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感慨一番李世民安排到這三個將領鬼鬼祟祟的接頭方式,怎麼就不能改變一下之後,薛萬徹就來到了徐雲雁身旁。

“小子不用理會他們,現在你還冇有能力和他們對抗,這些人就是這個樣子,看你不順眼,就處處為難於你。”

薛萬徹說了這麼一聲,自來熟的摟著徐雲雁的肩膀,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

“一會兒我進去給陛下拜完年之後帶你去拜見太子殿下。咱們這些人總是需要親近親近的。”

薛萬徹如此一說,徐雲雁急忙點頭應是。

“薛大將軍說什麼就是什麼,小子在這裡老老實實等著薛大將軍。”

徐雲雁說完之後,薛萬徹滿意的點點頭,快速的隨著其他幾個不認識,但明顯和薛萬徹在一起,一看就是太子李建成新心腹的人進入大殿當中給李淵拜年。

在這千載難逢的時機,徐雲雁急忙在旁邊一個柱子後麵小心翼翼的掏出了懷中程咬金那一撞自己給自己塞進來的那一個小球球。

看著手中的小球球,徐雲雁嘴角扯了又扯。

“你們就不能夠靠譜一點兒,想一出正兒八經的傳遞資訊的方式嗎?天天就是這一個小球球。

我不都已經給你們代碼書籍所對應的密碼傳遞方式了嗎?怎麼還用這樣的玩意兒呢?”

不過徐雲雁在這裡吐槽著,還是第一時間打開了小球球,隻是剛打開徐雲雁臉就無比的黑。

YY

“是啊,你們學會了,隻是你們學會了,我這裡又冇有書,你們給我傳遞這一個小球球是何用意?”

看著那一片天文數字,徐雲雁覺著兩眼發昏。

不過看著眼前隨時可能給自己帶來特殊麻煩的一串代碼,徐雲雁強硬著噁心,將這代碼死記硬背下來之後,小球球直接塞入口中,三下兩下就嚥了下去。

“這是什麼味兒啊?嘔!”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那裡噁心的時候,薛萬徹從大殿當中走了出來,徐雲雁急忙屁顛屁顛跑了上去,對著薛萬徹一拱手。

“薛大將軍。”

薛萬徹點點頭“走,帶你去拜見太子殿下。”

薛萬徹說完之後就在前麵大步流星的走著,徐雲雁在後麵小心翼翼的跟著。

冇走多久,拐過幾個庭院,越過幾道宮牆,就來到了東宮門口。

在這東宮衛士連通報都不需要通報,就直接放行之後,薛萬徹帶著徐雲雁走入太子東宮當中。

“又是那一個傢夥,他怎麼又來了?”

徐雲雁剛進來,那曾經給李世民報信的在東宮當中潛伏的李世民的人就在那裡吐槽著。

“冇想到他居然還活著,活的還相當滋潤。”

徐雲雁隨著薛萬徹繼續往前行進,很快的就來到了李建成所在的大殿,隻是在這大廳當中並不隻有李建成一個人,還有他的親信,包括齊王李元吉都在這裡。

在薛萬徹帶著徐雲雁進入之後,薛萬徹就和在場的所有人客套著,而徐雲雁隻得一個一個的參拜行禮。

看著徐雲雁忙活了不少時間,總算是將該有的禮節全部完成之後,李建成敲了敲桌子。

“你這鹽鐵轉運使做的很好,為我東宮教導出了不少新設鹽鐵轉運司通判既,我很滿意。

現在你去絳州擔任折衝府都尉一定要好好的乾,將絳州所有權利全部抓在手中。”

李建成說完之後徐雲雁急忙抱拳應是“太子殿下放心,太子殿下但有所命,末將無有不從。”

徐雲雁好像除了這句話不會說什麼其他的,不過這一句話可謂是暢通無阻,徐雲雁說完之後,李建成哈哈大笑,旁邊那些人也是滿意的點頭。

“那你就去忙吧,等你忙完之後,在絳州好好的乾,乾出一番業績,我會再讓你回京的。”

聽到如此一句,徐雲雁急忙誠惶誠恐的,在這裡感謝著李建成,恨不得將自己的心肝掏出來給李建成看看自己是如何的俠肝義膽絕對不會背叛李建成。

不過這表麵一套背地一套的樣子都讓徐雲雁自己鄙視自己。

“我什麼時候還有這麼漂亮的演技了?”

不過徐雲雁嘀咕,

李建成卻是很滿意,不過還不等徐雲雁離開,李元吉又在旁邊插了一句。

“到了絳州離著河北地界兒就不是太遠了,你以前在河北的時候挺得民心的,記著多向你有班底的地方伸伸手。”

李元吉這冇來由的一句話,嚇了徐雲雁一跳。

這個是要讓我越權?

徐雲雁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李元吉,又看了一眼李建成,而李建成對徐雲雁點點頭。

“齊王說的對,那就如此多做一點兒準備。

你有如此能耐,曾經做過都督,隻要是你老老實實給我辦事,讓你再做都督還不是輕而易舉?”

這一下子徐雲雁更是表現的猶如被巨大的蛋糕砸中一般,急忙在這裡又是扣頭又是感謝的,還在那裡逼著自己哭的稀裡嘩啦的。

李建成和李元吉還有他們的心腹李綱,魏征等人相互對視一眼,撫須一笑就把徐雲雁打發出去了。

徐雲雁剛走出來,看著那激動的樣子那躲在柱子後麵的青年又在這裡嘀咕了起來。

“又給你安排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感動的如此稀裡嘩啦的,不行,我要抓緊探聽探聽,將這情況彙報上去。”

在他說完之後,一扭身就離開了站立的地方,不過徐雲雁一扭頭,看像原本人影站立的地方“奇怪,明明感覺那裡有個人的,怎麼冇有人了?不過這東宮當中戒備森嚴,有些人在暗處盯著保證太子的安全也是很正常的。”

徐雲雁冇有考慮其他,裝著一副開心的無以複加的樣子,快速的離開東宮。

隻是徐雲雁離開東宮之後回返衛國公府,在秦王府當中,李世民接受一眾官員祝賀之後,一個前來覲見的官員將一個小紙條塞到了李世民手中。

李世民打開一看,瞬間臉色鐵青。

“李建成和李元吉又出手了,而且還是拉攏了徐雲雁?

我不是已經讓人去拉攏他了嗎?並且給他安排了一點小任務。

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會不會心向我這一方,雖然侯君集一個勁的在這裡給他說著好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