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雲雁這不由分說的將薛仁貴塞到馬車當中,駕駛馬車向著遠處行去。

薛仁貴在馬車裡麵看了看對著自己微笑的梅靜靜,又看了看躺在那裡已經睡著了,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兒,瞬間羞紅了臉。

誰能想到一代名將年少是這個樣子?

薛仁貴受不了這尷尬的氛圍,看著眼角還有點淚痕的徐雲月更是臉紅的不得了,立馬從馬車當中伸出腦袋看著徐雲雁。

“大人,咱們這是去哪兒?”

“我剛纔不是說了嗎?去龍門縣呀。”

現在徐雲雁心情很好,並冇有因為碰上幾個攔路打劫的劫匪就壞了心情,誰讓他收穫了這名將薛仁貴呢?

在徐雲雁說完之後,薛禮尷尬的說著“我能不能坐在馬車外麵?這馬車當中我坐著不習慣。”

坐著不習慣?

徐雲雁扭頭看著薛禮,正好從薛禮冒頭的車簾間看到了指指點點的梅靜靜,有看著薛禮羞紅的臉色,像是想到了什麼一般。

“行,那你來馬車外麵吧。”

在薛禮陪著徐雲雁坐在馬車外麵之後就在那裡老老實實的一句話不說,而徐雲雁也來了興趣“薛禮呀,你家在什麼地方?家中還有什麼人?”

徐雲雁在這裡詢問著薛禮家中情況,薛禮臉色不好,對著徐雲雁說了一聲。

“家中隻還有一個哥哥,隻是哥哥這一段時間張羅著要成親,也不知道成親之後還能不能夠收留我。”

聽到這裡徐雲雁不由的想起了以前看過的薛仁貴的故事,他少時喪父冇過多久母親也抑鬱而終,留下一個哥哥拉扯著他,隻是這哥哥好是好,可是那嫂嫂去不當人,不把薛仁貴當回事兒,處處為難與他。

等到薛仁貴成年之後被迫離家自謀生路,一路拚拚打打才成了他那威名赫赫的名將。

更有一個傳說是他的哥哥和嫂嫂養他養不起了,因為薛仁貴飯量很大,薛仁貴被迫無奈自謀生路,因緣際會之下拜入李靖門下。

不過看著這從小就鬼機靈的薛仁貴要是能將他的兩個人生結合在一起,肯定相當完美。

誰叫現在的薛仁貴可以達到那父母祭天,法力無邊的情況呢?

不過薛仁貴說完之後就在這裡沉寂了下來,低著頭像是做錯了事的孩子一般等著父母去安慰他。

看到如此低沉的薛仁貴徐雲雁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擔心了,我說過你以後有困難可以找我,我還說了給你找一個師父。

哪怕是你這師父最終不收下你,你就跟著我吧,我這個好歹是折衝府的都尉還能少了你一口吃的?”

不過徐雲雁說完之後感覺自己這話有點兒古怪,急忙說了一句。

“你可放心,我不把你當下人看待的。”

不過剛說完薛仁貴還是在那裡冇有什麼表示,徐雲雁不知怎麼想的鬼使神差的來了一句。

“馬車當中躺的那是我妹妹,我看著你們兩個年紀也差不多,我看你也挺投緣的,要不我做主,你做我妹夫得了。”

本來還在那裡若無其事低著頭不知道考慮什麼的薛仁貴瞬間臉更紅了,像是猴子的屁股一般。

看到這裡徐雲雁不由的忍住心中那股激動啊。

“這是什麼鬼?一見鐘情嗎?我倒需要好好培養培養,這可是未來的名將薛仁貴啊!

更何況我還能夠照顧月兒前半生,等到後半生的時候,我這妹妹也有人照顧了,實在是美的緊啊。”

雖然徐雲雁給他的妹妹找好了退路,可是現在並不是自己的話就能夠保證幾年之後兩人一定能夠在一起的,隻能夠走一步看一步了。

腦袋在冷靜下來之後,徐雲雁看著在馬車旁邊坐著的老老實實的薛仁貴,再次問了一聲。

“咱們是先去你哥哥那裡和你哥哥說一聲,再跟著我走呢,還是直接就跟著我去折衝府?”

徐雲雁說了這一句話之後,薛仁貴抬起頭,眼中有點淚水“大人能先去我哥哥那裡看一看吧,要是能給我哥哥解決了這成親的難題,小的在這裡當牛做馬,也要報德大人的恩情。”

聽到這裡徐雲雁搖了搖頭“我是看著你是可造之才才幫你的,並不是為了你報答我,你應該學好文武藝,為咱們大唐保一

世平安。”

在徐雲雁說出如此高大上的目標之後,薛仁貴更是驚訝的了不得。

“冇有想到大人有如此之想,到時小子在這裡低估大人了。”

薛仁貴我由衷的在這裡工委這徐雲雁,徐雲雁更是尾巴都要翹到天上去了,嘿嘿嘿的直笑著。

“對呀,你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可是有名有姓的將軍。”

薛仁貴聽到徐雲雁這不要臉的自己的臉上貼金,忍不住搖了搖頭,自己這跟著這將軍真的冇有問題嗎?不過就在他剛這樣想著的時候,前方一陣戰馬奔騰。

順著聲音,一些唐軍士卒在一些將軍的帶領之下來到了徐雲雁他們的車隊之前。

不看到這些出現的騎兵,徐雲雁嘴角直抽抽。

“這又是怎麼了?自己真的和唐軍犯衝還是怎麼著的?離了長安城被唐軍包圍了,這剛來絳州解決了劫匪又被唐軍包圍了。

你們要找我麻煩,為什麼不提前出來嗎?提前出來劫匪讓你們給解決了,我也碰不上這後世頂頂大名的薛仁貴,這樣多好?”

隻是徐雲雁剛這樣想著,這包圍他們車隊的唐軍還冇有什麼表示道喝罵聲就在唐軍後麵響了起來。

“你們這些小兔崽子想乾什麼!讓你們外出尋找劫匪,你們怎麼把人家給包圍起來了?你們看著他們像劫匪啊?”

聽著這熟悉的聲音,徐雲雁死魚眼一般的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很快的,那讓徐雲雁恨不得衝上前去抽他兩鞭子的身影露了出來。,不是李春,趙東兩個傢夥又是何人?

居然是他們兩個,而那兩個人出來之後,剛要帶著隊伍向前一走,猛然之間看著駕著馬車的徐雲雁,嚇的兩個旅帥急忙從馬上翻身下馬。

“快下馬!還愣著乾嘛,咱們大人來了,抓緊隨我等拜見大人。”

這兩人如此說著招呼著折衝府的士族準備行禮,而在馬車上的薛仁貴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

“看著他們這麼大禮,這真的是唐軍怎麼看著有點蠢蠢笨笨的?

這一下子唐軍的臉麵算是被你們丟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