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證明自己可以,不是自己不行,徐雲雁臉色不是那麼好看。

“肯給不是我不行,我怎麼會不行?男人什麼時候也不能說自己不行啊!”

像是給自己打氣一般,徐雲雁攥著拳惡狠狠的想著“集結隊伍還有點時間。是不是再去找師父?讓他老人家給我主持婚禮?

俗話說得好,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更何況我這已經冇有父親的人了。”

不過剛這樣一想又想到了觀州,自己那醫術二把刀的爹,劉叔等一眾自己認識熟識的人。

還有那雲州……

“哎!抽空回去看看。”

本來豪情萬丈瞬間又有點痿了。

這個不要想歪了!

搖搖頭將腦海中的不切合實際的情況拋之腦後,用手揉了揉臉。

“一些事現在辦不到以後再好好處理吧,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了。”

默默地給自己打氣“徐雲雁你能行!”之後,一抖身上的鎧甲鬥篷,氣勢昂揚的來到了僅僅來過一次的絳州折衝府。

剛從折衝府大門進入,當先就碰到了兵曹王績。

“都尉大人!”

王績對著徐雲雁行禮,徐雲雁也冇有覺得自己官大就高人一等,也是回了一禮。

“王氏兵曹。”

王績本來在文學上就對徐雲雁很是佩服,又碰上了為傷殘陣亡府兵家屬劃地的事,更是對徐雲雁滿意。

“不知都尉大人來折衝府是?”

不過王績剛說完就後悔了“大人,你看我,您是折衝府最大的官,折衝府就是您辦公的地方,剛纔多有得罪,還望大人贖罪。”

不管王績是不是有意的,徐雲雁也不會為難與他,笑著對著王績說到“王氏兵曹事多,再加上咱們解除也不多,如此倒是人之常情。”

徐雲雁善意的化解尷尬,王績笑著應承著,等到兩人客套完結,徐雲雁話語一轉。

“王氏兵曹,我來折衝府還有一件事情。奉了壁下的命令,在絳州折衝府當中練出一支強軍。我準備召集所有府兵集合訓練。”

徐雲雁說完之後,王績大吃一驚“什麼?都尉大人要集閤府兵進行訓練,這冇有命令私自集閤府

(本章未完,請翻頁)

兵是謀反的大罪,都尉大人可有陛下明文指令?”

這一下子徐雲雁尷尬了“這是陛下口頭所說,倒是未曾下命令。”

“既然如此都尉大人就不能將所有兵馬全部集合起來,隻能將每季度前來訓練的府兵和時刻備戰的府兵和為一體進行訓練,想要將他們全部訓練成強軍就有點兒困難了。”

王績的解惑更是讓徐雲雁有點兒尷尬了“這樣嗎?看來我隻能訓練這隨時待命的千餘士卒了,既如此,那需要交給王氏兵曹一項任務。”

徐雲一說王績急忙拱手“都尉大人但有分咐儘管說就行。”

接下來就是考驗腦袋記憶力的時候了,徐雲雁在這裡連比劃帶演示給王績說了一下負重的樣式和數量,王績在這裡點著頭,擦著額頭的冷汗,總算是明白了,自己頂頭上司要做什麼東西了。

在王績保證三天之內給徐雲雁送夠足夠數量,並且將所有隨時戰備的府兵集結完畢之後,飛也似的溜走了。

現在王績有點兒害怕自己這自詡書香門第。居然連徐雲雁所說的很多東西都不認識,再在這裡待著,萬一徐雲雁又安排一點兒新的東西自己如何是好?

王績一走,徐雲雁看著空曠的大堂還冇有去打攪其他人,反而是急速的返回隔壁的家。

既然有三天時間,那就用這三天時間先去拜訪拜訪他的師父,找一個心心念念準備成親的黃道吉日。

打定主意徐雲雁領著十個給他看家護院兒的,對他忠心耿耿的士卒再次向著九連山方向疾馳而去。

這一次不用人領路了,輕車熟路很快的就來到了李靖的門前。

徐雲雁恭恭敬敬的敲了敲門,這次來開門的總算不是李靖了,有了薛仁貴這一個小夥子在這裡服侍,要是再要李靖事事親力親為,徐雲雁的臉還不一定要往哪擱呢。

聽到敲門聲,薛禮打開門,看到是徐雲雁站在門外,急忙躬身行禮“師兄,你又來了?”

這一句師兄把徐雲雁叫的心中那叫一個感慨良多呀,冇有想到最後徐雲雁我已經找了可能在曆史上是李靖弟子的薛仁貴之後,他真的就成為了李靖的弟子,這古之名將無論什麼時候總是能夠被這些有名有姓的大將軍發現閃光點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徐雲雁剛這樣開心著,隨即反應過來,既然薛仁貴已經拜他的師父李靖為師,那麼就應該進入下一個話題了。

隨即徐雲雁對著薛仁貴點點頭“不錯不錯,在師父這裡一定要好好的學習,這不是怕你們生活艱苦,給你們送點兒東西嗎?”

徐雲雁說著一揮手,那從龍門縣而來,順路買的物資被那十個府兵搬到了李靖的院落當中。

吃的,喝的,用的一應俱全。

這一群人進行出出的也引起了在院落當中休息的李靖的注意,從書房當中走了出來。

徐雲雁眼尖看到李靖之後,急忙行禮。

“師父!”

李靖滿意的來到徐雲雁身旁“你給我找的這個徒弟,我很滿意!”

這一句話雖然有點長長的托音,不過說完之後徐雲雁心中那叫一個開心啊!

這才幾天功夫?能讓李靖滿意,看來這古之名將果然不是易與之輩。

隻是徐雲雁剛在這裡開心,李靖又不樂意了“你帶這麼多東西乾什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餓其體膚……”

額?

又是一連串的大道理,李靖把徐雲雁說的那叫一個頭兩個大。

徐雲雁急忙在這裡解釋“師父,徒兒不能儘孝,公子又冇有來這裡照顧,隻能我們這師兄弟的照顧了。

而陛下給了徒兒一個命令,要訓練一支強軍,可能一時半會兒來照顧不了師父,隻能留下小師弟,這就帶了一些物資前來請罪。”

徐雲雁這樣一說,李靖倒是來了興趣“你又要練兵了?不錯,一定要練出一支比當初在淮南道的時候那千餘被陛下抽調到玄武門的士卒還要精銳的士卒。”

“放心吧師父,我敢說我練兵有點心得的,既然上一次那千餘士卒陛下滿意,這一次我就更會練出一隻讓陛下無懈可擊的士卒。”

李靖聽到徐雲雁這樣說,隨即擺擺手。

“那你走吧,我也不在這耽擱你時間了,你有此心我也就滿足了。”

徐雲雁急忙點頭應是,隻是剛往回退了冇有幾步幾又扭過頭來。

“不對啊師父,我來找你,還有其他的事兒。”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