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不用回去拜訪梅靜靜的徐雲雁冇有早起,想多睡會,隻是越是休息徐雲雁感覺有點頭疼胸也有點悶。

不過很快的就反應過來,手摸到一條相當順滑的腿壓在自己的身上,一股熟悉的香氣味道直衝腦海。

徐雲雁睜開眼睛,是梅靜靜在自己身旁趴著,那啥的身子有點誘人。

現在這一下子訓練有點兒意外,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了嗎?

不過就算真的發生了什麼,也冇有什麼關係,兩人都成親了,無所謂的事情!

看著還在那裡睡的梅靜靜,徐雲雁也不記得昨天晚上怎麼了,隻記得自己喝多了,自己喝酒過敏,居然還喝了一次,實在是不應該。

吸了一口之後,徐雲雁嘿嘿一笑,這麼好的機會,剛成親還這麼早的時間乾嘛要那麼早起呢?

俗話說的好,溫柔鄉英雄塚,迫於無奈,徐雲雁隻得在嘗試嘗試這溫柔鄉的威力了。

徐雲雁嘿嘿怪笑兩聲,直接撲了上去,這可是讓在外麵準備找徐雲雁的月兒有點兒恨的牙癢癢。

聽著裡麵越來越古怪的動靜,月兒直接在那裡踹門了。

“臭哥哥,抓緊起來!”

這一下子差一點兒把徐雲雁嚇得那啥了。

急匆匆的從梅靜靜身上爬起來之後,臉色不善的扭頭看向門外。

“月兒啊!哥哥昨天晚上喝多了,現在頭有點疼,需要休息休息。”

“臭哥哥,抓緊起來!哪裡有這麼賴床的,今天還有很多事情呢。”

“什麼事情?”

“哼!昨天陛下不是給你下的旨意讓你畫農場嗎?刺史大人已經安排了人過來詢問了,他們不好意思來叫你,我過來叫你,讓我都冇睡好,你不抓緊出來?”

原來是這麼回事兒!

這歐陽刺史也太著急了,不知道結婚之後還要度個蜜月的嗎?

不過誰讓這是李淵當朝皇帝下達的命令呢,他們不著急也不行啊!

就在徐雲雁歎了一口氣之後扭頭看像在旁邊兒不少次了還是羞的把頭又埋到被子當中的梅靜靜,鹹豬手再上下其手一番之後總算是從床上扭扭捏捏的爬了起來。

來到門口,打開門扶著腦袋“哎呀,這頭有點兒

(本章未完,請翻頁)

疼。”

月兒黑著臉看著他也冇有說什麼,不過可能是實在忍不住了“臭哥哥,抓緊去吧!可不要再讓陛下,因為你在這裡陽奉陰違把咱全家都砍了腦袋啊!”

“這是哪和哪呀?”

徐雲雁有點兒好奇。

“還哪和呢?咱們爺爺不就是這樣被皇帝陛下砍了腦袋!”

“咱們爺爺?冇有聽說過啊!”

徐雲雁有點愣。

月兒冷哼一聲“你連咱們爺爺都不知道?不知道他以前是太醫嗎?”

“太醫?哪個皇帝的?”

不過往前推推算自己這十幾年前這皇帝難道是楊堅或者是比楊堅更往前的?

不過無論是哪一個皇帝,現在已經知道了,原來自家祖上還有這麼輝煌過,怪不得精通醫術呢。

雖然在自己的感覺當中,自己的父親的醫術有點二把刀,不過想到這二把刀,徐雲雁不由的怪怪的想著。

“是不是爺爺的醫書也是個二把刀,所以……”

不過徐雲雁冇有在這裡多想,反而是在月兒那古怪的臉色當中快速的向前去尋找歐陽刺史安排來的人。

等到徐雲雁進入前院,那些守衛在這裡的士族急忙迎了上來,撲通一聲跪在徐徐雲雁麵前。

“大人,我等失職,居然不知道大人喝酒精過敏,昨日敬了大人一杯酒,耽誤了大人的正事,我等死罪!”

看著這些人跪在自己眼前,一個勁的在這裡磕著頭,徐雲雁很好奇。

“耽擱什麼正事兒了?昨天陛下的旨意我也接了,今天歐陽刺史大人安排來商量農場的人,我馬上就去見,好像冇有耽擱什麼大事兒吧?”

這些人隨即麵色古怪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這個……那個……”

最後有一個人總算這個那個憋出了一個小寶寶,說出這件事情之後,徐雲雁臉色直接羞的比梅靜靜的臉色還紅。

原來在這些人麵前自己還能夠出現這樣一幕,隨即徐雲雁咳嗽一聲。

“冇事兒,冇事兒,都是自家兄弟哪裡有什麼奇怪不奇怪耽擱不耽擱的?嗯,就這麼著吧!”

徐雲雁這麼說了一聲飛也似的找地方躲了起來

(本章未完,請翻頁)

他可不敢再在這群人麵前在這裡瞎折騰了,萬一在整出一點幺蛾子,自己可就真的無顏麵見江東父老了。

再次像是做了錯事的孩子一樣快速的從眾人眼前消失,來到前院。

總算是看到了歐陽刺史安排來商議花定農場事宜的官員。

看著他徐雲雁急忙拉著他的手“歐陽刺史準備將哪一塊地方劃給我們折衝府作為農場啊!”

看著焦急的徐雲雁,這官員有點兒不好意思了“大人,這不是歐大人安排小的前來商議嘛,看看大人看好了哪塊位置,需要多少數量?隻要是空地一概交給大人做折衝府農場。”

聽到這個官員如此一說,徐雲雁直接來了興趣,隨手從大堂桌子上抽出了那自己畫的草圖形勢圖。

“這一塊兒的地方,九連山到龍門縣這一塊兒附近,我看著有不少的空地,我將他們化成一片農場,你看這樣可好?以後說不得這山我還要圈上一塊兒給他們開山伐木,您在看如此可好。”

徐雲雁一說,這個官員急忙點頭“大人說什麼就是什麼,隻是大人可知此地一直空曠是何原因?”

看著這人有點隱情的樣子,徐雲雁好奇的看著他。

“還請這位大人賜教?不知道此地空曠良久是何原因?”

“好叫都尉大人知道,此地因為缺水,雖然不遠處就是河水,可這個地方就算是挖地三尺也挖不出水來。”

“哦,這麼樣子嗎?”徐雲雁冇有說什麼“不要緊,不要緊,事在人為,我相信我總會有辦法將這裡的情況解決的。”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個官員隻得寬慰徐雲雁“如此,那下官就將此地畫出一片農場。”

說著在他拿著的絳州地形圖上一筆畫出一大片。

好在這附近有幾個村莊,不過村莊也冇有多少良田,可以完美的避過去,在龍門縣和九連山中間形成一個長條形。

在避過薛仁貴的家鄉之後,以一個標準的長方形圈住了九連山一塊兒位置。

“不錯,不錯!”

徐雲雁看著官員給自己畫的這有近千畝的土地,滿意的點點頭“那一切就有勞了!”

“都尉大人說到哪裡話,這是下官應該做的,現在就回去和刺史大人溝通,為都尉大人送來土地文憑,還請都尉大人稍待。”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