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車當中梅靜靜總算是安撫住了月兒之後,徐雲雁放心了。

上前看著和月兒真實差不多年紀,連身高都差不多的少年說到。

“你很不錯,不知這位小哥姓甚名誰,家住何方?我等也好找個機會去謝謝小哥。”

徐雲雁如此客套,而這小孩兒卻是不以為意的搖搖頭。

“何須如此,大丈夫在世就應該提三尺劍擊殺如此欺壓良善之輩,何須如此客套?若是有機會我碰上他們,還會再和他們鬥一鬥的。”

“大丈夫……”看著眼前小孩張嘴來出一個大丈夫,徐雲雁有點想笑。不過還是冇有打擊他的積極性。

“好有骨氣,以後要是有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我,隻要不是違背道義的事我絕對能幫你就幫你,無論什麼困難,在所不辭。”

徐雲雁輕而易舉的許下了這一個諾言,而這小孩兒也並冇有相信,反而是疑惑的看著他。

徐雲雁哈哈笑了一聲“小孩兒還冇有說你叫誰呢?是何地人氏?”

這小孩兒倒也機警,看著徐雲雁問了一句“也不知道你是誰,你這一個勁兒的問我是誰乾什麼,更何況聽著你的口音也不像是本地的。”

“對,我不是本地的,我以前是北地觀州的,隻是這觀州也有一段時間冇有回去了,在南方待了一段時間躲避戰亂,也有了一點南方的口音。”

這小年輕喔了一聲之後還是在這裡看著徐雲雁,一副你說了這些,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我該上哪裡找你幫忙的表情看著他,讓徐雲雁撓了撓腦袋。

“某家徐雲雁,就在這絳州待著了,以後有事就來絳州折衝府找我。”

“你是當官兒的?”

徐雲雁迫於無奈說出了自己的身份之後,小青年一臉驚訝的看著徐雲雁問了這麼一聲,不過問完之後直接說了起來。

《仙木奇緣》

“小子薛禮見過大人。”

薛禮?

這兩個字,可是把徐雲雁雷的外焦裡嫩,這可是以後頂頂有名的三箭定天山,脫帽退萬敵,仁義高句麗的薛仁貴啊!

怪不得如此年少有為。

既然知道了你是誰,怎麼可能放你走?

女作者急忙上前拉住他“原來是薛禮小兄弟,何須如此客套,我見你如此有勇有謀適合當個將軍。我給你找個師父怎麼樣?”

在徐雲雁表現出一副要拐賣薛禮的樣子,讓薛禮忍不住有點惡寒。

“不了。我還要回家照顧俺娘。”

薛禮推辭,徐雲雁可不會放棄。

“不要緊,我給你找一個師父,你空閒時間去學習,你娘我出資給你照顧著,你看如此可好?我給你找的師父,那可是正兒八經的有名有姓的大將軍啊。”

徐雲雁這不說還好,一說完全就像是在這裡拐騙孩子一般,然後眼前的薛禮連正眼都不看他急忙扭身就要向著旁邊走去。

“哎,哎,哎,我說的是真的,你如果和我在一起,我真的給你找一個師父。

你難道不知道在你們龍門縣九連山有一個兵法大家?”

徐雲雁說出這句話之後,薛禮止住了腳步,扭頭看著徐雲雁。

“你不會騙我吧?這九連山誰不知道是一個荒郊野地,居然還有兵法大家在這裡,你這是忽悠我呢?”

薛禮明顯是不相信的樣子,而徐雲雁更是心中直得意。

“誰說九連山冇有兵法大家,你隨著我去,難道我這絳州折衝府都尉還會騙你不成?”

“什麼?你是絳州折衝府都尉?”

徐雲雁得意洋洋的看著眼前吃驚的薛仁貴“怎麼樣?現在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徐雲雁那個得意啊,也不能在這未來的名將麵前掉了自己的麵子。

薛禮看著徐雲雁自曝身份之後,在左看看右瞧瞧“你這麼年輕就成了絳州折衝府都尉?不知道你是跟著誰學的。”

徐雲雁剛以為薛禮會在自己麵前崇拜自己一番,冇有想到薛仁貴直接話語一轉。

“我怎麼覺得你像是靠關係才登上這絳州折衝府的?你剛纔說你是觀州人士,觀州年前才平息了,你還在南方躲避了戰亂,

怎麼可能會有戰功讓你做這武將的絳州折衝府都尉?肯定是混關係的,你這樣的人說出的話我不信。”

而在旁邊的翟鵬和張夏兩個人聽著徐雲雁一個勁兒的在這裡抬舉薛禮,而薛禮還在這裡一個勁兒的嘲笑徐雲雁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隻是他們剛笑了一聲,翟鵬就覺著有點兒臉麵無光,隨即咳嗽的說道。

“你這小娃娃好不知道好歹,我家都督可是在雲州憑藉老弱病殘大破突厥突利可汗十萬鐵騎的,難道這些功績還不能當一個區區的折衝府都尉嗎?就算是再做個都督也是理所應當的。”

翟鵬剛說出這一句話之後,張夏又在旁邊補充著。

“那可不,俺們都督可是從雲州去了楚州,又領著楚州折衝府參與平定南方輔公炳叛軍,難道這都是假的?我家都督這官職可是實打實的拚來的。”

在翟鵬說出徐雲雁曾經是雲州大破突厥的都督的時候,薛禮已經是震驚的不行了。

張夏又說出徐雲雁在南方的戰績之後,薛禮急忙給著徐雲雁行禮。

“大人贖罪,小子太自以為是了,覺著大人如此年輕,應該是靠關係,實在是罪過。

既然大人如此看得起小子,要是小子該不是好歹,可就真的是好心當成驢肝肺了,小子在這裡就跟著大人了,大人但又差遣小子無有不從。”

冇有想到自己這一點兒戰績居然能輕而易舉的折服了薛仁貴,徐雲雁心中那個美呀。

就算是到了後世,他如果寫一本書,你看看我可是對薛仁貴招之即來呼為之則去的將軍,這可是無上的榮光啊。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樂嗬嗬的時候,在馬車當中的梅靜靜探出腦袋。

“夫君,咱們還是早點兒起程吧,這月兒好不容易哭累了睡了,可不能再在這裡耽擱了,這裡環境太差了。”

徐雲雁點點頭“那咱們走。”

瞬間一聲之後拉著薛禮就塞到馬車當中“你到馬車當中去,我帶著你去龍門縣,等到一切安頓好了之後,我真的給你找一個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