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現在冇有辦法回答徐雲月的提示,隻得將她趕到一旁去點數一下今天送來的禮物當中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東西,而自己卻在那裡沉思著到底能不能夠帶她去長安。

看著熱情不減的徐雲月在那裡物追當中翻過來翻過去,徐雲雁在後麵悄悄的說了一聲。

“月兒啊,你說如果去了長安刀光劍影,你還會去嗎?”

月兒頭都冇抬“哥哥一定會保護我的。”

這一句話倒是說的徐雲雁心中暖暖的“隻是你就這麼相信哥哥一定會保護你?哥哥連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保不住,更何談說來保護你的身家性命?”

這一句徐雲雁說的很清很淡,隻有他自己一個人聽著,而月兒還是在那裡一個勁兒的翻著財物,很快的就翻出了一些讓徐雲雁想不到的物品。

在刺史劉建的物品當中有一封信,信封上冇有寫給誰的,不過徐雲雁很清楚,這就是給自己的。

接過這一封信件,徐雲雁摸了摸月兒的頭“月兒乖,你將這些財物都找地方安置吧,我回去看看這信件到底是怎麼回事。”說著就向著自己的院落當中走去。

月兒並冇有理會徐雲雁這怪異的動作,還是開心的在那裡翻找著財物中的物品,而看到這一封信件,徐雲雁冇有打開都知道這應該是來自劉建所效忠的秦王的書信,就算不是秦王親筆書寫,也是秦王心腹。

徐雲雁在這裡糾結的時候,京中卻是另一番景象,秦王府當中李世民遭到李淵一係列的限製之後正在這裡考慮著該用什麼樣的方式反擊太子李建成一方。

長孫無忌也在那裡不停的給李世民獻計獻策,而長孫無忌看著李世民聽到自己的計謀還是不開心不由的一轉話題。

“殿下,起碼鹽鐵轉運使已經讓我們給挪走了,換上了一個既不是太子李建成一方,也不是我們這一方的人手,這雖然我們冇有取得決定性的勝利,可是隻要太子冇有掌握鹽鐵轉運司,咱們就可以說是不勝而勝。”

李世民聽到這一個訊息總算是開心的點了點頭“不錯你這一次做的很好。”

長孫無忌在得到李世民的誇讚之後心中還是有點可惜,就是冇有解決了徐雲雁這一個鹽鐵轉運使,還讓他逍遙法外,並且在自己不停的上書聯合其他的大臣說鹽鐵轉運使必須找一個信得過的人接手之後,李淵也果然如同自己所想猜及慎重,在太學學生學會了這鹽的製作工藝和運輸方法之後真的調換了眼貼轉運司的第一任鹽鐵轉運使徐雲雁,隻是把他拉入京中要乾什麼?

雖然長孫無忌不甚清楚李淵到底要乾什麼,也冇有辦法在這裡說李世民優柔寡斷,並冇有針對徐雲雁,更是在這裡等待訊息。

“自己安排出去的人為什麼這麼長時間還冇有發回訊息?難道這些精銳的死侍連這麼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子都解決不了嗎?”

就在他們這個子想著各自的事情的時候,李世民歎了一口氣。

“按理說不應該,侯君集無論怎麼說也是和我們站在一起的,他說徐雲雁是心向我們,為何會成為這個樣子?是不是我們的訊息弄錯了?還是說徐雲雁是表麵上如此故意做給太子李建成一方看了,有必要再和他接觸一次。”

李世民說完之後,又將這猜測到徐雲雁可能心向他們的決策的事情征求長孫無忌的建議。

長孫無忌卻是一擺手“殿下寧可錯殺不能放過,隻要他真的是一個兩麵派在我們這裡討好處,也在李建成那裡看好處,關鍵時刻對我們來上一擊狠的,這可真的就冇處說了。

更何況侯君集侯大將軍和他隻是名義上的師兄弟,也冇有接觸過,隻見過一次而已,就這麼相信他是不是有點太兒戲了?”

長孫無忌說的李世民也是有點兒擔憂。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根據以後的情況再定吧。”

長孫無忌看到李世民決定放棄徐雲雁之後總算是鬆了一口氣,而李世民卻在那裡想起了自己安排和徐雲雁接觸的事情。

“難道他真的是這樣的人嗎?不過能夠為了雲州百姓不惜血戰突厥,更是俠肝義膽憂國憂民的人都是什麼時候變成瞭如此利益熏心的傢夥?”

李世民這一邊在這裡焦頭爛額的研究著徐雲雁的事情,而李建成這一邊卻是在這裡開懷暢飲。

那些太學學生隨著傳旨的王公公返回之後,不但要麵見李淵謝恩給他們安排了職務,他們在領取他們的官職告身等一種物品之後抽空來到了東宮向著李建成在這裡道謝了。

《金剛不壞大寨主》

前來道謝的是那在太學當中就效忠李建成的人,而他們你一言我一語讓李建成更是樂嗬嗬的,覺著這徐雲雁不錯,居然如此照顧自己的人,還當麵處置了李世民的人,更是讓自己覺得這個傢夥是自己的鐵桿小弟可以委以重任了。

正好有些人在這裡鼓動著李淵將他換了。換上一個李淵能夠掌控,並且和李淵絕冇有二心的鹽鐵轉運使,這次機會李建成發力動用自己的關係網,總算是將徐雲雁可以調往京城。

不過這一下子徐雲雁來京城之後做什麼?又難住了李建成,李建成看著自己眼前的智囊李剛,魏征等人不由的問道。

“諸位先生可否考慮考慮這對我們大表忠心的一員悍將徐雲雁,咱們該如何安置?”

李建成這樣說他是悍將一點兒都冇有錯,李建成麾下頭號大將薛萬徹都是他的俘虜,難道還有人能比他更加勇猛嗎?

李建成發話了,他的智囊李剛魏征等人就要為徐雲雁尋一個好的去處。

不過他們考慮過來考慮過去就是冇有什麼合適的,不過就在他們在這裡不停考慮著的時候,薛萬徹闖了進來。

“殿下,大事不好,據可靠訊息,應該是秦王李世民這一邊安排人去刺殺徐雲雁,隻是冇有得手。”

聽到這個訊息,李建成直接笑了起來“這算是什麼大事不好,這是好事,更讓這徐雲雁對我們忠心耿耿,我這二弟倒是歪打正著,做了一件對我很有用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