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番簡單的急救方法,在自己眼前血流不止的傷口輕而易舉的就被止住之後,徐雲雁總算是打發走了李春和翟鵬二人。

而李春和翟鵬二人雖然被打發走了,可是在路上兩人不停的在這裡相互保證著。

“咱們都督現在就是可用人手太少了,咱們兩個隻是旅帥,要是咱們兩個是都督或者是咱們那些老兄弟都是都督誰還敢乾給咱們都督使臉色?回去之後無論如何一定要往上爬,為了咱們都督。”

“對,為了咱們都督。”

就在李春翟鵬兩人這麼鬥誌昂揚的在那裡保證著的時候,徐雲雁看著打發走兩人隻剩下他和黑影之後,在那說了起來。

“你回去告訴你的主子,不管最終是誰做到了至高無上的寶座之上,我這純粹的軍人絕對唯命是從,不會有任何異心的,現在北地還有突厥隱患,南方也有一些小國不服管教,西邊還有吐穀渾吐蕃兩個虎視眈眈的,東北有高句麗,雖然正東邊是一片海,但也有一些小島國在海外時刻準備咬我們一口,現在真的不是窩裡鬥的時候。”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雲裡霧裡的話之後,直接解開了黑影身上的繩索讓他自行離開。而那黑影看著徐雲雁也冇有說什麼,反而是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在這黑影離開之後,徐雲雁急忙在這東廂房當中不停的翻著,換下了自己的甲冑,換上一套文人墨客一般的服裝就順著那黑影遺留下來的血跡追蹤了上去。

徐雲雁一邊追一邊在這裡吐槽著“我到底要看看你們這到底是誰在這裡不停的針對於我,雖然我玩兒心理,玩兒戰術暫時確定了身份,可是還是拿不準。”

不過徐雲雁剛翻過牆頭就疑惑了“冇有了?居然冇有了?這傢夥偵查反偵查的意識也不錯呀。這麼輕而易舉的就把痕跡給抹除了?不過既然此間事了,也不知道他是誰的人。

既然返回了長安,還是先去找侯大將軍吧。至於去哪找?先去他家,家裡冇有那就去左衛軍營。”

有了目標,徐雲咋樣就這麼顛顛的向著侯君集家的方向趕去,隻是侯君集這大將軍府邸並不像是李靖這般處在偏僻的地方,反而是相當豪華的朱雀大街旁邊,想要找是輕而易舉的。

等到徐雲雁就這麼兩手空空,來到侯君集的府邸門前之後,門口六個威武不凡的軍士在那裡站著,而且在門口還擺著一個兵器架子,上麵刀槍劍戟斧鉞鉤叉應有儘有。

《仙木奇緣》

看著一身文人打扮的徐雲雁走了過來,一個領頭一般的唐軍上前一步“站住,左衛大將軍府閒雜人等抓緊走開。”

在他說完之後,徐雲雁並冇有第一時間離開,反而是對著這一個唐軍士卒說到“在下雲縣子,鹽鐵轉運使徐雲雁求見侯大將軍。”

在徐雲雁說完之後,這些士卒一愣。

鹽鐵轉運使他們不在乎,雲縣子他們也不用太在乎,哪怕他們老爺現在就是縣子爵爵位和眼前這一位一樣,不過他們一聽到是徐雲雁立馬變了臉色。

“將軍是徐雲雁?大將軍的師弟?請將軍直接入內。”

看到這徐雲雁有點驚訝了“不需要通報的嗎?萬一我是假的怎麼辦?就讓我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去,你們又不認識我。”

在徐雲雁說完之後,這當兵的笑了一聲“徐將軍多慮了,在這長安城會來我們老爺府邸的我們老爺說了,除了徐將軍之外,其他人不會來的。當然刨除了,那前來宣旨的。”

聽到這裡徐雲雁不由的有點砸舌,這侯君集在長安城到底是怎麼混的?為何如此的與眾不同?不過徐雲雁並冇有在這裡多想侯君集為何如此與眾不同,反而是根據這士卒的提示直接對他們一抱拳道謝之後走入侯君集左衛大將軍的府邸。

剛進入府邸,就看到前院當中一個穿著緊身袍服的青年在那裡武刀弄槍,不是侯君集又是何人?

而這徐雲雁進來也引起了侯君集的注意“師弟來了。”

侯君集這麼說了一聲之後,手中的動作冇停,直接來到前院一個兵器架旁邊,

手中長槍一揮,一杆差不多的長槍就被侯君集提了出來,借力一扭槍身將它打到徐雲雁旁邊。

“師弟,咱們兩個切磋切磋。”

還不等徐雲雁回覆到底同意不同意,侯君集已經先入為主攻上前來,手中長槍揮舞的那叫一個華麗,刺的徐雲雁不停退後,徐雲雁隻得在那裡說著。

“師兄,我這剛來拜訪你,你就這麼對我,這是要趕我出去嗎?要是這樣,那師弟我可就繳械投降之後從這個門口衝出去了?”

徐雲咋樣這樣笑罵一聲之後,侯君集也冇有動怒,反而是一個閃身擋到了徐雲雁合大門口中間,在這裡說了起來。

“想走門都冇有,除非你先打敗我。”

得!

“非得好好教訓教訓你不行嗎?”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之後,趁著侯君集長槍再次攻過來的時候,手中長槍脫手給侯君集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標槍攻擊之後,趁著侯君集尚未反應過來,緊急靠到侯君集身旁一個鐵山靠,侯君集又倒到了地上。

看著被摔在地上發懵一時冇有反應過來的侯君集,徐雲雁上前伸出一隻手把那摔的懵懵懂懂的侯君集從地上拉起來之後在那裡打著玩笑說著。

“師兄啊,你說你冇事兒找我切磋乾什麼?這怎麼又倒在地上了?”

在徐雲雁這麼說著的時候,在院落角落當中一道女生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徐雲雁和侯君集急忙看過去,看到一個比月兒也就大個四五歲的姑娘在那裡偷笑著。

看到兩人看過,這姑娘急忙在這裡笑了起來“爹,你不是說你武藝高強嗎?怎麼被這麼一個年輕的小將就打趴在地上了?”

她一叫爹,徐雲雁反應過來,這是未來李承乾的媳婦侯小妹,現在已經這麼大了,怪不得再過幾年就和李承乾成親了。

不過徐雲雁剛這樣想著,旁邊又閃出了一個和侯小妹差不多年紀的男的,在那裡說著“侯伯父母您這是怎麼了?怎麼還被人打趴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