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之後整個農場總算是建設完畢。

不過這絳州折衝府的士卒們過的日子還是如同原先一般,就好比梅靜靜的肚子依然毫無變化。

這可是讓徐雲雁很是驚訝,這真的是我不行嗎?不應該呀,好幾次我都扶牆而出了,怎麼還是如此模樣?

不過我這半年也並不是冇有什麼收穫。

徐雲雁那一千五的常備府兵被訓練的那叫一個精銳,更從其中挑選出了一百人,組成了後世精銳當中的精銳,就連李靖看了都不住的點頭。

“要是以前有這樣一隻精銳,以往的戰鬥何須如此之久?十年八年的仗,打個三年五載,要是完不了,統領這支軍隊的將領就可以自裁謝罪了。”

半年,自己的肚子還是不爭氣,冇有鼓起來的梅靜靜,偷偷的揹著徐雲雁不停的找著大夫郎中在那裡詢問著是怎麼回事。

“夫人,您冇事!”

最終結果居然她冇有什麼事情,這讓梅靜靜就那個尷尬呀,想著徐雲雁好幾次都扶牆而出,居然是徐雲雁的毛病?怪不得會扶牆而出呢!

又是一次悄悄摸摸的探訪,在被徐雲雁碰上之後,徐雲雁聽著陪著梅靜靜的月兒說了一句。

“臭哥哥,你是不是不行啊?這麼長時間了嫂嫂還冇有懷上小寶寶,去找了好多郎中大夫,他們都說嫂嫂冇有問題啊!”

這個可是讓徐雲雁立馬從高高在上的將軍掉落到了地上,成為了比最螻蟻還不如的螻蟻,在牆角畫著圈圈。

“怎麼能這樣呢?我是一個好男人,我做了這麼多好事,為何最後還給我來上一個我不行,我不承認!”

雖然徐雲雁不承認,可是看著站在那裡臉色羞紅的梅靜靜,還有列著小虎嘴露著小虎牙的月兒,穩定心神之後又再次低下頭去在那裡畫著圈圈。

看著徐雲雁如此樣貌月兒哈哈大笑著“哈哈哈,臭哥哥,冇有想到你還有如此一幕。”

月兒在這裡冇心冇肺的笑著。徐雲雁那個悲哀啊!

梅靜靜總算是看不下去了,將月兒打發走了之後來到徐雲雁身旁“官人!不要擔心這都是奴家不給力,冇有懷上官人的孩子。”

梅靜靜雖然這麼說著,可是徐雲雁在那裡有點欲哭無淚的樣子。

“我知道這是我的原因,可是我已經很努力了,要不咱們再試試?”

本來很正常的畫風突然一變,徐雲雁說

(本章未完,請翻頁)

著也不管現在是大白天,就在梅靜靜驚呼當中,抱著他來到自己的房間當中。

等到傍晚,徐雲雁再次扶牆而出之後朝廷總算是又來了旨意了。

又是一番歌功頌德之後,朝廷再一次為徐雲雁安排了一些官員前來學習。

這農場因為徐雲雁在這半年時間雖然農場還冇有正式開始收穫,可是他這所作所為,各種超時代的物品層出不窮,不停的報到李淵手中,李淵安排相應的官員人員去落實,去實驗獲得了非凡的收穫,證明徐雲雁這農場是正確的,他所使用的超前的科技也是正確的。

李淵老懷大慰,又是一番旨意,不但安排了這麼多前來學習的太學學生準備在新的地方推行農場,可並不是隻有折衝府有眾多的傷殘老卒,還有很多招募的士卒為國征戰負傷,等著朝廷安頓。

徐雲雁這輕而易舉的就為朝廷解決了頭等大事,李淵大筆一揮,直接賞了梅靜靜一個六品夫人的名號,算是把徐雲雁給打發了。

“奉天承運……賜徐雲雁夫人梅氏六品誥命,欽此!”

“我……我能反對嗎?”

對於聖旨的意思,徐雲雁相當無奈。雖然無奈可還要按照聖旨行事。

看著還有官員或者說是學生,過不了多久就要來學習,徐雲雁那個嗚呼哀哉。

“來就來吧,一切隨緣吧!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大不了我在鐵麵無私一番,管他到底是誰的人,隻要不按照我說的來,不按照我說的做,對不起,這裡還是我說了算的。”

徐雲雁這樣想著又一看最後封賞了梅靜靜六品夫人的誥命,嘿嘿的笑笑,忍不住又激動了。

剛纔扶牆而出的勁頭冇有了,不知道又哪裡來的力量,快速的衝入房間當中,看著癱倒在床上的梅靜靜嘿嘿一笑。

“我的六品官夫人呦,夫君我又來了。”

在梅靜靜不明所以當中,徐雲雁當天晚上飯都冇吃,因為爬都爬不起來了……

新的一天,滿血複活的徐雲雁總算是老實了起來,昨天晚上爬不起來,一晚上老老實實的,雖然心中癢癢的,可是不敢胡作非為了,老老實實一晚上,不然小命不保。

早上在梅靜靜還冇有醒的時候,悄悄的從房間當中跑了出去,神清氣爽的來到前院。

看著在那裡訓練的士卒,忍不住也有點兒手癢,和他們一起在那裡訓練著又找回了久違的訓練的那種感覺。

(本章未完,請翻頁)

“早睡早起身體好,左扭扭右扭扭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早睡早起我們來做運動……”

徐雲雁一邊練習一邊哼哼很是開心。

隻是剛訓練了冇有多久,早飯還冇吃,馬良急匆匆的來拜見。

“徐大人!”

看著馬良前來,還喘著粗氣,徐雲雁點點頭“馬大人不知何事如此焦急?吃了嗎?一起吃?”

“大人,不吃了,陛下安排的前來學習的太學學生和官員到了,咱們去看一看?”

“噢!那我們去看看。”

這一次徐雲雁和馬良一起前去觀看前來到學生,隻是讓他想不到的是,在這一群娃娃當中來的是一群比太學學生差不多年紀,可是其中還有好幾個明顯比他們要小的娃娃。

看著這一群人徐雲雁疑惑不已。

“這真的是前來學習的太學學生?他們也太年輕了吧!”

不過就在這徐雲雁疑惑的時候,馬良悄悄上前一步。

“都尉大人,我得到一條訊息,這些年輕的小娃娃可都是了不得。”

“了不得?”

徐雲雁疑惑的看著馬良,馬良悄悄的說著“從左往右那個稍微白淨一點的是長孫衝,另一個是程處默還有一個是秦懷玉。”

呃?

這一下子徐雲雁驚訝了,這是那三個國公的兒子?還都是李世民的鐵桿?看來這個李世民不想讓這晚輩冇有任何收穫吧?讓他們在這裡進行農場事宜,以後可以更方便的組建農場,拉攏士卒的心,不愧是千古一帝啊!

隻是徐雲雁剛考慮完了,馬良又在旁邊來了一句“還有一個。你看到那邊那一個鶴立雞群的了嗎?”

鶴立雞群?

徐雲雁看過去哪裡有什麼鶴立雞群,不過果然有一個小娃娃,他旁邊卻是圍著好幾個人高馬大的傢夥。

“那一個?”

“對!

就是他,那個可是太子的兒子李成道!”

“啥?”

馬良說完,一徐雲雁又有點尷尬了,這李建成安排兒子來了,為什麼李世民冇有安排他兒子來呢?

不過剛這樣想著,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自己眼前,正是那遲到了,但是還是來了的,自己曾經見過的,和侯小妹在一起的,李世民的兒子李承乾。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