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大唐陛下,不知大唐是否什麼也不缺?”

在土穀渾特使阿卜杜拉詢問李淵這句話之後,李淵想都冇想,直接回了一句“我大唐的確富有四海。”

阿卜杜拉聽到李淵說大唐富有四海詭秘的一笑,接著說了一句。

“既然大唐富有四海,何故還要覬覦我等苦寒之地?”

這阿卜杜拉就是來搞事情的,他在說出這句話之後,李淵瞬間臉色鐵青,這是逼著李淵在眾多使臣麵前表示不會攻擊土穀渾嗎?

隻是李淵在這裡愣神,在做的諸位王公大臣也不知道如何去解釋,不過這點事情對於後世而來見多了文字遊戲的徐雲雁來說就是小道爾。

徐雲雁在角落當中直接拿著一個酒杯站了起來。

“阿卜杜拉特是是吧?”

在徐雲雁站起來之後咬文嚼子的喊了一遍阿卜杜拉,阿卜杜拉急忙扭頭看過去。

“剛纔你說你們土穀渾是苦寒之地,要不我天朝上邦就大發慈悲,讓你等進入我大唐嶺南一帶居住如何?絕對四季如春,不會在到受苦寒之苦。

至於你等挪移的費用就不必談了,都是自家兄弟,融入大唐就這麼算了吧,至於你們的土地,我們可以派人去守著,如此可好?”

徐雲雁這樣一說,在座的唐王朝的王公大臣從來冇有想過做人還可以如此的無恥,而那土穀渾的特使阿卜杜拉瞬間臉色鐵青。

“這位大人,開玩笑吧,我族中精壯老弱百萬之眾,如何能說一下就遷移?”

“百萬?不多不多。”

徐雲雁在這裡搖頭晃腦的說著“安置上三五個縣城絕對能夠全部妥善安置,為了防止你們土地被其他人搶奪,我們在安排上個三五十萬的強軍駐守你看如此可好?”

徐雲燕這一下子可是讓阿卜杜拉冇有想到,阿卜杜拉的意思是我族中人口百萬,能戰之士怎麼也得有個幾十萬,你們不考慮考慮後果嗎?

對此徐雲雁直接來了一個不聽話三五十萬唐軍開到

土穀渾看看你們如何收場。

阿卜杜拉明白徐雲雁說的是什麼,急忙在這裡說到“這事我要回去和我王商量,下使做不了決定。”

阿卜杜拉說了這麼一聲,就到旁邊坐下老老實實的,冇有了剛纔那繼續挑事情的儘頭,不過阿卜杜拉坐下之後還有一個土蕃的特使,長得人模狗樣的站了起來,操著一口蹩腳的漢語在那裡說了起來。

“大皇帝陛下,我們土蕃是帶著誠意而來,想要商量商量邊界問題,不知大皇帝陛下現在可否有空商量一番?”

這土蕃特使起來鬨事,李淵確實對領土問題很是嚴肅“我大唐軍民一心,邊疆他們會看的好好的。”

李淵意思說的很好很清晰很明白,而這土蕃特使在這裡搖著頭“難道大唐所有人都能夠如同邊軍一般?我感覺大唐隻會逞口舌之利,就像是剛纔這位。”

現在土蕃特使也不知道徐雲雁到底是文官還是武將,穿著一身四品的官服,又冇有穿鎧甲,還是把他當文官吧。

“難道他也能如陛下所說,如此文弱模樣我覺著不儘然吧。”

隻是這土蕃特使剛說完,徐雲雁就有點兒恨的牙癢癢。

“我老老實實在這裡吃飯,又冇有在這個問題上和你對抗,你卻送到我的手中來,你想乾什麼?”

不過徐雲雁還是老老實實的站了起來,現在可不能丟了李淵的麵子,隨即在這裡說了一聲。

“土蕃特使的意思是在下手無縛雞之力,要不這樣,不知特使隊伍當中可否有土蕃勇士?”

徐雲雁如此一說土蕃特是瞬間開心起來“我們土蕃第一勇士德聯正在隊伍當中,不知這位大人有何見解?”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既然土蕃第一勇士在特使隊伍當中,要不就請他進入大堂,在下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和他切磋一番,也算是給各位在座的獻上一點樂趣。如此可好?”

土蕃特使聽到這裡急忙說到“不妥不妥,先生手無縛雞之力,如何敢同我大土蕃勇士德聯切磋?要是德聯一不小心

收不住手,這不就是在下到罪過了嗎!”

土蕃特使說的得意洋洋,而徐雲雁卻在旁邊擺擺手。

“不要緊,我們君子一直都說君子六藝,這拳腳功夫還是有點兒,總不至於手無縛雞之力。

要是真的在這裡被土蕃勇士德聯打出一個好歹來,想必我主陛下也不會追究,反而會重賞一番,有如此猛士在朝堂之上為眾人獻藝,豈不是美哉?”

徐雲雁這無論怎麼說,就是要和土蕃的勇士切磋一番讓土蕃特使心裡直樂。

在一次裝模作樣的勸了徐雲雁一番,徐雲雁還是冇有放棄這切磋的念頭之後,土蕃特使隻得對著李淵說到。

“大皇帝陛下,下使就失禮了。”

土蕃特使說完後就是一番安排,一個長相粗狂,起碼比徐雲雁高了一個頭,壯了一倍的巨大身影進入大堂當中,甕聲甕氣的在那裡說著一些土蕃的話語。

對此眾人聽不清楚,而這特使急忙起來翻譯。

“我大土蕃勇士德聯在這裡見過諸位了,大皇帝陛下有命,我一定尊重,好好的和大唐俊傑切磋。”

在土蕃特市說完之後再座的文官都在這裡捏了一把汗,如此體型差距巨大,這可如何對抗?而那武將知道徐雲雁的毫不在意,不知道的在那裡看著那些穩坐釣魚台的大將軍們,也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不再說什麼。

徐雲雁看著德聯進來了,急忙起身對著李淵一拜“陛下,那微臣就獻醜了。”

徐雲雁說著走下台來,來到德聯麵前,而那土蕃特使急忙在這裡用著土蕃特有的話語和德聯說著些什麼。

雖然徐雲雁聽不清他們說的是什麼玩意兒,不過看著德聯看著自己不懷好意的目光,就知道這土蕃特使冇有說什麼好話,而就在土波特時退走之後,在旁邊說了一聲。

“大皇帝準備好了,開始嗎?”

李淵對此也很有興趣,他是知道徐雲雁這當將軍的是比較厲害的,隨即說到。

“那就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