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練總是讓人吐槽而又著迷。

迫於徐雲雁的威壓,冇有人再敢不聽話,雖然他們一直都很聽話。

徐雲雁就在這訓練了幾天之後正在編寫著接下來訓練計劃的時候,猛然之間被一聲咳嗽驚醒。

徐雲雁急忙抬頭看向咳嗽傳來的方向,赫然是李靖在自己眼前站著。

現在的李靖並冇有穿著山野之人的服裝,反而是一身錦繡華服,看著李靖出現,徐雲雁急忙上前撲通一聲跪在李靖麵前。

“師父!”

這一生師父不單是拜他這一個師父,還拜這自己曾經所說的那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看著徐雲雁如此客氣通情達理,李靖笑著點點頭。

“不錯,你做軍營我也看了一圈,安排的的確不錯。”

這李靖誇獎可是讓徐雲雁開心不已,徐雲雁並冇有按照這一個世界的軍營排兵佈陣,反而是按照後世規規整整冇有任何投機取巧,在最外圍挖上了一大片的壕溝,警戒瞭望塔一應俱全。

看著這超乎想象的軍營,還有搭配的超乎想象的遠程攻擊弓箭等各類物資,李靖不由的感慨。

“此軍營隻有一千五百餘人,可是想要攻破,冇有萬人是萬萬辦不到的。”

李靖說了說徐雲雁這個軍營的好處之後又在這裡讓徐雲雁可不要妄自菲薄。

“一定要根據不同的地形,不同的地勢,不同的敵人安排排兵佈陣駐守紮營……”

這些意外的情況這讓徐雲雁更是開心不已,李靖雖然教導的不多,可是每處都是直指最要緊的地方。

在徐雲雁點頭之後,李靖看著徐雲雁還是這一身盔甲的樣子,不由得笑起來。

“明日就是你新婚之日了,這安排的怎麼樣了?”

李靖這一說徐雲雁急忙一拍額頭“哎呀,師父,你看看我這忙的天天在這裡訓練士卒都忘了明日就是新婚了,徒兒這要急忙返回去看看,倒是勞煩師父舟車勞頓來此一趟了。”

李靖笑了“你這孩子說的倒是輕巧,這不是你千求萬求才把我求來嗎?我來了,你居然又在這裡客套起來了。”

李靖這一說,徐雲雁倒是有點兒心

中不好意思起來,撓著腦袋“師父,你看看,我一直都在這想著亂七八糟的,不過咱們也不能太耽擱時間了,明天就新婚了,還不知道家中的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師父否和我一起回去看看?”

李靖在這裡看著徐雲雁像是哀求一樣的模樣笑了起來。

“你這是害怕回去你那冇過門的媳婦兒不讓你進門是吧?眼看就要新婚了,居然一點事情都冇有幫忙,你倒是真是心大的很。”

李靖扶著鬍鬚在這裡哈哈大笑著,徐雲雁那一個尷尬啊!又被這個古人拿捏了,不過徐雲雁在這裡尷尬的時候,李靖笑完之後說了一聲。

“看著你是我這門生的份兒上,我就陪你回去解決這此中麻煩吧。”

徐雲雁這聽到李靖猶如天籟之音一般的回覆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急忙屁顛屁顛的陪著李靖向著軍營之外走來。

原本氣勢非凡的徐雲雁在跟著李靖之後,直接一副狗腿一般的模樣,倒是讓沿途看著這一幕的所有折衝府將校們驚訝不已。

不過徐雲雁也冇有過意的在意他們反而是狠狠的一瞪眼。

原本準備看熱鬨的這些折衝府士卒瞬間渾身打了一個哆嗦,像是被什麼恐怖支配一般,再次迴歸了原本訓練的勢頭,老老實實的訓練不敢說出任何不敬的言語。

看到這一幕徐雲雁嘿嘿一笑,自己在這折衝府當中還是有些權威的,這一段時間的訓練雖然隻有這一週,可也讓這些傢夥們知道了什麼叫令行禁止,什麼叫做絕對權威。

“你們也敢挑釁於我?嗬嗬,等我忙完了回來之後五公裡,十公裡更何況五十公裡就將是對你們挑釁我這權威的懲罰。”

徐雲煙和李靖來到龍門縣自家院落的時候,看著張燈結綵的樣子很是驚訝。

自己明明冇有在這院落當中,是誰替自己收拾的如此妥妥噹噹的?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疑惑的時候推開大門,看著裡麵月兒指揮著那一群留守守衛的折衝府士卒在這裡不停的忙活著。

徐雲雁恍然大悟,雖然自己冇有在這裡,可是自己妹妹在這裡,除了自己的妹妹,還有二十個對自己忠心耿耿的士卒在這裡幫忙著,這些人收拾一個

院落還不是妥妥噹噹的?

徐雲雁剛進來,這聲音就引起了月兒的注意,月兒一扭頭看著徐雲雁“臭哥哥,你總算是回來了,你要是再不回來,明天我就要讓馬叔叔等人去軍營當中把你綁出來了。”

隨著月兒話語落下,被月兒叫做馬叔叔的人笑著從廳堂當中走了出來。

“月兒姑娘,我怎麼敢去將都尉大人從軍營當中綁出來呢?”

這月兒的馬叔叔赫然是副都尉馬良,隻是馬良等人剛出來就看到了,隨著徐雲雁一起進來的那一個老者,一股不怒自威的跡象讓這些人不由得有點膽戰心驚。

雖然他們冇有見過李靖,可是知道李靖是在這龍門縣的,隨即馬良和他後麵那幾個一起來幫忙的絳州折衝府的官員們急忙在馬良的示意之下集合在一起,對著那一道身影一拜。

“這位可是衛國公,李大將軍?小的們見過大將軍了!”

李靖一扶手“諸位免禮,在這裡冇有什麼李大將軍,也冇有什麼衛國公,隻有徐雲雁一個長輩而已。”

這一句話說的很是隨意,可是這些人冇有任何人會認為李靖在這裡隨意的。

眼前的人又不是什麼棒槌,還是有點成府的,雖然李靖說的客套,他們不會這麼認為,可是該乾什麼還是乾什麼,其中少不了得對李靖的尊重。

這其樂隆隆的一幕倒是讓徐雲雁更是開心,不過就在徐雲雁想去梅靜靜的房間找梅靜靜商量商量明天婚事的時候,還冇上前走幾步就被月兒攔了下來。

《最初進化》

“臭哥哥,你想乾什麼?冇有成婚之前,你們兩個是不能見麵的,更何況靜靜姐姐今日已經搬去客棧,明日等著你風風光光從客棧當中把她接回來了,你現在想乾什麼啊?”

“呃?”

這一下子徐雲雁又有點尷尬了。

“我隻是想給師父找一個房間,我也知道月兒會搬出去,這不是看看這個房間收拾的如何了嗎?”

月兒聽到這一個藉口吐了吐舌頭,對著徐雲雁拌個鬼臉。

“早就收拾好了。”

徐雲雁壓下心中那股尷尬,對著李靖一拜“師父,您看這房間暫時居住一晚,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