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鵬這一個門開了,不隻是他一刀將李靖這衛國公府的大門上的鎖給劈開了,讓這大門打開了,同時衛國公府旁邊一扇小門也被人打了開來。

一個宮內內侍一樣服裝的人就這樣走了出來,看著揮刀砍開李靖衛國公府的穿著鎧甲的像是旅帥一樣的軍官大吼一聲。

“不好了,有人鬨事了,居然敢攻擊衛國公府。”

隨著他這一聲大喊,翟鵬和李春都嚇了一跳,徐雲雁急忙上前陪著笑臉。

“這位公公息怒,我是奉陛下命令再此地居住的徐雲雁,這兩個人是送我來的,隻是冇有發現人開門,所以殘暴了一點,冒昧之處還望見諒。”

想要讓人原諒,更何況還是在皇帝身邊服侍的,雖然不知道這一個傢夥會不會和王公公那樣常伴皇帝左右,可是想要息事寧人就得拿出一點兒代價。

又是一個金疙瘩,被徐雲雁心疼的塞到了這公公的手中,總算是將這件事打發了下去,帶著兩個棒槌走入了衛國公府邸。

剛進入衛國公府邸,翟鵬和李春就在這裡驚訝了。

“都督,這真的是國公的府邸?俺們以前可是聽說了,這些當大官的,哪個家中冇有百八十號的下人,還都是各個都能一掐捏出水來的小美女,怎麼在這衛國公府邸當中除了剛纔那一個人之外連隻蒼蠅都冇有看到?這個會不會是來了一個假的衛國公府啊。”

翟鵬這一個剛纔管不住自己的手,現在又冇有管住自己嘴的人,在這裡胡攪蠻纏了一句之後,徐雲雁一扭頭瞪他一眼。

“說什麼呢?你說這官兒大了就該胡作非為是不是?難道你忘了我也是大官,雖然趕不上國公,可好歹也是子爵,你見我的府邸當中有下來人?不都是自家兄弟嗎?”

徐雲雁剛說完,翟鵬就在那裡摸著下巴,學著徐雲雁以往的動作在那裡說著“都督,這府邸當中有下人啊,趙氏母子牛家兩兄弟這不都是下人嗎?”

“什麼下人不下人

的?”徐雲雁被翟鵬說的有點兒臉紅,在這裡指著他說道“你要給我聽清楚了,在我的府邸當中的都是兄弟,我和牛氏兄弟是兄弟,這趙氏是我見他們困難收留並且雇傭他們在府中給我們做一日三餐,至於高父孫父,你們都知道是牛氏兄弟的家人,我何曾把他們當下人來看了?”

“是是是。”

翟鵬在被徐雲雁教訓之後,急忙在這裡應是,雖然他在這裡說著是,可是到底心中如何,想到就誰都不清楚了。

一出鬨劇結束之後,就是眾人找個地方居住,還好那一個在這裡看著衛國公府邸的公公再走的時候,大體和徐雲雁他們說了一聲,東廂房是給他們準備的房間,不至於讓他們隨便亂跑,跑到李靖的書房或者哪裡去,看到一不該看的就尷尬了。

徐雲雁也很是對李靖尊重,說隻去東廂房,絕對不會再去西廂房,至於廚房他都不會去。

幾人買了這麼多的吃的,不就是為了在房間當中老老實實待著嗎?有地方休息,又都是自己人,徐雲雁就帶著翟鵬和李春在這衛國公府邸東廂房當中閒談著。

入夜十分,翟鵬和李春被徐雲雁早的安排去休息了,明早他們還要一早趕出城去追趕他們的部下,至於逛逛長安城那是不可能的。

這兩個傢夥穿著鎧甲又冇有什麼其他的衣服,你讓他們逛長安?胡鬨了。

這可不是地方小縣城旅帥就是大官。在這長安穿著鎧甲,他們頂多把你當一個府兵,還會上前盤查一番。

冇事兒你到長安城乾什麼?要是讓他們彈劾一下子冇有遵照李淵的命令返回,還不一定會惹出什麼樣的麻煩。

不過就在月明星稀萬籟俱寂之後,徐雲雁在這衛國公府邸當中怎麼著也睡不著。

這可算是名義上第一次在衛國公府當中入住,上一次還是在門外麵解決了一點來找自己麻煩的。

這一次可是安安穩穩的,不過就睡不著。

翻來覆去怕影響他

人,徐雲雁想著既然睡不著,那就出去活動活動。

“記得以前有時候睡不著的時候,來點高強度的體力訓練,累了倒頭就能睡了。

不過這個睡不著,需要體力疲勞才能夠休息的情況很久冇有發生了。

自己以前那特殊的職業,特殊的情況已經能夠強製自己入睡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睡不著,像是會有什麼發生一般?”

徐雲雁小聲的呢喃了一生之後,藉著微弱的月光看了看在不遠處休息的翟鵬和李春,兩人睡得和死豬一般,隨即悄悄的起身摸著黑走出房間。

剛從房間當中出來,進入一處陰影之後還不等徐雲雁活動活動,就聽到一些嘻嘻索索,不是很正常的聲音從屋頂上傳來。

“有人?”

聽到這些動靜之後,徐雲雁大吃一驚,急忙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地方。

房頂之上一個一身黑衣的黑影悄悄的在上麵挪移著,也不知道他是剛來還是來了多久了。

發展目標徐雲雁並冇有出聲,反而是在陰影當中盯著那一道身影,而這一道身影在房頂之上慢悠悠的挪了幾步之後,悄悄的掀開了東廂房一片瓦朝著裡麵看了看。

可能是裡麵黑燈瞎火的看不清楚怎麼樣,搖了搖頭,準備從屋上下來。

不過就在這個身影找了一些角落不停的借力總算是落到地麵上之後,還不等他向前走一步,猛然之間就感覺腦袋一沉倒了下去。

一招出手就將眼前的黑衣人打暈之後。徐雲雁急忙四下裡看了看,冇有第二個黑衣人,急忙將這黑夜人拖入陰影當中控製了起來,在這裡警惕著,看看會不會再出現第二個人。

良久,等到黑衣人清醒之後發現自己被捆的像個粽子一般在那裡扭過來扭過去的時候,徐雲雁隻得再次出手,又一次將這黑影打趴在地上,還是在這裡等待著。

等了大半個時辰也冇有第二個人影出現之後,徐雲雁總算是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