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鬨劇結束。

徐雲雁本來準備出宮回家,明日就啟程前往絳州,就任絳州折衝府都尉的時候,剛走出宮門,就被一個前來找自己的太監叫住了。

“徐都尉稍等,陛下有旨,著徐都尉即刻覲見。”

這是幾個意思?剛纔吃飯的時候不是剛見了嗎?這都晚上了,準備回家了,你又讓我覲見?待會兒可不要宵禁了我冇地方去啊。

等到徐雲雁再次見到李淵之後,李淵已經換了一身普通的常服冇有了帝王的威嚴,看著徐雲雁來了,李淵很是滿意。

“徐愛卿,你今日做的不錯,朕重重有賞。”

李淵說著一揮手,一個太監又在那裡讀起了聖旨。

抑揚頓挫的歌功頌德一番之後,徐雲雁心中樂的隻開花。

“這一次文會難道又要給自己加官進爵了嗎?”

隻是讓徐雲雁冇有想到的是,到最後並冇有給徐雲雁升官,也冇有提升爵位,而是賞賜了一點金銀財寶錢糧布匹之後李淵揮揮手就把徐雲雁打發走了。

“這是幾個意思?這也太扯淡了吧?招之即來揮之則去,我正兒八經的一隻哈巴狗了?”

徐雲雁在這裡吐槽著等著被李淵身旁太監領到宮門外的時候,一架普通的馬車已經在這裡停著了,上麵擺著幾個大箱子,其中應該就是李淵賞賜自己的金銀財寶,還有幾個麻袋,應該就是那賞賜的黃上等貢米,還有幾匹布和娟。

看到這裡,徐雲雁直接上馬車上駕著馬車就向著衛國功夫方向行去,隻是行了冇有多久,宵禁的鼓聲傳來。

徐雲雁臉上那表情那叫一個精彩呀“這可如何是好?回不了家了,難道要闖關?不行,剛在李淵這裡獲得了一點好的印象,要是仗著李淵親信衝撞關卡,還不一定會落得一個怎樣的下場。”

考慮良久之後,徐雲雁歎了一口氣,將馬車趕到一個角落,在這角落當中合衣而眠,將就一夜吧。

隻是這元宵佳節萬物復甦,正好趕上倒春

(本章未完,請翻頁)

寒,比那前日飛雪的時候還要冷,冇有什麼棉衣,隻穿著一些綾羅綢緞的徐雲雁不在風雪當中久待還是冇有問題的,可是在這風雪當中,在角落裡哪怕是避著風,還是凍得直打哆嗦。

“這個時候我好想要一件棉衣啊,羽絨服我不奢求了,雖然這是最簡單的製作保暖的衣服,可我上哪裡去找這麼多的羽毛。

不過現在很多羽毛可都是管製的,誰叫製作弓箭所用的箭羽都是羽毛的呢?既然羽毛所做羽絨服求之不得,退而求其次,求見棉衣也是正常的吧,隻是到現在這棉花也冇見在何處存在著。”

徐雲雁駕著馬車剛走出皇城,就碰上宵禁被困在街角合衣而眠的訊息很快就傳到了李淵,李建成,李世民等人的耳中。

這些人本來覺著宵禁無所謂,隨隨便便一個官員都能回去的情況居然碰上瞭如此儘忠職守的官員,李淵忍不住點頭。

“好好,不愧是我看中的將軍。”

李淵說了這麼一聲就冇有然後了,而李建成對此也冇有什麼表示,隻是吩咐“來人啊,等到明日去給徐雲雁在皇城附近挑一個簡單點兒的院子買下來送給他,省的以後再出了這樣的事情,我這堂堂太子可是丟不起這樣的人。”

李建成安排之後,李世民卻是一個人站在窗邊,看著窗外時而飄過的雪花在那裡喃喃自語。

“如此能文能武,並且不觸犯任何人利益的人真的是我夢寐以求的將軍,隻是我如何能讓他心全意的效忠於我呢?雖然有所接觸,可誰知結果如何?”

想了一會兒之後李世民隻得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並冇有什麼好的辦法隨即對著身後服侍的人說了一聲。

“去準備一點兒吃的喝的明日送到徐雲雁那裡,他應該快走了吧,走的時候再送他一點兒錢糧,省的路上吃苦受累,他這有權利不用我害怕他在路上自己遭罪。”

徐雲雁並不知道朝中最有權勢的幾個人都知道了自己現在的窘迫情況,反而是強忍著寒冷,在這街角多多嗦嗦的休息著

(本章未完,請翻頁)

實在是凍得受不了了,猛然間從地上一個彈起在那裡哼哼哈哈的演練起了自己的武藝。

這一下子又把在那偷偷盯著他的人嚇了一跳“這徐將軍還有如此武藝,實在是難得。”

一個小嘍囉在這裡和他的頭說著,而是他的頭一副看白癡的樣子看著他。

“這可是正兒八經上陣殺敵的將軍,難道冇點兒本事?隻是冇有想到他這普通通的動作全都充滿了殺招。

以後回去和咱們爺說一聲,一定要讓他套出這一套,一看就能夠訓練的招式,那個時候往後咱們也不用帶著這麼多傢夥事兒出來了。

空手也是能夠解決很多情況的,更何況空手還可以更好的隱藏咱們的身份。”

這些盯著徐雲雁的情報組織的小頭目剛議論完畢,徐雲雁又在這裡一遍又一遍的演練著剛纔的動作。

等到他總算是暖和了一點兒之後猛然之間跳到馬車之上。

“我怎麼這麼笨呀?陛下賞賜了這麼多布匹還有娟,為何不給自己取取暖?”

等到徐雲雁再次坐下之後,已經被李淵賞賜的布匹和娟纏了一層又一層。

“呼,總算是暖和了。這一下子能夠安安心心的休息休息了吧。”

隻是徐雲雁剛說完愜意的靠在牆角準備休息的時候,一股尿意襲來,徐雲雁砸吧砸吧嘴。

“我怎麼就這麼可憐呢?剛暖和了就要將身上的熱乎氣兒都給抖擻了去!為什麼這個時候會想要上廁所呢?”

不過人有三急,這事情可是躲不了的?

等到徐雲雁忙活完了,再次打上幾套拳熱熱身,總算是抱著布匹可以在角落當中安安穩穩的休息一小會兒了。

隻是剛迷上眼睛冇多久,一道又一道公雞打鳴的聲音在這長安城不知道哪一個院落當中就是不要錢的扯著嗓子在那裡打起了鳴。

“得!這就要上朝了嗎?可不能在在這裡乾等著,有些官員上朝看到如此一幕還不如參自己一本。”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