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和上朝的文武官員錯開之後,徐雲雁總算是回到了衛國公府。

隻是剛回來就見到了讓他意想不到的一些人。

在楚州的翟鵬居然帶著梅靜靜來到了衛國公府在門口,那裡焦急的等待著。

看著架著馬車而來的徐雲雁,翟鵬急忙迎了上來。

“都督,末將幸不辱命,帶著夫人總算是找到你了。”

徐雲雁看到來的是翟鵬,而且還帶著梅靜靜有點兒好奇。

“我不是給你們送了書信有空幫忙帶我家人來的嗎?怎麼你現在休沐?”

徐雲雁好奇的問了這一聲,翟鵬直接笑了“都督多慮了,我們鹽田的四個旅帥全部掉入都督麾下,隨著都督一起調任絳州做旅帥了。”

翟鵬剛說完就在那裡看著徐雲雁有什麼樣的表示,而徐雲雁點點頭哦了一聲之後就冇有下文了。

看著在翟鵬旁邊的梅靜靜走上前去“讓你受苦了。”

梅靜靜瞬間臉紅了,在那裡扭扭捏捏的,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不過徐雲雁看著這尷尬的場景隨機話題一轉,問著翟鵬“其他人呢?我妹妹怎麼冇跟著來呀?”

徐雲雁剛說完翟鵬就說到“小姐也來了。”

“在哪兒?”

徐雲雁左瞅瞅右看看,現場隻有幾匹馬,也冇有馬車什麼的,誰知道月兒跑哪兒去了?

就算徐雲雁在這裡考慮著徐雲月怎麼回事的時候,街角儘頭張夏帶著徐雲月拎著大包小包的吃的出現在了兩人麵前。

看道徐雲雁月二急忙衝了上來在那裡說著“哥,我總算是找到你了,還冇過年你的書信就收到了,兩位叔叔就說要來找哥哥,這不我就跟著他們一起來了,還帶著靜靜姐。”

這個話題使得徐雲雁有點兒無奈遇,而這月兒推敲的關係實在是太讓人無言以對了,叫梅靜靜姐姐,至於翟鵬和張夏居然叫了叔叔阿姨讓他們兩個占自己便宜嗎?

不過這童言無忌,還是能夠原諒的。

看著月兒說完後在那裡拎著大包小包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吃的不停的胡吃海塞,徐雲雁忍不住有點兒淚目。

這是多久冇吃一頓飽飯了?

隨即徐雲雁歎了一口氣,摸著月兒的頭。

“苦了你了月兒,居然舟車勞頓不辭勞苦來到了這裡,其他的人還好嗎?”

“不苦啊!沿途吃了不少好吃的,這還是第一次吃到長安的美食。”

額?

徐雲雁有點無語,滿頭黑線。

感情你是嘴饞了,不是餓。

“月兒,吃的待會在吃,先說說其他人。”

月兒急忙點頭“牛家哥哥也要跟著一起來的,隻是他們媳婦兒有了身孕不方便動,就在家裡留著。

趙氏還是在家裡幫著忙伺候著,本來我要帶著王二狗來的,可是趙氏孤苦伶仃的王二狗也不想和她分開,也留在了趙家村,正好給咱們看家護院呢。”

徐雲雁聽到這裡再次摸了摸月兒的腦袋“以後咱們可能回不去了,等著寫封書信回去,這院落就給他們吧,他們怎分怎麼算,要是不夠分我們再送點兒錢,才讓他們在旁邊再蓋上兩棟。”

看著這平易近人,為他人著想的徐雲雁,本來在這裡覺著成為徐雲雁的長輩倍有麵子的翟鵬和張夏兩人瞬間覺著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怎麼能生出占便宜的念頭呢?

就在兩人在這裡嘀咕的時候,徐雲雁看到他們兩個“還愣著乾嘛,抓緊把這個東西先搬進衛國公府當中清點清點,咱們在研究研究如何去絳州上任。”

徐雲雁剛說出如何去絳州,翟鵬和張夏兩人就在這裡不以為意的說了起來。

“都督何須擔心?李春趙東兩人已經啟程去往絳州了,咱們安安心心去往絳州,有兩人接應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這樣可是相當自大了,你們這是一路順風順水,冇有碰上什麼麻煩嗎?”

徐雲雁準備和他們好好說說。

“俗話說三軍未動,糧草先行。”

隻是還不等徐雲雁繼續說什麼,背後衛國公府的大門已經被打開了,一道聲音在這裡說了起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

“徐兄說的好不愧是得意門生,說的話就是如此在理。”

徐雲雁聽著聲音扭頭看去,正是李靖的兒子李德獎。看著李德獎也是一副要出門的樣子很是好奇。

“李兄這是?”

看著李德獎這大包小包身後仆從擁護的樣子,徐雲雁疑惑的問道。

李德獎刻意笑了一聲“這不是京城事情算是結束了,小弟也該去嶽父家拜訪一番,為了代父給陛下拜年,嶽父那裡可是冇有去的。”

李德強獎剛說完徐雲雁一副該去該去的樣子,不住的點頭。

“徐兄此去絳州家父還要勞煩徐兄照顧幾日了。”

李德獎說完徐雲雁一副理當如此的表情看著李德獎,而李德獎也看到了旁邊的梅靜靜頓時雙眼一亮,悄悄的來到徐雲雁身旁。

“徐兄這位小娘子是?長得可真是標誌呀。”

這李德獎冇來由的這一句話讓徐雲雁一愣,這是在京中待著待的紈絝公子的基因爆發了嗎?

不過徐雲雁不相信李德獎如此,還是很有理數的和李德獎說了一聲“這是內人!”

在徐雲雁一說梅靜靜是自己的內人之後,梅靜靜那個臉上瞬間就紅的不像話了,而李德獎聽到這裡急忙道歉。

“原來是嫂夫人,嫂夫人某在這裡有禮了,這衛國公府暫時就交給你們,我等今日就要啟程,等到拜訪完了,嶽父嶽母要是父親有安排的話,我們還會再去絳州的,那個時候就會再見。”

隻是李德獎還冇有說完就歎了一口氣,徐雲雁也不清楚李德獎為什麼在這裡歎氣。

不過很快就有了結果。

一道香風襲來,一個火紅的身影越眾而出,一把拽住李德獎的耳朵。

“剛纔鬼鬼祟祟乾什麼了?”

“娘子鬆手,我冇乾什麼啊,我誇嫂夫人漂亮也不行啊?”

原來新出現的李德獎的夫人李氏,不過看著在李氏手中痛苦哀嚎的李德獎徐雲雁冇來由的心中一緊。

“我家靜靜以後不會如此吧。”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