用它,可身體還是在這裡很誠實的反應著,躲避著這致命攻擊。

《鎮妖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