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看著站在眼前的一眾傷卒不明白徐雲雁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不過徐雲雁還是在那裡說著。

“你們覺著他們該不該享受照顧?”

不過,還不等徐雲雁在這裡介紹這些傷殘士卒該不該享受特殊的照顧,這些傷殘士卒還是很有骨氣的,在這裡大喊著。

“大人,我等為國征戰,並不是為了享受榮華富貴,反而是保家衛國。”

這高尚的覺悟可是讓徐雲雁有點兒驚訝了,而看著他們如此喊著,徐雲雁揮揮手,止住了他們的喊聲。

“現在你們為國征戰,保家衛國結束了,是國家回饋你們的時候了,陛下仁德為爾等劃出如此農場解決爾等以後的後顧之憂。”

徐雲雁說完之後又看著前方那一眾太學學生說道。

“知道他們為什麼能夠享受如此待遇了吧,陛下仁德,他們為國付出就要有如此收穫,現在我要把你們全部分開,幾個人和他們一組,編為一戶在此地勞作學習。”

徐雲雁剛說完,就有些太學學生有點兒不樂意了,在那裡撅著嘴。

“哼,讓我們和他們混為一談?這怎麼合適?”

一個傢夥陰陽怪氣的說了這麼一聲之後,他旁邊的同學瞬間和他劃清距離。

“我等願意合這為國征戰保家衛國的勇士編為一組,解決他們的困難。”

看著昔日和自己稱兄道弟的狐朋狗友,居然如此輕而易舉的放棄了自己,那陰陽怪氣的學生有點驚訝。

“你們怎麼能做出如此事情?有辱斯文,實在是有辱斯文!我休與爾等為伍!”

不過他剛說完,位於前方的李承道和李承乾這兩個超級代表在那裡點著頭。

“我們願意和他們混為一戶,幫助他們,讓他們得托所困!”

這兩個超級大佬一發話,無論在場的其他的學生們怎麼想都,得老老實實的按照他們所說的去做。

這兩個可不是一般人,以後還想在朝堂當中混,就不能偽逆他們的意誌,而看到這裡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

“並不是要讓你們在這裡無所謂的勞動,而是要讓你們知道,耕種是什麼樣的事情,可不要再鬨出天下大饑何不食肉糜的故事。

不但要讓你們學會如何耕種作物,知道他們的生長習性,更好的在農場當中合理的播種他們,更

(本章未完,請翻頁)

是要熟悉這農場的運作規律,什麼東西可以循環使用。

就好比這個草吧……”

徐雲雁說著來了興趣“農田當中有這些草,你可以把這些草拔出來,喂牛餵羊,至於牛和羊也不是無所產出的,他們的排泄物可以追肥,追肥之後增加這農作物的產量,至於農作物的秸稈也可以給他們充當實物補給等等等等。”

徐雲雁大概的說了說這種植上事情,看著眾人聽的津津樂道,忍不住又說起了魚塘上的事情。

魚塘邊養桑樹會養的很好,桑樹餵養蠶,蠶也長得很好,蠶的排泄物餵魚,魚也長得很好,魚和絲綢雙向產出又是不錯的收穫。

徐雲雁在這裡講解,瞬間讓這群從來不知道耕種為何物的太學學生們驚訝了。讓這些五指不沾陽春水的未來的老爺們意想不到。

“原來耕種還有如此大的學問?”

徐雲雁點點頭“那可不?曾經我做過一首詩,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希望諸位能夠好好的體驗生活,瞭解百姓疾苦。”

徐雲雁說完,李承道和李成乾相互對視一眼感慨良多,對著徐雲雁一抱拳。

“我等在此謹遵都尉大人教導,一定按照都尉大人所說,在此地多學多想。”

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就在那裡指揮著。

“咱們現在開始編組,請兩位人同時出力和一位傷殘士卒混為一組。”

徐雲雁這樣安排著李承道和李程承乾兩人當先一步各自帶著一個心腹就選了一個傷殘士卒。

有兩人作榜樣,接下來的人更是馬不停蹄的快速的挑選著,到最後所有的傷殘士卒都有人照應了,徐雲雁滿意的點點頭。

“不錯,很好!不過我還要交給諸位一項任務。”

就在所有事情步入正軌之後,徐雲雁又發話了,所有人都看著徐雲雁,等待著徐雲雁即將頒佈的任務。

“我想讓你們研究研究,如果他們不是折衝府府兵,隻是普通人,他們成為這樣的情況,瞭解他們的家庭狀況有什麼辦法能讓他們過得更好。

還有,在這期間當中,你所需要學習什麼,掌握什麼,瞭解什麼。”

徐雲雁這一連串的問題雖然很是清晰明白的傳入了所有人的耳中,可是李承道和李承乾忍不住心中大吃一驚。

(本章未完,請翻頁)

陪著兩人的心腹急忙在這裡說著“殿下!這可是了不得的問題啊,要是能交出一份滿意的答案,在陛下麵前也是倍有榮光呀。”

對此李承道和李承乾確實有點為難了“可是我們該如何去研究這些問題呢?”

“殿下這有何難?出題的人,這不是在這嗎?更何況他是心向我等的,咱們去請教一番不就行了嗎?”

“此言大善!”

李承道和李承乾紛紛誇著自己周圍的心腹考慮的不錯,就在這裡先帶著傷殘士卒去他們在這農場當中臨時的家去研究解決徐雲雁安排的問題。

其他的太學學生對此確實不以為意,尤其是那一個陰陽怪氣的,又在那裡冷哼著。

“這不簡單,讀好四書五經,大學中庸,聖人之道教化百姓,難道還不能安居樂業不成!”

他說出這一句話之後,雖然以前陰陽怪氣兒在一些事情上讓這些士卒不開心了,不過在此還是獲得了很多人的支援

“對對對,學好四書五經,大學中庸,學好聖人本事,難道還不能夠教化百姓,安撫天下眾生?”

不過就在這些人在這裡曲解徐雲雁的出題意願的時候,程處默秦懷玉長孫衝幾人聚在一起在這裡嘀咕著。

“你說咱們老頭兒把咱安排來讓咱做這些事情,合適嗎?”

長孫衝說了這麼一聲,程處默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秦懷玉看著兩人歎了一口氣。

“難道你們冇有發現這裡是學習大學問的正兒八經的地方嗎?”

“這裡有什麼好學習的?”

長孫衝也開始陰陽怪氣起來,程處默還是無所謂的樣子,秦懷玉歎了口氣。

“冇有發現世子殿下很樂忠於此嗎?以後要真的是殿下登機,世子殿下可就是未來的太子,掌握民間疾苦這纔是世之明君所為。”

長孫衝還是不以為意“這與我等何乾?君王賢明,咱們用命即,可何須掌握如此多亂七八糟的東西?還要和這賤民生活在一起?”

最後長孫衝壓低了聲音,隻有程處默和秦懷玉兩人能聽到,不過秦懷玉卻是搖了搖頭。

“要是咱們不知道這民間疾苦,如何能夠為官一方?”

“我們可是要做將軍的,可不是來做地方官的。”

長孫衝還是不樂意。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