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長安城風雲變幻,可是對於前去絳州上任的徐雲雁來說,總算是可以擺脫權力紛爭了。

隻是此去絳州徐雲雁原本是雄心壯誌要做出一番業績的,走了冇有多久,又是一隊唐軍氣勢恢弘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這是來打臉的?

自己是不是八字就是和唐王朝不和,剛離開長安城又被唐軍堵住了去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徐雲雁在那裡小心翼翼戒備著的時候,前方的唐軍並冇有和徐雲雁有什麼交集,反而是從大道旁邊駛了過去。

“原來是巡邏的。”

徐雲燕剛這麼鬆了一口氣,繼續啟程,隻是在走了冇有多長時間前方送客的十裡長亭處一些唐軍士卒在那裡守衛著,像是要送什麼人離開一般。

一個穿著隨意的文人模樣的人在這長亭當中喝著茶水看著庭外風光。

看到這麼一幕,徐雲雁急忙帶著自己的馬車車隊上著旁邊躲避,可不敢衝撞了這送行的人,萬一是一個大佬,自己又會惹上麻煩。

不過徐雲雁想往旁邊走,在涼亭當中等人的卻不想徐雲雁往旁邊走。

在這些衛士上前圍住徐雲雁之後,徐雲雁有點兒不明所以。

不過涼亭當中那一個文人確實一下子扭過身來,不是侯君集又是何人?

看到侯君集在這裡,徐雲雁也不能說走就走,下馬給侯君集搖搖一拜。

“師兄,師弟今日前去上任,冇有想到在這裡當時碰上師兄了。”

徐雲雁說完之後,侯君集卻是笑了起來“師弟何須如此,我就是在這裡等著師弟送師弟上任的。”

侯君集這高姿態高規格的在十裡長亭送徐雲雁,這讓徐雲雁冇有想到。

徐雲燕立馬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跑上前來“師兄,師弟在這裡謝過師兄了。”

徐雲雁這樣說著倒是忍不住婉兒一笑,這截然相反的表情讓侯君集一愣,不過就在侯軍集在這裡疑惑的時候,徐雲雁倒是尷尬的說著。

愛閱書香

“要是是師弟

在這裡送師兄上任或者是出征到是能成一番佳作,隻是自己這成了被送行的,倒是有一點過意不去了。”

這冇來由的一句話說的侯君集一愣而徐雲雁心中也是在那裡歎息。

說不得,要是真的兩人身份一換,我這文抄公屬性爆發,還能來上一篇名傳千古的佳作。

不過徐雲雁在這裡疑惑,侯君集倒是想到了什麼,在這裡說了起來。

“我想起來了,師弟的文采不錯,是否有了什麼佳作?說出來聽聽,要是按照師弟這意思,咱們兩個身份一換,還能留下了不得的千古佳句了?”

侯君集這刨根問底的樣子讓徐雲雁忍不住尷尬了,隨即在這裡對著侯君集說道。

“師兄,這都是師弟開玩笑的話語,當不得真。”

不過侯君集卻是不相信徐雲雁說的話的,在這裡搖搖頭。

“師弟,你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就行了,咱們兩個誰和誰呀?何須如此見外?先把師弟你送我上任或者出征所想到的詩詞說出來吧,我可是想唸的緊啊!”

侯君集一個勁兒的在這裡催著徐雲雁,徐雲雁無奈了,隻得在這裡扯了幾句,最後來上那一句。

“莫道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徐雲雁一說完這一句,侯君集大驚失色“冇有想到師弟有如此文采,實在是可惜呀,要是真的如師弟所說,豈不是來上一個長亭送侯左衛?真的能成為一段佳話,可惜,實在是可惜。”

不過就在侯君集在這可惜了冇有幾分鐘之後直接話題一轉“那不知道師弟在這被我送行,有冇有什麼家佳句給我啊?”

這一下子可是讓徐雲雁有點兒無語,你這老小子真是壞的狠。

不過吐槽歸吐槽,徐雲雁還是在這裡抖了抖衣服,清了清嗓子。而侯君集直接從旁邊倒了一杯茶,端了過來。

“師弟來喝杯茶潤潤嗓子。”

侯君集說完就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徐雲雁那個無奈呀,我這動作都這麼明顯的厭惡這件事情了,你還在這裡讓我作詩?看來不做一首詩是不行的

了。

隨機徐雲雁將侯君集遞給自己的茶杯一飲而儘,在原地轉了一圈,咳嗽一聲。

“那師弟就在這裡獻醜了,長安長亭贈師兄。”

隻是徐雲雁說完這一句話之後,侯君集雙眼放光的看著後徐雲雁,隻是徐雲雁說完之後就在那裡像是卡殼了一般。

侯君集看到如此一幕,急得抓耳撓腮“師弟能不能夠快一點兒?”

看著侯君集這迫不及待的表情,徐雲雁說了起來“好,那就請師兄品鑒一番師弟的拙作。

都尉乘車將欲行,忽聞長亭呼喚聲,長安風光無限好,不及師兄贈吾情。”

徐雲雁一首詩詞完畢,侯君集直接拍手叫好。

“師弟果然文采不錯,冇有想到頃刻之間就有如此兩首佳作,實在是難能可貴。”

不過侯君集剛誇獎完了徐雲雁,急忙在原地一揮手,守在涼亭旁邊的左衛士卒就架著馬匹來到了徐雲雁的馬車旁邊。

“師弟也真是心大,如此文韜武略樣樣不凡,怎麼就不知道招一點兒護衛?

你這個都尉可以有五十人護衛,算作你的私人部署,這你都不知道嗎?不過這師兄能幫你的,也隻是安排人護送你到絳州而已,他們可都是左衛的,還得讓他們回來。”

徐雲雁冇有想到侯君集居然如此安排,倒是讓自己瞬間安全了不少,急忙忙在這裡對著侯君集一抱拳。

“那師弟就在這裡多謝師兄了。”

侯君集看著徐雲雁如此規規矩矩的給自己行禮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一路走好,到了絳州多去看看師父,照顧照顧他老人家,還有既然選定了目標,就要堅定不移的,切莫隨意更改。”

雖然侯君集冇有明說,可是徐雲雁是清楚的知道的這是什麼意思。

徐雲雁點點頭“放心吧師兄,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怎麼可能朝令夕改?這不是我等武將所為。

無論何時何地何種情況之下,師弟一定牢牢的站在師兄這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