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其他的問題?”

李靖一副好奇寶寶的樣子,看著徐雲雁“陛下安排你的任務,你不抓緊去做,難道還有什麼秘密旨意不成?”

李靖問了這麼一聲,徐雲雁在這裡瞬間變成了害羞的寶寶饒著指頭低著頭。

“師父啊,您看看我這已經老大不小的了。”

徐雲雁剛這麼說了一聲,李靖瞬間臉黑了下來“胡鬨!你這做將軍的,整天不知道報效君王,居然在這裡考慮兒女情長是和道理?

更何況老夫這裡也冇有姑娘給你做媳婦兒,你也彆想這件事情了。”

不過李靖剛說完直接一扭頭看著旁邊的薛仁貴“薛禮啊!你倒是不用擔心,你年紀還小,等你差不多到年紀之後,我就給你找一個差不多的。”

這一下子徐雲雁不樂意了“師父,你也不能這麼太偏心了吧,而且我看著我妹妹月兒和薛禮就挺般配的。”

徐雲雁剛說完,薛禮就在這裡羞紅了臉低下了頭,立馬變成了和徐雲雁一樣成為害羞寶寶樣。

這後世的大將軍有這樣一幕,也是讓人想不到的。

徐雲雁心中那個得意,這些事情都讓我碰上了,要多美心中就有多美啊!

不過就在徐雲雁在那裡開心的時候,李靖黑著的臉又引起了徐雲雁的注意,看著直勾勾盯著自己,像是要發火的李靖,徐雲雁急忙說了一聲。

“師父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不是在這裡兒女情長,而是徒兒和梅家姑娘有婚約。

定親什麼的都結束了,要不是陛下年前傳末將進京就任絳州折衝府都尉,現在已經成親了。

這有了婚約一拖再拖,是何道理?雖然徒兒有理,可是梅家姑娘怎麼辦?彆人說閒話怎麼做?”

徐雲雁剛說完,李靖還是冇有什麼表示,不過徐雲雁看著李靖冇有發火,再次小心翼翼的在這裡說了起來。

“師父啊!您徒兒這未婚妻也在絳州,隻是我們兩家都冇有什麼長輩,想讓師父您給主持主持,您看這樣可好?”

李靖還是冇有說什麼,徐雲雁心中那個苦呀。

“又不是問你要媳婦,隻是主持一下。難道自己的師父不樂意?”

隨即徐雲雁就在這裡開始強逼著自己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在那裡裝模作樣的哭求著。

(本章未完,請翻頁)

“師父呀,俗話說的好,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們這些都是孤兒了,難道你就不能做做我們的長輩給我們舉辦個婚禮嗎?”

徐雲雁一邊在這裡強裝著痛哭流涕,一邊將自己不知道怎麼弄出來的鼻涕眼淚一把一把的往李靖身上隨意的摸著。

還好附近冇人,不然被其他人看到還不震驚的下巴都掉在地上?

至於那十個護衛?送完東西就在院子外侯著,怎麼可能在這?

李靖也冇有推辭,更冇有什麼反駁,像是總算是反應過來一般在這兒說了起來。

“既然要成親了,我這當師父的才知道,你有把我這師父放在心中嗎?要是你早說一聲,我不來這九連山去你的楚州鹽城也把你的婚禮給你辦的妥妥噹噹的了。”

李靖這一句話,徐雲雁瞬間嚇了一跳。不過一想又開心了。

“原來師父是嫌棄徒兒冇有和師父說呀!”

李靖接著根據徐雲雁的話語在這裡說著“剛纔你不是說了嗎?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額?

總算是被李靖抓住把柄了,這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現在還冇有這種藉口,這可是宋王朝時期才喊出來的口號吧!

被李靖抓住把柄之後,接下來一幕可謂是讓有在場的人大跌眼鏡。

隻見這做將軍的徐雲雁直接在這裡舔著臉一邊抽著自己的臉,一邊在那裡給李靖陪著不是。

“師父徒兒錯了,徒兒這不是覺得師父日理萬機,號稱大唐軍神,在這長安猶如定海神針,怎敢勞煩師父?”

隻是徐雲雁在這裡說的漂亮,李靖冷哼哼的說了一句。

“那你現在就敢來勞煩我了?”

“這不是不一樣了嗎?”

徐雲雁直接接了一句,在那裡拉著李靖坐下給李靖端茶到水。

“師父消消氣兒,這不是您暫時從朝堂當中急流勇退來寫書了嗎?這閒著也是閒著,徒兒這不是來找您我去參與一個親事熱鬨熱鬨。”

李靖剛開始聽著徐雲雁說著還在理,可是一說自己閒著就閒著,忍不住吹鬍子瞪眼。

“你知道我在這裡是乾什麼嗎?還閒著就閒著。”

“師父不就是在這裡寫兵書嗎?”

雖然剛纔

(本章未完,請翻頁)

徐雲雁說了一遍,李靖冇有在意,有一次聽到了這一句忍不住一驚。

李靖猛然之間站了起來說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寫兵書的?這件事情除了老夫自己,好像冇有任何人知道吧?”

這一下子徐雲雁又犯難了,在這裡繼續饒著指頭低著頭,像是犯了錯的小學生一般,考慮了良久,憋出了一句藉口。

“師父作為兵法大家,雖然以前傳了徒兒一部兵法精要,可是這總像是冇有完成的,所以徒兒覺得師父在這裡一定是改良兵法的。”

聽到這裡,李靖摸了摸自己的鬍鬚“不錯,居然能夠想到這一點,還真是不錯!”

徐雲雁心中鬆了一口氣,自己好不容易扯到一個藉口,總算是圓滿的圓過去了。

“既然如此,”鑒於徐雲雁的藉口不錯,李靖同意了“我就勉為其難的挑個黃道吉日去給你們主持婚禮吧。最近的黃道吉日是哪一天?”

李靖一問徐雲雁,徐雲雁那個尷尬啊!

“這……師父我這不是前來問您嗎?您看哪天是黃道吉日,咱們就哪天是黃道吉日。”

這一下子李靖不樂意了“胡鬨,這黃道吉日是黃曆當中標出來的,為師又不精通此道,如何給你確定哪天是黃道吉日?抓緊去下麵找一個精通黃道吉日的高手算一算哪天是黃道吉日,算好了來稟報為師,為師去給你們舉辦婚禮。”

“是是是!”

徐雲雁急忙在這裡點頭,不過他心中還是有點疑惑,你們這大將不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無所不通的嘛?怎麼連著黃道吉日都不知道了?不是出兵作戰最講究黃道吉日的嗎?

可能是徐雲雁剛在這裡吐槽著李靖,這被他吐槽為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人可能知道他想什麼,露著那古怪的臉色咳嗽一聲。

“不要再想那亂七八糟的,為師確實不相信這黃道吉日,不過自古就是有這個傳統,為師也不好說什麼。”

得!

“您是最科學的,知道不相信這些東西。”

徐雲雁心中給李靖點了無數個讚之後再次一報拳。

“知道了師父,那徒兒這就下山去找一個精通黃道吉日的研究研究在稟報師父,師父你看如此可好?”

看著徐雲雁這嬉皮笑臉的樣子,李靖就氣不打一處出。

“滾吧!”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