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軍大營,齊王大帳。

“混賬!你們這一群傢夥都是吃乾飯的嗎?堂堂一個大將都被敵人給生擒了,而且敵人的數量比你們還少的多,不知道把它給我搶回來嗎?”

李元吉在聽到薛萬徹被僅有的百十個叛軍士卒給擼了去,而自己這一邊還有四五百的騎兵之後是暴跳如雷。

“把他們都給我推出去砍了,留著他們有何用?今天能夠把薛萬徹推出去,明天就能夠再把孤推出去,讓這叛軍給綁了去。”

李元吉一句話就定下了這些回來士卒的結果,這些士卒急忙在這裡求饒著。

“齊王殿下饒命啊,我等再也不敢了,這也是奉了薛大將軍的命令列事啊!”

這些人這麼求著情,李元吉就是氣鼓鼓的不答應,旁邊一個將領上前一步。

“齊王殿下還是饒了他們吧,他們也是迫不得已,要是他們在薛大將軍被擒之後被叛軍要挾著放下武器,咱們人手就更少了,這可是騎兵啊。”

旁邊一員將領的求情讓這些士卒看到了生的希望,在這裡一個勁兒的哭求著李元吉能夠原諒他們。

最後李元吉一拍桌子“行了,既然宇文寶將軍給你們求情,那孤就網開一麵,現在和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很快的,這些逃回來的士卒七嘴八舌的就將他們所經曆的事情和李元吉說了一遍。

“什麼?又是這一個姓徐的?我王叔李道玄是不是就是被他所殺?現在居然三番兩次壞我好事,更是這一次連薛大將軍都擒了過去了,實在是可恨。要是讓我抓住他,一定把他五馬分屍方解我心頭之恨。”

在齊王李元吉如此處心積慮的想辦法解決徐雲雁的時候,徐雲雁押著薛萬徹返回到劉黑闥的大營。

很遠就看到了這亂七八糟的軍營,被綁在馬車上的薛萬徹黑黑的笑了起來。

雖然冇有堵他的嘴,可是不能讓他暴起發難,還是像是粽子一樣的在馬車上躺著。

“就你們這個樣子,一群烏合之眾還想和我們大唐做對,趁早投降,免得惹來殺身之禍。”

薛萬徹一個勁兒的在這裡挑釁著徐雲雁,也不知道是真的是這樣想的,還是一心求死,徐雲雁搖了搖頭。

“薛大將軍,你就留點兒口德吧,我們雖然是烏合之眾,不過現在我們這烏合之眾確實把你這一個唐軍大將給抓了起來。”

這一句話讓薛萬徹徹底的無語了,不過就在即將要進入大營門口的時候,薛萬徹卻是沉聲說道“你要是覺著我還是一個將軍,不如現在就殺了我,省的我在營地當中遭受屈辱。”

薛萬徹現在也不在這裡嘲笑這烏合之眾或者是徐雲雁了,反而是一心求死,這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

“薛大將軍,男子漢大丈夫能屈能伸,哪能如此輕易言死,更何況你就不想看看唐軍獲勝的樣子嗎?”

徐雲雁這一句話又讓薛萬徹恢複了鬥誌,看著徐玉雁淡淡的說到“你很有意思,我等著看到這一幕,那個時候我也會放你一馬的。”

薛萬徹說出這句話之後,徐雲雁長舒一口氣,進入劉黑闥的大營,已經得到訊息的劉黑闥哪怕成了皇帝也是哈哈大笑著從帳篷當中迎了出來。

“徐小子不錯,真是不錯!冇有想到讓你獨領一軍還有這樣意外的收穫,我果然冇有選錯人。”

劉黑闥剛誇獎完了徐雲雁就看著被綁在馬車上的薛萬徹,隨即大搖大擺的來到了薛萬徹旁邊。

“喲,這不是真龍太子李建成麾下大將薛萬徹薛大將軍嗎?冇有想到咱們這麼見麵了,有冇有覺得咱們怎麼見麵很不合適呀?”

劉黑闥剛說完薛萬徹把臉往旁邊一扭“叛賊,不要以為你現在如此猖狂就有好結果,太子殿下是不會放過你的。”

“哼!那我就在這裡等著,我看看你這太子殿下能夠把我怎麼樣,現在我把你抓了,下一次就是抓你的太子,抓了太子之後就是抓你們大唐的皇帝了。”

不過服務雙至禍不單行,可能說的就是劉黑闥這樣的叛逆的了,就在劉黑闥不停的挑釁薛萬徹的時候,一個士兵很冇顏色的來到他的身旁。

“報!陛下大事不好。”

隨著這一個傳令兵這樣一說,薛萬徹還在這裡趾高氣昂的挑釁的薛萬徹,不過猛然之間聽到這一句話,一扭頭。

“大事不好?什麼大事不好,你要不給我說清楚,我饒不了你。”

還不等這一個士兵說什麼薛萬徹就在馬車當中笑了起來“笑話!實在是太好笑了,你不是很猖狂嗎?現在就大事不好了。”

薛萬徹這作死實在是做的太漂亮了,劉黑闥看著薛萬徹這嘿嘿直笑的樣子更是覺得臉色無光,隨即一指徐雲雁。

“徐小子先把他給我解決了,看著他我就來氣。”

薛萬徹在劉黑闥說出要解決自己的時候,倒是一副解脫的樣子,不過徐雲雁卻是上前一步勸阻道。

“陛下,這可不妥呀,這兩國交戰還不斬來使。”

徐雲雁剛說完劉黑闥就擺擺手“這又不是什麼來投降的使者,而是敵軍大將,咱們把他給殺了這樣多好?”

劉黑闥剛說完,徐雲雁繼續勸阻“陛下,切莫如此義氣用事啊,咱們留下薛大將軍以禮相待那些唐軍將領纔會對我們抱有一絲好感,事不可為的時候纔會投降我們,要是我們直接殺了薛大將軍這唐軍將領還不是拚死戰鬥,到最後誰還會降了我們?”

徐雲雁剛說完劉黑闥一咬牙“你說的有道理,不愧是徐兄弟你呀,行,那這一次就聽你的。”

不過劉黑闥剛送完,又看向了前來彙報的兵“說吧,到底是怎麼回事兒,要是冇有一個讓我滿意的答案的話,你知道後果的。”

這一個傳令兵哆哆嗦嗦的對著劉黑闥說道“陛下,蘇大將軍外出,正好和劉大將軍碰上了,劉大將軍一番話,蘇打將軍掩麵而去不知所蹤,現在蘇大將軍的軍營群龍無首,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處置,還望陛下安排。”

劉黑闥聽到蘇定方走了大吃一驚“什麼?我蘇兄弟冇有了,你們還不抓緊去給我找?”

“陛下,我都已經找過了,隻是冇有蘇大將軍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