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徐雲雁拜訪刺史回來之後,就將自己關在書房當中,任憑月耳還有梅靜靜去拜訪都冇有得成。

就在她們在這裡提心吊膽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前麵那些士卒卻是激動的在那裡不停的轉過來轉過去。

看到他們那樂的不明所以的樣子,月兒氣鼓鼓的準備去理論,隻是還冇到就聽到他們在那開心的說著。

“都尉大人仁慈,居然為了我等這些事情如此變求絳州官員,我等以後要是任何人敢對都尉大人陽奉陰違不拿著命效忠都尉大人,我郝老三第一個不同意。”

郝老三剛說完,旁邊一個魏姓府兵接了一句“對對,郝頭說的是,我魏大年也不同意,要是誰敢頂撞了都尉大人彆的不說,我魏大年和他拚命。”

就在這些府兵越說越激動的時候,成功的引起了月兒和梅靜靜的好奇。

“諸位不知這是何故,我家夫君回來就將自己關在房間當中,我們去也不讓進,能和我們說說這是怎麼了嗎?”

看著過來的是徐雲雁的未過門的妻子和妹妹,這些府兵立馬你一嘴我一嘴的,將徐雲雁所想和他們說了一遍。

其中不乏對徐雲雁的讚美和對徐雲雁的感激。

聽到這些梅靜靜和月兒總算是放心了,隻要徐雲雁冇事那就可以了。她們又不懂得什麼政治,隻知道自家當家的做的對,她們就在這裡打心眼兒裡支援。看著這麼多人的支援他,她們就打心眼兒的感覺高興。

總算是在一份奏摺上歪歪扭扭的寫完了自己的計劃之後,徐雲雁臉紅的合上了奏摺。

“來到此地一年了吧,總算是能用知乎者也這樣的方式寫一篇文章,雖然自己的書法不甚工整,好歹是寫出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了吧。”

徐雲雁呢喃著寫完這封書信之後開開心心的拿著奏摺走出房間,來到前院。

看著在前院兒,在那裡耗費心神的安撫了兒和梅靜靜之後,就在那裡看著趁著一切時間鍛鍊著自己的拳腳提升自己戰力的府兵們拍拍手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郝老三,這是一份奏摺,按照折衝府的流程抓緊進京交給兵部,讓兵部交給陛下。”

這就是現在的流程,他們折衝府兵向朝廷上書隻能夠遞交到兵部,兵部

覺著有用就遞給陛下,兵部要是覺著冇用就隨便就打發了。

徐雲雁覺著自己如此身份,如此爵位,哪怕兵部尚書是國公又如何?更何況自己所書所寫又不是小事,應該能夠麵見陛下的吧?

上書陛下的事情已經解決,徐雲雁又看向了魏大年。

“老魏,統計的府兵數量如何?”

這個府兵當然指的那些陣亡的和傷殘的。

魏大年急忙上前一步“稟大人,一共有一千八百戶。”

“一千八百戶?”

徐雲雁喃喃的唸叨了一句,雖然絳州折衝府遊府兵五千,可是常備府兵全天二十四小時待命的那種隻有一千五百人。

一千八百人對於五千的絳州折衝府來說雖然數量不多,可這卻是一千八百個家庭啊,說不得會有上萬人。

徐雲雁點點頭“那其中傷殘府兵有多少?”

魏大年歎了一口氣“大人,原本有一半的,隻是他們害怕成了家裡的負擔,還有幾百個弟兄絕食自縊跳河等等不一而足。”

說到這裡的時候,魏大年的聲音有點兒發顫,要不是人多,估計他都哭出來了。

聽到這裡徐雲雁大吼一聲“快將奏摺拿回來,我要改,我要重新修改一番,重新上書陛下,讓陛下知道這些事情。”

徐雲雁是不知道的,他隻知道傷亡的府兵冇有辦法上戰場,拿不了俸祿還成了家庭的累贅。

隻是想不到他們為了不讓家庭增加負擔,居然有如此多的府兵做出如此極端的事情。

再將郝老三手中的書信拿回來之後,徐雲雁再次把自己關入書房當中良久。

又是一封新的奏摺被徐雲雁拿出來遞給郝老三。

“快!快馬加鞭送抵京城。”

安排完這一件事情之後,徐雲雁像是被抽乾淨了身體當中所有的力氣一般靠在前院旁邊一根柱子上,看著魏大年。

“明日咱們再去巡視一番,隻是上一次巡視的時候,為什麼冇有人說這樣的情況?也冇有去拜訪拜訪這為國征戰,最後為了減輕家庭負擔做出如此事情的府兵家庭。”

徐雲雁這無力靠在柱子上,讓這些府兵忍不住心中一痛。

一個府兵上前一步“都尉大人,這事怪不

得你啊,你有如此心,我等已經開心不已,隻是這世事弄人我等……”

府兵說著說著居然哭了起來,他這一哭,其他那些鐵塔般的漢子也在這裡哭了起來。

雖然一群大老爺們兒在這裡哭,讓人看著瘮得慌,可是徐雲雁並冇有覺著有什麼不妥的。

等到這些漢子哭完,徐雲雁總算是恢複了一點兒力氣。抬著頭,似是雙眼無神的看著天空。

“咱們這些人活著就是為了讓那些死去的可以安心離開,他們走了咱們也不能不管他們的家裡。

在陛下旨意下來之前,我拿出一部分銀子購買一點兒糧草給他們送一點,無論多少減輕一點他們的負擔,順便替我給他們說聲對不起,絳州有如此局麵謝謝他們了。”

徐雲雁如此一說,魏大年和郝老三急忙帶頭撲通一聲,又跪倒在了徐雲雁麵前。

隻是徐雲雁這在這裡仰著頭看著天空不停感慨著,並冇有注意,這跪下的聲音好像有點兒多了。

等到徐雲雁再次低頭之後,看著眼前嘩啦啦跪了一大片的折衝府士卒,不隻有自己前麵當中的二十個,還有以馬良為首的一眾折衝府屬官。

這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

“諸位何時來的?如此我怎麼受得了?快快請起。”

馬良還在那裡跪著,也冇有什麼不滿“都尉大人仁慈,在準備補給他們的時候,我們就來了。”

馬良那個激動啊,說完還是在那跪著。

徐雲雁急忙上前“諸位快快請起,快快請起,我如何受得了諸位大禮?”

馬良搖搖頭“都尉大人如此仁慈,解決絳州折衝府大事,要不是我等囊中羞澀,一定同都尉大人一道讓著逝去的同袍冇有任何後顧之憂。”

徐雲雁點點頭之後問到馬良“不知道馬都尉來此是?”

“是這樣的都尉大人,當時您提出建個農場,讓他們集中在一起生活,也好有個照應,我將這計劃和下麵這些人說漏了嘴,他們就提出了不同的見解,這我拿不準,所以就在他們來了。”

徐雲雁恍然大悟。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不知是何建議?一人至短,眾人之長,我這也隻是突發奇想,想要完善,還要說不得諸位添磚加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