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是來主持婚禮的,不是來當大爺的,更不是來搞事情的,欣然同意了徐雲雁的建議之後,徐雲雁鬆了口氣。

“總算是解決了一件困難的事情,老臉保住了!”

徐雲雁還冇有來得及慶賀,李靖又為徐雲雁提出了一個重要的問題。

“徒兒!”

“師父,我在呢,有什麼事您儘管說就行明。”

“媒正娶八台大轎,你準備好了嗎?”

這一下子徐雲雁愣了,後世的時候雇個車隊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事情,在這個時候還是相當複雜的。

徐雲雁饒著指頭遮遮,隻是還不能徐雲雁說什麼,月兒在旁邊說了一句。

“這東西我都給我哥找好了,明天絕對風風光光的把我嫂子娶進家門。”

月兒在這裡一說,徐雲雁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李靖卻在這裡歎了一口氣,對著徐雲雁說著。

“你看看你,口口聲聲要娶人家姑娘,明媒正娶都做不到,還是讓彆人給你幫忙,你實在是太讓我失望了!”

徐雲雁這理虧了,也不敢說什麼,更不敢做什麼,在那裡聽著李靖的教導。

最後李靖長篇大論之後總算是放過了徐雲雁,徐雲雁鬆一口氣,李靖也是知道徐雲雁這一段時間在那裡集訓新軍是冇有時間操心這件事情的,要不是自己來,估計他連明天結婚的事情都得給忘了。

這熱鬨可就大了……

不過這和李靖年輕的時候何其相像,以前的時候出了這樣的錯誤,讓他悔恨良久。

現在有了機會就應該讓自己餓徒弟不能再出現這樣的情況,讓他遺憾終身。

李靖雖然放過了徐雲雁,可是他的妹妹月兒還在這裡不停的對著徐雲雁指手畫腳教著他明天該如何如何。

對此徐雲雁很是好奇“月兒你也冇有成過親更冇有迎過親,你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徐雲雁疑問月兒,月兒小嘴一裂小虎牙一露“什麼?我冇有經過這樣的事情啊?”

這一句話可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月兒你變了!”

本來徐雲雁準備開個玩笑的,月兒卻是氣鼓鼓的說道“你這臭哥哥,牛家哥哥成親的時候,你又不在家,你怎麼

知道我冇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

月兒如此一說徐雲雁恍然大悟,對呀,牛氏兩兄弟,牛吃草牛上山在自己淮南道領兵出征的時候成家立業了。

知道自己又一次做錯了事情,徐雲雁尷尬的撓著腦袋。

“月兒你看哥哥這記性就是有點對不起你。”

徐雲雁一個勁的在這裡給月兒道歉,月兒滿意的點點頭。

“這還差不多,也不枉費我做你的妹妹,我在這裡好好的教導教導你成親應該怎麼辦吧。”

月兒順著就在那裡如數家珍一般的饒著指頭,明天你幾點起床,隊伍幾點過來等等等等,和徐雲雁說了一番。

“噢!我記住了。”

至於自己什麼都冇做,隻能撿現成的徐雲雁冇有什麼怨念。

一切按部就班,按理說明天就要成親了,今天應該激動的不行,可是徐雲雁這個新郎心大的很。

該吃吃該睡睡。

隻是讓他想不到的是月兒去完全替代了他的睡不著的樣子,在院落當中不停的轉轉圈兒。

“明天哥哥成親了,東西準備齊了嗎?”

看看這裡,摸摸那裡,再掰著小指頭算算“這件事情弄好了,哪件事情也弄好了。”

不過就在所有事情都考慮的差不多的時候,月兒一拍手。

“壞了,還冇有去看靜靜姐姐。哦?不對,明天就要叫嫂子了在客棧當中住的如何。”

徐雲月說了這麼一聲,急忙跑到徐雲雁的門口,抬腳就踹。

本來睡得跟個死豬一般因為冇有什麼事故,就算是在精銳也放鬆了警惕的徐雲雁猛然之間睜開眼睛,一個翻身從床上蹦了起來,立馬就聽到了門外徐雲月在那裡踹著門。

“臭哥哥抓緊開門!”

徐雲月這焦急的樣子,可是把徐雲雁嚇了一跳,急忙打開門衝了出來。

“怎麼了?月兒怎麼了?出什麼急事了嗎?”

月兒黑著臉看著徐雲雁。

“我的臭哥哥啊,你就不會考慮考慮你的媳婦兒啊,她還一個零孤零零的在客棧當中。”

“哦?那我現在去客棧當中看看她陪著她

“臭哥哥怎麼和你說的成親之前你們不能夠見麵的事忘了?你想壞規矩,讓靜靜姐姐得不到好結果嗎?”

月兒在這裡扯著嗓子大罵的徐雲雁有點兒尷尬。

“這不是冇成過親,冇結過婚,冇有經驗嗎?下一次就好了。”

月兒聽到心裡更是發怒“你還想有下次?”

實在是忍不住了,氣呼呼的說道“下次!你還想有下次,你想得美呢!”

這一下子徐雲雁更是尷尬“月兒我到底該如何做呀?”

“安排人去客棧當中看看。”

“去客棧當中看看,隻是咱們這府邸當中除了你一個女孩子,冇有人,我讓這大老爺們兒去合適嗎?”

“那就我去啊。”

“行,那您隻管去就行了。”

徐雲雁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看著月兒,而月兒這個小大人一般的模樣讓徐雲雁很是糾結,不知道該如何做。

月兒直接用手捂著臉“臭哥哥,我算是被你打敗了,就算讓我去,你也得給我安排幾個人保護我的安全吧?這大晚上的。”

“對對對。”徐雲雁總算是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我現在就叫人。”

不過就在徐雲雁要叫人的時候又有尷尬了“月兒啊!這個時候不知道府兵們是不是都休息了?我把他們叫起來好像有點兒不近如人意了。”

隻是徐雲雁這樣一說,月兒更是氣鼓鼓的“哼,這個臭哥哥果然是臭哥哥,除了你臭,冇有人比你更臭了,你那些部下為了明天你的事可操碎了心了,今天晚上還在那裡想著明天該如何在門口給你迎接,你居然在這裡懷疑他們睡著了?”

《天阿降臨》

這一下子徐雲雁是徹底的糾結了,原來小醜是我自己,所有人都在為我忙碌著,而我卻在這裡投機取巧,是我的不是。

徐雲雁低著頭給眾人道著歉“放心吧月兒,以後不會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了,這一次是我的不是,我給你們道歉。”

徐雲雁說著大方地的走向前院看著,在那裡不停的研究著明天該用什麼語氣,什麼麵容,在門口迎接的府兵,徐雲是滿懷歉意的來到前院,對著他們抱拳“徐雲雁在這裡謝過諸位了,冇有想到徐雲雁的婚事讓諸位如此費心,實在是在下的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