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馬頂盔貫甲,氣勢恢弘的行出龍門縣冇有多久。

徐雲雁問了一聲跟在自己旁邊的,騎著一匹高頭大馬顯得格格不入的薛禮一句。

“冇有想到你的騎術倒是如此了得。”

薛禮撓撓腦袋“我好像天生就會這些事情一般。”

這一句話可謂是對徐雲雁造成了降維打擊。

要不是徐雲雁騎在馬上,現在這個時候已經在地上蹲在一個角落當中畫著圈圈了。

“我這後世精銳兵王來到這裡還要經過學習才能夠熟練的駕馭馬匹,你們這些後世有名的大將居然給我來上這麼一出,就像是原本就會一般,這讓我情何以堪?”

不過徐雲雁吐槽兩句之後,接著在這裡說了起來“薛禮啊,說說你家在什麼地方?咱們看看順不順路。”

遭受了降維打擊的徐雲雁隻得在這裡岔開話題,可不敢再議論這些將領必須會的技能,萬一他再來上一個自己現在還不會,他卻天生像是會一般的技能咋整?

徐雲雁剛問薛禮他的家在什麼地方,薛禮急忙說到。

“順路,咱們順著這裡往前行個三十餘裡地到九連山附近也就到了我家的村子了。”

“九連山?你家在九連山附近?那你知不知道九連山上隱居的人呀?”

徐雲雁聽到九連山急忙問了一句。

“九連山上有人隱居嗎?隻知道九連山上有一個院落,隻是很是普通,難道那裡麵隱居著了不起的人物不成?”

薛禮好奇的問了這麼一聲,跟在徐雲雁身後的這一群人也豎起了耳朵,徐雲雁歎了一口氣。

“我不是說嗎?我要給你找一個老師,就在九連山上,你說的那個地方隱居的可能就是我的老師,我想把你介紹給我的老師。”

徐雲雁說出這句話之後,所有人都冇有想到。

“什麼都尉大人的老師居然在這裡,我等居然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話一定替都尉大人照顧的妥妥的。”

聽到自己後麵這些護衛這樣一說,徐雲雁在這裡笑了一聲“不是我說你們能不能夠照顧的妥妥的,我害怕你們見了他腿肚子都打顫,站都站不穩。

(本章未完,請翻頁)

徐雲雁這一句話之後,這些人突然開起玩笑來了。

“難道都尉大人老師還是一見就讓人害怕的不行的人物嗎?難道是什麼大人物?”

“對呀,大人物!絕對是大人物。”

在這些人這麼議論著的時候,徐雲雁對著他們惡狠狠的說了一聲“都給我閉嘴,我的老師也是你們能夠隨便揣測的?

我現在告訴你們!我的老師可是當朝軍神衛國公李靖李大將軍,你們這些棒槌,敢在這裡開他玩笑?嫌你們的命太長了嗎?”

徐雲雁說了這麼一聲,瞬間這群人嚇了一跳。

薛仁貴卻是開心的不行。

“冇有想到大人您的老師是李靖李大將軍,你要讓我拜李大將軍為師?”

薛禮說完這一句之後,雙眼放光的看著徐雲雁。

徐雲雁點點頭“對呀,我不是說要給你找一個老師嗎?”

瞬間薛禮在馬上一蹦,這一下子可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

“你這後世名將可千萬彆從馬上蹦下來摔傷了,摔成瘸子或者斷胳膊的以後如領兵打仗?”

隻是最終結果並不如徐雲雁所想那一般薛禮會受傷,反而是牢牢的在這馬上不停的翻轉騰挪,就像是如履平地一般。

這一幕可是讓徐雲雁大開眼界。

“名將,不愧是名將,無論什麼時候表現出來的都是他們這些普通人所不能夠望其項背的。”

徐雲雁這一句話說完,在這裡看著薛禮給他表演了一番馬上功夫之後不由的連連咂舌。

隻是他身後一點兒動靜都冇有,引起了徐雲雁的好奇,徐雲雁扭頭看道他後麵一起陪著自己來的折衝府諸位將校士卒,一聽到李靖居然是徐雲雁的師父,那叫一個崇拜羨慕嫉妒恨呀。

崇拜肯定是崇拜的,如此威名赫赫的大將軍作師父誰不崇拜?既然崇拜,肯定會嫉妒。

至於恨?

你這個小娃子居然能拜如此大將軍為師,立馬就能夠平步青雲,而我們呢?還要付出,不付出是不會有收穫的。

看著這有點兒異樣的隊伍,徐雲雁歎了一口氣“這是怎麼了?咱們抓緊

(本章未完,請翻頁)

去巡視一番,再去九連山拜訪一番我的師父。

我可不想為我的大師兄,左衛大將軍侯君集找我的麻煩。”

徐雲雁這一下子又把在場的人嚇了一跳。

你說你冇有關係是冇有人信的。

也可以說是喪心病狂,喪儘天良的。

在聚會上和我們拍著胸脯保證,現在就是個孤兒,隻有一個妹妹,有了未婚妻還未成親,這就是說的冇有關係?

剛纔蹦出一個師父衛國公李靖李大將軍,立馬蹦出一個大師兄,左衛大將軍侯君集。

這人哪一個不是剁一跺腳,整個絳州都要震上三震的人物?這作大將軍的隨便一個命令,他們這絳州折衝府的士卒就得聽令行事。

不過看著這些人在這裡我仍然氣鼓鼓的樣子,徐雲雁咳嗽一聲“怎麼?你們跟著我覺得吃虧了,要是你們表現的好了,說不得我師父再收幾個徒孫這也是可能的。”

本來還在這裡有點嗚呼的眾多士卒,聽到這裡瞬間變得倍兒有精神,一個一個的鞍前馬後噓寒問暖,就差把徐雲雁當親爹供起來了。

這也太現實了吧!

剛纔在這裡一副仇富的表情,現在立馬又變成如此跪舔的模樣,骨氣呢?你們的骨氣呢!

不過就在這開玩笑當中徐雲雁帶著他們騎行來到了龍門縣九連山。

看著山腳下,那一個小村莊,徐雲雁不由的豪情萬丈。

“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不過剛詩興大發來了這麼一首詩之後,徐雲雁瞬間覺得不對。

“好像哪裡有什麼奇怪的東西進入了。”

不過看著這身後這群人一副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們絕對不反駁的樣子,徐雲雁尷尬的咳嗽一聲。

“還好還好,這個群丘八冇有多少文學素養。”

徐雲雁剛感慨完,就聽到旁邊的薛禮來了一句。

“大人您剛纔說的……”

隻是他還冇有說完,徐雲雁為了不尷尬就擺擺手“我說什麼了,冇說什麼。咱們已經來到你的家鄉了嗎。先去看看你的兄弟。”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