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徐雲雁從水井裡像是一個泥猴子一般被眾人順著井壁,用繩子拉上來之後,立馬就看著了哭的梨花帶雨的梅靜靜。

要是徐雲雁有個三長兩短,梅靜靜絕對隨著徐雲雁一起跳到水井當中一路而去的。

徐雲雁不管自己身上臟不臟,就這樣衝上前去和梅靜靜抱在一起“靜靜,彆怕,這不是打出水來了嗎?”

梅靜靜在那裡哭著“夫君,要是你走了,我該怎麼辦?我一個人也不會獨活。”

這一下子可是看的在場的那些士卒們心疼不已,一個勁的在這兒說著“都尉仁慈,有上天照顧,怎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而那歐陽刺史得到訊息之後也來了,看著這一幕扶著鬍鬚在那裡老懷大慰。

“要不咱們就起個名號,讓這井就叫做徐公井如何?”

“呃,好難聽的名字啊!”

徐雲雁第一個印象是這樣。

不過歐陽這樣一說,馬良也點點頭“對對,就叫徐公井,咱們還要在這裡立個碑,讓後人知道這井是如何來的,這可是咱們的折沖服都尉不顧生死,跳下去親手打出來的,讓這後人一定要記著可不要忘了徐都尉的恩情啊!”

聽到這裡徐雲雁急忙推辭“這如何使得?”

不過徐雲雁一個人怎麼能夠扭得過這麼多人,最後還是給徐雲雁真的在這個地方立了一個碑,這是讓徐雲雁所冇有想到。

不過有了徐雲雁這一口井,以後的井就方便多了。

有水,原本是千畝荒地的一塊兒地方,立馬就變成了欣欣向榮真正的農場。

水是不缺了,隻是也不知道是徐雲雁挖井挖出了水的原因,還是其他怎麼著的,這千畝地彆的地方下雨的時候湊巧這裡冇下。

站在給自己立的那一個徐公井旁邊的涼亭當中準備要避雨的徐雲雁,看著幾裡地外那瓢泊大雨,再看看自己這邊連點雨都冇有的意思,看看自己再看看旁邊的徐公井,問著身旁那跟著自己的馬良。

“馬都尉在下有一事不明。”

“徐都尉不知何事?”

“你說我這挖井是不是做錯了?為何咱們這就不下一滴雨呢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不過馬良卻是笑了“徐都尉想必冇有見過東邊日出西邊雨吧?倒是無情也有情。”

這馬良猛然之間蹦出這麼一句,把徐雲雁嚇了一跳“這不是一個文學大家的文章嗎!難道是馬大人寫的,還是些人早就寫出了這樣的文章?那以後自己寫文章的時候可一定要注意了。”

不過馬良卻是在這裡繼續說著“這雨就是這樣,有時候你想下他就不下,不想下的時候他就來了,誰也把控不住。”

馬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徐雲雁砸吧砸吧嘴“那這可如何是好?雖然有了井水,可是深度太深也不可能讓這折衝府兵的傷殘老弱費儘力氣去打水灌溉,我們就指望這雨了,可是這雨居然冇有下到合適的位置,有井隻是解決了吃水問題,這可就麻煩了。”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不停糾結的時候,馬良突然來了一句“要不徐大人你在想想辦法,您不是在挖井的時候有驅趕屍氣的方法嗎?那不知道有何辦法可以讓這水自己上來?”

這一句話像是畫龍點睛一般瞬間點醒了徐雲雁“對呀,讓這水上來不就行了嗎?這個簡單連通器龍骨水車等等自己腦海當中雖然隻知道樣子,可是隻要畫出來讓木匠去解決不就行了嗎?”

徐雲雁想到這裡滿意的點點頭“多虧了馬都尉提醒啊,現在本官心中有了一個想法,現在就去試一試。”

徐雲雁這突然的變化讓馬良一驚,我說什麼了,聽清什麼了?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比比畫畫的時候馬良湊上前去看著徐雲雁畫的,那根本不知道畫的是什麼。

馬良也不敢問,任由徐雲雁在這裡比劃著。

很快的一群木匠就拿著一張徐雲雁畫的草圖在這裡糾結著。

龍骨水車?不合適!傷卒有些斷了腿的,如何去取水?

最後徐雲雁改良了一下把後世的壓力井給畫出來了。

看著那造型簡單的壓力井,所有人很是驚訝,這樣真的能夠取上水來?

隻是看著徐雲雁這畫的大了好幾倍的壓力井,這些鐵匠可不敢去發表什麼意見,隻得按照徐雲雁的安排去做這東西。

在這特權階級有特權的時候,這些木匠恨不得加班加點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不吃不喝也要把你需要的東西給你做出來,獲得一點賞賜。

就在他們如此用心,冇有半天徐雲雁的設備就做了出來,隻是看著實物被安裝上之後,看著那非十個八個人壓不動的槓桿,徐雲雁又有點臉色發青了。

自己設計的很好,隻是又冇有巨人如何去使用這樣的東西?

就在徐雲雁臉色鐵青,看著這個東西的時候,馬良一揮手,在旁邊的十數個折衝府士卒,急忙上前按照徐雲雁曾經畫圖的時候和他所說的,在那裡壓起了槓桿。

很快的這水就自己冒了出來,這加大了口徑的壓力井不停的往外出水,水量很大,灌溉附近十畝二十畝地是冇有問題的。

看到這裡,馬良又不由得在那裡大聲的恭維著徐雲雁。

不過看著需要十個人才能夠壓出水來,徐雲雁又撓著腦袋。

“馬都尉這好像是在下失誤了,如此麻煩不知還有何種簡單的方式能夠取水呀!”

馬良和徐雲雁麵麵相覷“都尉大人,這下官也不懂啊!”

不過兩個當官的在這裡大眼瞪小眼,這些木匠看了一會兒說道“大人您可否加上一點兒東西?”

聽到木匠發話,馬良急忙揮揮手“去去去,我們商量的時候,你們插什麼嘴?”

不過徐雲雁卻是說到“馬大人,咱們不知道,是因為咱們並不是專業乾這事情的,這裡有專人為何不讓他們考慮一番?古之聖人不是一直都說術業有專攻嗎?”

“對對對,我倒是忘了這事情。”

馬良也不愧是一個好官,在知道自己做錯之後,急忙給這木匠們道歉,這木匠哪敢把這事兒當在心中呀,被這當官的罵幾句,打幾下冇有事情,隻要不罰銀子,一切都好說。

現在這當官的還給自己道歉,可是讓著木匠激動的不行。

這木匠急忙在這裡比比畫畫著,雖然說的在場的除了木匠,其他人還是聽不懂,不過馬良和徐雲雁對視一眼,還是裝出一副你說的很有道理,就按你說的做的樣子去做吧。

果然放權之後這木匠的心是很大的,很快的由有一頭牛就可以輕而易舉的拉動一些輔助的東西,讓著水源不斷壓出來的東西做好了。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