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噴出一口水,噴的侯君集滿頭滿臉的都是水之後尷尬的在那裡賠不是。

“師兄說笑了,我怎麼可能做這樣的事情呢?我是心向秦王殿下的,如此不過是做一個樣子而已。”

雖然徐雲雁在這裡給侯君集道歉,不過話裡話都是很是恭敬,我心中卻是在那裡開心了起來,讓你隨便亂說話,讓你受點罪也是應該的。

徐雲雁說完之後,侯君集歎了一口氣“可是你這樣子做的也太過了吧?在楚州那些去學習製鹽的太學學生,可是一個勁兒的說你……”

這是侯君集還冇有說完,徐雲雁就知道他的意思了,不由的在那歎了一口氣。

“這真的怨不得我呀,剛開始他們在鹽田當中胡作非為,我也不知道這是誰的人,冇有想到這頂風作案的居然是秦王殿下的人,這也讓我心寒。不過師兄你要相信我,我說心向秦王殿下,絕對是心向秦王殿下的。

太子殿下如此好大喜功非是明君直笑,而秦王殿下能夠折服眾多敵軍將校,此不為明君何為明君?”

徐雲雁在這裡說著李世民的好處,又在這裡列著,就像是赤壁之戰是郭嘉說曹操十勝袁紹十敗一樣,在這裡說了起來李世民做皇帝的十種好處。實在是把李建成說的一無是處。

聽到如此侯君集總算是笑了起來“你竟然有此心,我一定在秦王麵前多多替你美言幾句。”

不過侯君集剛說完之後話語又一轉“現在秦王也有點兒麻煩自身難保,不知道是師弟有何良計能夠助秦王脫困?”

在侯君集將秦王現在所遭受的不公正的待遇,麾下將校調動,抽離掌控的軍隊漸漸被削弱之後,徐雲雁知道馬上就是李世民要上演苦肉計了。

既然李世民要上演如此一出,那我就提前給你來上一出。

“要不師兄和秦王殿下說說來個苦肉計?”

“哦,願聞其詳。”

侯君集在這裡坐著,看著徐雲雁等著徐雲雁的下文,而徐雲雁果然冇有讓侯君集失望,在這裡說了起來。

“想必太子殿

下和諸位兄弟雖然名義上不和,可總是要聚在一起吃飯的吧?隻要吃飯之後秦王殿下中點兒毒這不就妥了嗎?”

聽到如此毒計,侯君集立馬站了起來“不妥,要是這毒下少了看不出所以然來,下中了秦王殿下可就真的懸了。”

“所以這個量需要好好的把握,還有這毒也需要把控,有些東西是能夠提前預防毒的,何不早食用一部分?”

徐雲雁在這裡將自己所知所學通通的和侯君集在這裡說著,等到徐雲雁將所有的可能性全部給侯君集擺出來之後,侯君集一咬牙。

“也隻能如此嘗試一般,這苦肉計要是再換不得皇帝老兒的信任,我等如之奈何?”

徐雲雁搖了搖頭“陛下一直都是猜忌不斷,要是此計不成,隻能讓陛下看到一些不該看到的,就好比太子齊王密謀或者是勾搭李淵的女人。”

這一下子侯君集瞬間脊背發涼“我真懷疑你適合當將軍還是適合當軍師,怎麼能想出如此的情況?太子殿下雖然好大喜功,但是絕對做不出你所說的這樣的事情吧。”

當然這侯君集所說的並不是太子李建成密謀,反而是後者。

看來曆史上果然是有問題的,所有都是由成功的人書寫的,至於失敗者,誰會去管他是什麼樣子的?

“那到時候再說吧。”

“隻能如此。”

商議完了正事,侯君集在那裡坐著,麵色有點嚴肅,徐雲雁好奇的問道“侯大將軍,不知道您還有何事?”

徐雲雁問出這句話之後,侯君集才反應過來自己這臉色有點難看,隨機恢複原本的樣子,笑嗬嗬的說著。

“我冇有什麼事啊?不是你來找我嗎?你這是有什麼事情?”

得!

看來又被侯君集拿捏了,誰說古人的智慧不在線兒?古人的智慧完全都把自己這後世而來的直來直去的傢夥給拿捏吊打了。

徐雲雁心中歎了一口氣之後說到“師兄還是咱們師父的事,咱們師父怎麼去了河東龍門縣九連山隱居了?”

侯君集驚訝

了“冇有想到師弟你居然知道咱們師父去隱居的具體地方,我隻知道他去了河東龍門縣,冇有想到你連他去的地方在哪都知道了,實在是了不得呀。”

“這個……師弟我也是道聽途說,難道咱們師父如此忠心陛下不參與黨派紛爭,也在朝堂之上立不了足嗎?”

侯君集歎息“朝廷上的事情並不是我等可以左右的,現在我等為了以後不像咱們師父一般被迫出去找地方歸隱,這可是為將者最大的悲哀了,隻能夠選擇一個能讓咱們在朝堂之上立足的存在,所以我等選擇了秦王。

不但是秦王平易近人折服我等,還有我等心中秦王纔是天命所歸,這大唐江山最難打的敵人不都是秦王消滅的嗎?為何太子之位會落在李建成手中?”

侯君集總算是說出了他心中所想,而徐雲雁在旁邊像是半開玩笑的說了一聲“師兄所言甚是,那這猴小妹和秦王世子,也就是以後的太子李承乾可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啊,以後見了師兄還得喊一聲嶽丈。不對,國丈大人了。”

差一點把自己叫做侯君集的女婿,要是侯君集趁著自己說錯了一個不小心硬是拆散了侯小妹和李承乾,把侯小妹給自己,這倒也是有可能的。

侯君集聽到徐雲雁這樣說笑了“這也不是我這做父親的刻意而為,兩個人居然就這樣看對了眼兒了,哎!”

侯君集歎了這麼一口氣之後,徐雲雁不由的也在這裡點頭。

侯君集就這麼一個女兒,還和李承乾是正兒八經的青梅竹馬,並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此好的天造地設的一對就要讓他們無憂無慮,怪不得李承乾一出事之後,侯君集拚著身家性命不要也要到反為這裡程前拿下皇位。

隻是一人計短兩人計長,最後結果就是如同曆史上所寫的那一般,實在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不過既然自己來到了這個時候,李承乾最開始的時候做的也不錯,自己是不是應該在站到李世民這一邊的時候,讓李承乾無愧於他那太子的稱號?省的李治那一個不靠譜的繼位之後還被一個女人奪了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