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翟鵬和李春起床之後,看到在外麵那一個被綁在門柱旁邊的黑影,和在那裡坐著不停問話的徐雲雁嚇得差一點兒給徐雲雁跪下了。

他們兩個那個尷尬呀,本來是留下照顧徐雲雁的,雖然隻照顧他一晚上,可這一幕像是昨天晚上出了什麼事情,他們兩個確實睡得跟個死狗一般根本就不知道,這要是說出去還不丟人丟的無地自容?

“都督,這是怎麼回事?這是誰?怎麼還把他捆著了?”

翟鵬第一時間脫離了尷尬的情況,來到徐雲雁麵前,開始詢問眼前這一個被綁在柱子之上的人到底是何人。

徐雲雁看著翟鵬淡淡的說了一聲“壞人。”

這一個名詞說完之後,弄得翟鵬和李春在這裡有點反應不過來。

壞人?

不是好人,那就是壞人!

“隻是這壞人是哪來的?他來咱們這乾什麼,有什麼圖謀?難道是針對都督的嗎?”

在翟鵬接二連三的喊出是都督之後,那一個黑影瞬間嚇了一跳。

“你是都督?怎麼可能!我還以為你是這院子當中留下的看家護院的,冇有想到你還是都督?饒命啊,饒命!”

《最初進化》

翟鵬這都督兩個字把這黑影嚇了一跳,李春卻是在那裡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直接抽出了腰間的戰刀架到了那一個黑影脖子上。

“說!你到底是乾什麼的,居然敢頂撞我們都督不想活了嗎?”

這黑影本來就有點害怕,現在又被戰刀架在了脖子之上,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身首異處,隨即在那裡心翼翼的說著。

“饒命啊,諸位大人饒命啊!我隻是這長安其實一個無足輕重的小嘍囉,您大人有大量把我當做一個屁放了可好?”

這黑影剛說完,李春就無奈地將手中的戰刀收了起來,而這黑影看到這有用,就在這裡哭嚎了起來。

“您大人有大量放了我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嗷嗷待哺的孩童。”

隻是他說著說著猛然之間感覺腿上一疼,不知道何時徐雲雁已經拿著一把匕首紮到了他的腿上。

“編,繼續編!你這個樣子還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兒童?還在這裡裝小嘍囉,你要是小嘍囉的話,你昨晚上直接說就行了,乾嘛在這裡給我大眼兒瞪小眼兒瞪了半晚上?”

徐雲雁剛說完,這黑影立馬老實了下來,在那裡弱弱的說著。

“我這不是怕你把我送官嗎?”

看著腿上被插了一把匕首,還在這裡咬牙忍著,冇有發出任何痛哭的黑影,徐雲雁摸索著下巴。

“看來你的骨頭是比較硬的,要不把你送到左衛軍營當中,讓侯君集侯大將軍調教調教,並且讓侯大將軍查查你到底是哪裡的小嘍囉,實際身份是乾什麼的?”

徐雲雁說完之後,那一個黑影瞬間臉色大變“什麼?你居然還認識侯大將軍?想把我送到軍營當中?”

這黑影說著就在這裡扭頭向衣領,不過咬過來咬過去,把那個鼓鼓的衣領咬破了,他都冇有什麼事情。

“怎麼可能?我的藥呢?”

看到這裡,徐雲雁從口袋當中摸出了一個小黑藥丸兒。

“是這個嗎?把你打暈之後,我就給你掉包了,看來你的確不是什麼小嘍囉,也不是什麼小人物呀!來到這裡探查情報,還留下可以瞬間斃命的毒藥?說吧,你到底是什麼人。”

被徐雲雁直接點出了這並不是什麼小嘍囉,也不是什麼普通人,反而是有主家有身份有地位的刺客之後,這黑夜人嘴角一扯,

“我就是一個普通人,大人放我走吧,這是提神的不是毒藥。”

總有一些人在絕對的證據麵前也不承認自己的身份,看到這情況,徐雲雁無奈的攤攤他的手,對著翟鵬和李春兩人說道。

“你們兩個今天不是要走嗎?正好把它裝到麻袋當中拖回去嚴加審訊吧。”

這一下子讓翟鵬和李春兩人是實在是冇有想到,這跨度也太大了吧?不過既然上峰有了安排,兩個人直接去找麻袋。

而那一個黑衣人看到這裡在那裡惡狠狠的說著“你們想乾什麼?把我裝在麻袋當中,你們以為你們能夠出得了城嗎?就算你們是當兵的他們就不會檢查你們了嗎?更何況我在這麻袋在當

中隻要一活動,出城的是你們可是最後會不會一起在大牢當中蹲著就不知道了。”

“喲,你還會威脅我們了?”

聽到這個黑影的這一句話,徐雲雁倒是笑了起來“那冇得說直接砍了吧,也不問了,這麼大一個衛國公府埋個把人是不會被人發現的。”

徐雲雁這樣一說,翟鵬知道徐雲雁是在這裡嚇唬這一個人影,而李春卻不這麼認為,徐雲雁說什麼就是什麼,李春直接再次抽出了戰刀,對著這一個黑影就用力砍了下去。

這還得了?

那黑影瞬間被嚇著了“你不就,不能殺我。”

就在他在這裡說著不能殺他的時候,徐雲雁腰間長刀出鞘,釘在了黑影旁邊的柱子上,成功的架住了李春這一刀。

不過這兩把刀相互撞及發生的巨大轟鳴聲,可是把這人給嚇壞了。

“你真的敢出手?”

冇有理會黑影的話,徐雲雁接著問到“現在想好到底說不說了吧?”

徐雲雁看著眼前的身影,又問了這麼一聲,而這身影繼續在這裡扭著頭,一副就是不說的樣子。

“不過就算你不說,”徐雲雁猛然之間再次插了一句嘴“你不說我也知道你是誰的人,是不是又是長孫無忌安排過來的?”

徐雲雁這一句話說完,黑影心中又被嚇了一跳。

看著那黑影極速變換的臉龐,徐雲雁歎了口氣“還真是如自己所想,這長孫無忌到底要乾什麼。自己一冇有得罪他,二冇有背叛李世民,現在也說不上背叛不背叛的,你就這麼針對我,我又不會對你產生什麼影響?”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吐槽的時候,翟鵬和李春可是嚇了一跳。

“都督,你剛纔說的是誰?長孫無忌可是秦王的大舅哥?”

看著翟鵬和李春有點害怕的樣子,徐雲雁點點頭“對呀,不過你們不要擔心,這都是上位者的手段罷了,不會真的給我們造成什麼困惑的。”

徐雲雁雖然說的很輕巧,不過翟鵬李春卻在那裡指著他“可是都督,你把人給打傷了,你看這腿上的血還在這裡不停的流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