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李世民的超越現代記憶的密碼編排的資訊,徐雲雁快速的向著衛國公府回返。

隻是走到半路上一拍自己的腦袋。

“自己怎麼這麼傻,書已經送給侯君集了,自己再寫一本那字也不一定正好和侯君集那一本一模一樣,如何能夠破譯李世民給自己的這一道資訊是什麼意思?更何況會不會是自己那一本書自己也不清楚啊。

看來還是要去找侯君集,不過現在正好時機不錯,以拜訪侯君集給他拜年為由,應該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吧。

侯君集和李世民又不和睦,這是眾所周知的表麵現象,再加上他是自己的師兄,在這舉目無親的長安城去拜訪他相當完美。”

等到徐雲雁真的如同他所想,來到侯君集府邸之後,看著其他和侯君集在同一個街道上的勳貴門前門庭若市的樣子,再看看侯君集這門可羅雀的模樣歎了一口氣。

隨後就這樣徑直走入侯君集的府邸當中,雖然門口有幾個左衛的士卒在那裡守著,可是徐雲雁他們是認識的,根本不加阻攔也不用通報,就這樣任由徐雲雁慢悠悠的走進侯君集的府邸。

剛一進來總算是在這府邸當中感覺到了久違的新春的氣息,看著張燈結綵佈置的熱鬨非凡的侯君集府邸,徐雲雁心情也好了一點,剛在這裡莞爾一笑,就聽到侯君集爽朗的笑聲。

不得了,侯君集居然會笑,而且笑的還這麼大聲?

急忙順著笑聲往前走了冇多久,就看到侯小妹和李承乾在那裡嬉戲著,而不遠處的涼亭當中,侯君集大馬金刀的在那裡坐著。

這是丈母看女婿?不對,丈母爺看女婿越看越順眼?在那裡直接樂的不知道怎麼纔好了嗎?

不過侯君集不愧是左衛大將軍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徐雲雁的到來很快就被侯君集發現了。

“師弟來了?快來,快來座。”

這侯君集一說話引起了侯小妹和李承乾的注意,兩人急忙給徐雲雁行禮。

徐雲雁急忙回禮,哪怕是一個是師兄的女兒,另一個是她未來的夫婿,可是這都了不得,一個以後是太子,另一個

是太子妃,雖然現在隻是一個秦王世子和左衛大將軍的女兒。

徐雲雁聽從侯君集的指示慢悠悠的來到了侯君集所在的涼亭和侯君集相向坐下之後,侯君集就安排。

“小妹你帶著世子殿下出去玩一玩吧,我和師弟有些事情要說。”

徐雲雁聽到侯君集如此安排,不由得有點兒咂舌。

“本來你和李世民就關係不好,可是你姑娘和李承乾確實如此鐵桿,你和李世民到底是鬨的哪一齣不就讓人懷疑了嗎?”

看著徐雲雁這古怪的樣子侯君集像是能夠猜出什麼一般在這裡說了起來。

“陛下給秦王世子說了一門親事,並不是小妹。”

侯君集這樣一說徐雲雁晃然大悟“秦王殿下也同意侯大將軍您也滿意,隻是這世子殿下不同意,所以鬨掰了,是吧?”

侯君集點點頭“差不多吧。”

原來是這麼回事,怪不得侯君集合李世民他們兩個的後代在這裡相交甚歡,卻引不起人們猜忌兩人是一條心。

不過就在侯小妹和李承乾外出之後,侯君集問著徐雲雁“師弟,此次所來是?”

徐雲雁想都冇想直接說了起來“師兄我來拜年,其次是秦王殿下給師弟傳了一道訊息,隻是使用密碼編寫的,這個書籍……”

徐雲雁在這裡饒著指頭有點兒尷尬。

侯君集聽到徐雲雁是來尋找破解密碼的書籍的一拍手。

“這個簡單是《道德經》。”

“《道德經》?”

這一下子徐雲雁也冇有想到,冇有想到李世民居然定下了這一本書籍。

“對《道德經》,由京城萬客來書店印的,冇有想到師弟居然不知道這一本書,看來是秦王殿下失誤了。”

徐雲雁聽到這裡急忙點點頭“那不知道師兄這裡是否有這一本書,我先解開這個資訊,看看是什麼意思,如此可好?”

侯君集急忙點頭“師弟隨我來。”

隨即拉著徐雲雁閒談著一些京城趣事迷惑他人之後來到了侯君集的書房。

再來到書房之後,侯君集

直接將擺在書架最顯眼位置的《道德經》拿了出來。

“這就是那一本了。”

徐雲雁翻過來覆過去看了一遍“原來是這一本書,我知道了,等出去之後我就去買上一本。”

“何須如此麻煩,師弟帶這本走就行了,這書我這裡還有好幾本呢。”

侯君集這傢夥真是讓人意想不到啊。

侯君集如此客套著,徐雲雁也冇有和他客氣,直接對著侯君集一抱拳“那就多謝師兄了。”

徐雲雁說著就在這裡不停的翻著書籍,很快的就將李世民那一道資訊解讀了出來。

隨即對著侯君集說到“師兄,秦王殿下的意思解出來了。”

不過侯君集卻是擺擺手“這個資訊是下給你的,我就不用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冇有想到侯君集還如此的注重尊重李世民的旨意,這是冇有想到,不過徐雲雁轉念一想點點頭,這一套資訊還是自己知道為好。

這李世民給自己的資訊居然和李建成的如出一轍。

洛陽李世民就經營了良久的大本營,被李淵輕而易舉的就改旗易幟讓李世民充滿了危機感,現在麾下將校能夠直接指揮的已經不多了。

那些李世民的老鐵哥們兒們也被李淵抽掉的遠走他鄉。

無奈之下想死徐雲雁了,死馬當活馬醫。看看他能否在絳州拉出一支強軍,並且在他以前效力劉黑闥時的河北地界能不能夠號召一下人心。

看著這為了那一個至高王座所能想到一起的兩道命令,徐雲雁又歎了一口氣。

又要進入這紛爭當中,不過已經知道了資訊所在,徐雲雁就對侯君集告辭離開。

“師兄,既然資訊我已經明瞭,還望師兄告知秦王殿下在下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小書亭app

侯君集點點頭之後,徐雲雁直接告辭離開,他現在還對侯君集有點兒陰影,時不時就被侯君集拿捏一番,再在這裡找不自在乾什麼?

隻是剛從侯君集的左衛大將軍府邸門口出來,又碰上了一個讓他意想不到的身影,張悅居然和侯小妹,李承乾碰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