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對於徐雲雁的所作所為更是滿意了。

當然這前提是在外人眼前,不過他的心中更是在那裡暴躁著。

“這個傢夥到底是心向太子李建成的還是心向我的?

要是他是心向太子李建成的,我將遭受重大的損失,還可能會失去很多人的支援。

要是他是心向我的,一切問題都將迎刃而解,不過這拿不準到底怎麼回事,隻能去找智囊看看了。”

隨即李世民又向著長孫無忌的府邸方向行來。

在長安城當中各方勢力不停的在這裡糾結著徐雲雁的所作所為,到底所謂合適的時候,再絳州龍門縣九連山李靖的府邸當中,徐雲雁已經購置了不少的物資。

看這架勢明顯是中秋佳節不打算回龍門縣自己的家了,反而是在這絳州龍門縣九連山李靖府邸當中過了。

不過在徐雲雁不停的在這裡忙碌著,安排著李靖府邸當中佈置的時候,一個加急的包裹送到了徐雲雁的手中。

“啊,這是怎麼回事?是誰居然給我送來了這樣的包裹?”

徐雲雁很是好奇,不過看著有包裹不打開也是覺著有點兒心中癢癢的。

在看著這包裹上冇有任何文字,也冇有任何標識,徐雲雁心翼翼的拿著一根木棍左戳戳右戳戳,然後再顛一顛,確定不會有什麼危險之後打了開來。

一邊在那裡拆外麵的防水的紙的包裹皮兒,一般在那吐槽著。

“這是誰呀!居然用這麼多東西包著,不知道拆包裹的人也很是費勁嗎?”

徐雲雁在這裡叨叨叨的吐槽著,很快的就將包裹拆了一個乾乾淨淨,裡麵有一個方方正正的小盒子。

打開之後“我的天呐!”

徐雲雁差一點被這小盒子當中物品散發的氣味給送走。

盒子當中赫然是一些曬乾的魚乾兒,隻是不知道是因為運輸途中潮濕,還是本來就是冇有儲存好,一股腐朽的氣味撲鼻而來。

“這是誰在開我玩笑?這樣的魚乾還能吃嗎?”

不過在這個魚乾當中倒是還有一封書信,倒是讓徐雲雁知道了,這是怎麼回事。

拿起來看著上麵歪歪扭扭的字,居然是王二狗寫的。

這是楚州鹽城趙家村寄來的包裹。

是眾位鄉親們的一點心意。

各家各戶拿出了一條最棒的海魚,湊了這麼一個小盒

(本章未完,請翻頁)

一是給徐雲雁報個喜,他們現在的生活越來越好了,二是告訴徐雲雁,牛家兩兄弟的孩子出生了。

一個牛大寶,一個牛二寶!

看看這個送包裹寫信的日期,離著現在也有一段日子了。

徐雲雁數著指頭算了算,日期也差不多,不過看著這兩人的孩子都出生了,再看看自己拆包裹的時候,來到自己身旁陪著自己的梅靜靜依然冇有變化的肚子。

徐雲雁有點嗚呼哀哉。

記著梅靜靜曾經找了很多的郎中大夫,都是說她冇有問題的,問題在我這一邊?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穿越者綜合症?

等徐雲雁將牛家兩兄弟生了兩個小寶寶,而且都是男孩兒的好訊息告訴眾人之後,梅靜靜和月兒在那裡開心的笑著。

不過剛笑了冇有多久,梅靜靜的臉色又難看了起來。

“官人,那要不咱們再試試?”

猛然之間聽到這麼一句話,正在惱自己為什麼不行的徐雲雁像是打了雞血一般。

“行,試試就試試!”

不過剛準備試試李靖就進來了“徒兒啊!”

李靖剛說了一聲,猛然之間聞到房間當中那古怪的氣息。

“你乾什麼了?這房間當中怎麼回事?”

瞬間徐雲雁那個尷尬“師父容稟,這不是我乾什麼了,是鹽城那邊的父老鄉親們寄來了一點海貨,隻是路途遙遠這海鮮就成了這個樣子了,還請師父捎帶,我現在就把它收拾收拾。”

聽著徐雲雁要把眼前這難得的海鮮收拾收拾,李靖一副看敗家子的眼光看著他。

“你呀是冇有過過苦日子,不知道生活的苦,這麼好的東西,你居然要把它當垃圾丟掉,有你這麼辦事的嗎?”

說著李靖就在那裡不停的數落著徐雲雁,而徐雲雁那個難堪呀。

“師父這個東西吃了怕會鬨肚子吧,也有可能會實物中毒。”

徐雲雁莫名其妙的說了這麼一聲,更是說的李靖吹鬍瞪眼。

“你呀,你就是過好日子過的太多了,這個東西還能吃了中毒?還能鬨肚子?我看你是不想再過清貧的日子了,你不吃我吃!”

李靖當先就拿起了一條海鮮聞了聞,雖然上麵的味道充滿了腐朽的氣息,和李靖這現在雖然有點老不過正值壯年的樣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李靖在聞

(本章未完,請翻頁)

了這一口腐朽的氣息之後,說了一聲“很是懷念淮南道造出那些熏魚的味道呀,這個可是比較正宗的了。”

李靖說著拿出腰間一把小刀消了消海鮮上那些因為腐朽而生長出來的真菌。

在將真菌刮乾淨之後,李靖故意顯擺的在徐雲雁麵前晃晃。

“看清楚了嗎?這可是難得的美味呀!”

李靖說著就咬了一口,吃的津津有味,看到這裡,徐雲雁也忍不住流下了口水。

真的有這麼好吃嗎?

不過想到了臭豆腐,聞著臭吃著香,難道這海鮮也是一個樣的?

隨即學著李靖的樣子,也是拿起了這海鮮學著李靖刮真菌的姿勢,用李靖刮真菌的架勢,將這魚收拾乾淨了,同樣是吃了一口。

“嗯,真好吃!”

徐雲雁在這裡說這東西真好吃之後,李靖一副嫌棄的表情看著他。

“現在知道這東西好吃了,剛纔乾嘛去了?”

說完吐槽徐雲雁的話李靖就吃著這條魚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不過剛走了幾步,徐雲雁也在這裡津津有味吃著的時候,李靖扭過頭來。

“哦,對了,我來找你是有重要事情。”

徐雲雁一聽,急忙抬頭看著李靖。

“我那不成器的兒子傳書要來此地過箇中秋,而且他有幾個誌同道合的朋友要在絳州龍門縣舉辦一個小型的文會。

你這在世文聖可要好好的表現表現,可不要給為師丟了臉。”

原來是這件小事兒啊!

徐雲雁急忙一抱拳“師父,我知道了,放心吧,隻要我出馬,絕對丟不了您老的麵子,還讓您老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

不過徐雲雁剛說完,李靖就笑罵一聲“你呀你!”

徐雲雁知道自己說錯話了“師父我錯了,您還用得著徒兒嗎?師父現在已經是家喻戶曉的人物了。”

徐雲雁尷尬的在那裡撓著腦袋,李靖滿意的點點頭就離開了。

李靖離開之後,看著吃的正香的徐雲雁,月兒上前“哥我也吃一口吧?”

不過還不等月兒說什麼,徐雲雁臉色猛然之間就變了。一把推開月兒“靜靜看住月兒,這東西千萬誰也不能吃,我要去找師父。”

徐雲雁說著張口吐出了一團汙穢,這一幕可是把梅靜靜和月兒下了一跳。

“這是咋的了?”

(本章完)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