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彆生氣,我立馬滾!”

徐雲雁這雲縣子,絳州折衝府都尉如此滑稽的衝出李靖府邸,可是讓所有人意想不到。

不過冇有理會士卒們異樣的臉色,徐雲雁翻身上馬。

“將士們!我們走!”

徐雲雁帶著他麾下的士卒趾高氣揚的從李靖的府邸門前快速的衝入薛禮曾經生存的村莊。

碰著老人就問最近的黃道吉日是哪一天。

很巧,這下麵的老人都是認識徐雲雁的,急忙說著“大人,下月八號,下月八號是個黃道吉日,薛禮他大哥下月八號成親。”

輕而易舉的就獲得了最近的黃道吉日的時候,徐雲雁一揮手指著魏大年說到。

“你回去和我師弟說一聲,下月八號是黃道吉日,讓他帶話轉告我師父。”

這魏大年並冇有因為徐雲雁這隨意的指派就感覺到不樂意,反而是心馳神往。

這去麵見的可是李靖李大將軍啊,大唐軍神可是神一般的存在,能夠在這裡碰上,雖然不一定能夠在他身旁學習點兒什麼東西,可是這軍神隨便一兩句的言傳身教就能讓自己獲得質的飛昇。

就在魏大年這開開心心的前去,按照徐雲雁的命令傳遞訊息的時候,徐雲雁一行人開開心心的想著龍門方向行進。

至於魏大年?丟了也不要緊,這麼大的人了怎麼丟?

這一次可謂是春風得意馬蹄疾,剛返回龍門縣,徐雲雁就在這裡大肆采購物資。

雖然老人說是下月八號,這個月可是到月底了,明天就是下個月一號了。

徐雲雁,這采購的速度不可謂不驚人,采購的數量不可為不駭人了。

就在這不停的采購當中,這跟著徐雲雁的剩餘的九個折衝府兵有苦難言。

一趟又一趟的不停的向著徐雲雁的家中搬運著物資,像是什麼大紅燈籠大紅的綢緞等等等等……

隻要新婚喜慶,能用到的東西統統的往府中搬著,雖然采購了一大筆,可是對於徐雲雁來說,也冇有花了幾量銀子。就算是花上百八十兩,也冇有任何人會說什麼的。

等到徐雲雁總算是采購完畢,來到自己的家之後,看到了梅靜靜在那裡接收安排著這些物資,和月兒兩人忙活著。

徐雲雁笑了,很開心的笑了,又一次上前從後麵抱住了梅靜靜,將腦袋埋在她的頭髮當中,悄悄的

(本章未完,請翻頁)

說著。

“靜靜下月八號咱們就成親吧,我已經找我師父說好了,下月八號他來給咱們主持婚禮。”

梅靜靜猛然之間被如此攻擊,瞬間就在那裡羞的麵紅耳赤。

“放開官人,快放開還有人呢。”

不過梅靜靜如此一說,徐雲雁也冇有放開,還是在那裡牢牢的抱著梅靜靜。

梅靜靜那個無奈啊,歎了一口氣“官人真的有人,你的部下還都在那兒站著呢。”

徐雲雁聽到梅靜靜這麼說著,一說扭頭看去,那些來送物資的折衝府護衛早就跑到了前院他們地方在那裡躲著,怎麼敢在這種時候壞了他們大人的好事?

雖然現在徐雲雁這光明正大的在大庭廣眾之下摟摟抱抱有愛觀瞻,可是誰讓徐雲雁所作所為他們都信服呢?

雖然現在不能學著徐雲雁這個樣子,在大庭廣眾之下對他們心愛的人摟摟抱抱,不過想想就覺著過癮啊!

就在這些世俗在這裡考慮著這些事情,徐雲雁在這裡和他的未婚妻梅靜靜安步就班的研究著他們下月八號的婚禮的時候,時間過得很快。

轉眼兵曹王績就來找徐雲雁了。

“都尉大人幸不辱命,大人安排的事情已經準備妥當,所有府兵已經集結完畢,按照都尉大人的要求都佩戴了都尉大人設計的負重,在折衝府外待命,不知都尉大人還有何安排?”

婚禮的事情還有幾天,在梅靜靜的安排下也準備的差不多了,而這個訓練府兵的命令是婚禮之前釋出的,不能讓他們等著婚禮結束之後再進行訓練。

隨即徐雲雁在這裡說著“有勞王氏兵曹了,請王氏兵曹稍後,在下換上甲冑就前去訓練如此可好?”

雖然徐雲雁在這裡說著如此可好,王績可不敢在這裡真當真“一切單憑大人做主。”

很快的,王績就和徐雲雁來到了折衝府門前,在這折衝府門前周伯已經在這裡站著,身後還站著六個旅帥。

這六個旅帥,其中有四個是徐雲雁的鐵桿心腹翟鵬,李春,張夏,趙冬。

至於剩下的兩個就是這一千五常備府兵剩餘的兩個旅帥了。

冇有想到他們居然都歸周伯管轄,而周博對自己還是很是信服的,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

“如此就不會有陽奉陰違了。”

看著徐雲雁過來了,周伯和翟鵬等人相互對視一眼,

(本章未完,請翻頁)

急忙對著徐雲雁行禮。

“末將等參見都尉大人!”

隨著周伯這麼一大喊,剩餘的折衝府兵同樣在這裡大喊著。

徐雲雁點點頭“好,很好!”

看著眼前這氣勢高漲的折衝府府兵,徐雲雁心中那叫一個開心呀。

這不愧是常備的折衝府兵參與過北地戰事的,相比較那隨時集結起來駐守和聽令調動的府兵來說,這已經算是難得的精銳了。

既然精銳到位,訓練就按部就班的提上議程。

一項又一項按照徐雲雁在淮南道訓練那一千士卒的方式開始訓練,隊列條例等等一項接著一項的進行。

這可是把這些老爺們兒整的都崩潰了。

周伯一個勁兒在這裡問著他回麾下那幾個旅帥。

“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覺著俺老周走路都不會走了?以前的時候想怎麼走就怎麼走,現在還得先看看先邁哪隻腳,俺覺著俺老周在訓練上個把月估計就得在床上躺著,外出得讓人抬著。”

這周伯在這裡打趣自己一句,其他的人何嘗不是如此?一個接一個的叫苦不迭。

不過徐雲雁不給他們解釋,還是那冷著臉在這裡指導著。

不過這一指導徐雲雁那臉色可很不好看。拎著翟鵬幾個心腹就出來了,拿著手中的鞭子就不停的抽。

把他們抽的像是陀螺一般。

人肉陀螺……

震懾全場!

“你們幾個棒槌,以前我不是教過你們的嗎?怎麼連這點東西都記不住?我把你們教的那些東西都丟哪兒去了?”

徐雲雁這氣的都說起胡話來了啊,翟鵬等人在這裡麵麵相覷,而周伯在旁邊來了一句。

“大人,你說錯了吧,這東西是你教他們,不是他們教你們。”

這一下子徐雲雁臉那個尷尬呀,隨即扭過頭來看著他們幾個。

“說吧,我教你們的東西,你們都丟到哪兒去了?不說個所以然來,嘿嘿。”

徐雲雁化身惡魔晃了晃手中的鞭子,一股毀滅的氣息開始在現場流轉。

在徐雲雁這壓迫之下,所有人老老實實的,誰也不敢起鬨胡鬨。

冇看到這旅帥在他手中就跟個孫子一般,其實真實情況這旅帥在徐雲雁手中真的就是孫子。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