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安城當中李淵,李建成,李世民三個最主要的勢力在這裡針對李靖和徐雲雁被毒這件事情掀起了腥風血雨。

一個又一個軍中將校居然知道了李靖遭人下毒更是氣的領命出征,進擊突厥。

這是讓所有人都冇有想到的。

至於徐雲雁這一個小小的折衝府都尉在其他的將軍麵前,也就那麼回事兒,完全是敵人針對李靖的時候被殃及了池魚。

明麵上是如此眾誌成城討伐突厥的情況,背地裡李建成一方不停的在這裡蒐集著證據,看看李世民有冇有什麼不良的心思。

至於李世民的人?同樣是在這裡搜尋著李建成這邊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圖謀。

不過就在他們在這裡掀起腥風血雨的時候,再絳州折衝府當中翟鵬看著集結在自己眼前的,由徐雲雁親自訓練出來的那一百名精銳當中的精銳滿臉寒光的在這裡說著。

“將士們!知道咱們為什麼聚集在這裡嗎?”

這些士卒不愧是精銳當中的精銳,口號喊的那叫一個震天響。

“保家衛國!”

“對!”

翟鵬在這裡喊著“我們是為了保家衛國,現在咱們的將軍被那可惡的突厥人下毒了,不但咱們將軍被下毒了,連咱們大唐的李大將軍一樣被殃及池魚了。”

翟鵬可不相信趙家村這些人會給徐雲雁送有毒的食物,完全是在運輸途中被那突厥小兒抽了空再食物當中下了毒。

至於趙家村那些熏魚?翟鵬也是吃了不少的,那就一個美味呀,怎麼會是趙家村把自己有毒的魚送給徐雲雁呢?

其實要是徐雲雁在吃著魚乾之前要是仔仔細細看一看,就會發現這根本就不是什麼有人下毒,反而是趙家村的村民捉住的海鮮有毒,誰讓他們捉了一些河豚製作成了魚乾?

河豚的肉是夠鮮美的,隻是處理不當就會留下毒素。也不知道是誰這麼粗心大意裡麵放上了兩條河豚,而且還都是冇有收拾乾淨的那種,不過這都是以後才發現的,現在並冇有人認識。

翟鵬在這裡喊完口號之後,看著他們接著在這裡說著。

“俗話說的好,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將軍將

我等訓練的如此精銳,不就是為了這一刻嗎?

現在連自家主將都被宵小暗算了,咱們還冇有什麼表示如何對得起將軍?本將現在不管有命令冇有命令,我隻知道一點為將軍報仇!”

“報仇,報仇!”

上百人在這裡喊著報仇,猶如千軍萬馬在此一般,而在翟鵬旁邊的周伯點點頭。

“對!報仇,管他有什麼罪責,你們聽的是翟旅帥的命令,翟旅帥是聽了我的命令,現在我就在這裡把話挑明瞭,我要給將軍報仇!無論如何也要找出咱們絳州地界當中的突厥細作,找到他們,解決他們!”

現在這些折衝府兵還是有點兒底線的,知道不能夠出絳州地界,在絳州當中這一百人分散行動是冇有任何人會說出什麼的。

隨著周伯一聲令下,翟鵬對著周伯一抱拳“放心吧,周校尉,我將在此立誓要是解決不了絳州突厥細作就提頭來見。”

說完狠話一揮手“各隊分開,開始挨個縣城,挨個城鎮,挨個村落的給我找,將所有的突厥細作全部給我找出來。”

絳州龍門縣中,大將軍李靖和曾經在雲州大破突厥得徐雲雁兩人,紛紛中毒命不久矣的訊息引起了軒然大波。

普通的民眾不停的給他們祈禱著,讓這些保家衛國的將領們一定要好好的,而這訊息從絳州向外輻射,很快的就去到了雲州。

雲州那些雖然是新近落戶,可是還有很多是原先雲州逃難歸來的,聽到這個事情再加上原本雲州一直土生土長的,經曆過徐雲雁保衛雲州的人更是哭的稀裡嘩啦。

自發組成隊伍前來絳州探望徐雲雁,雖然他們冇有什麼值錢的,也冇有什麼特色的物品,這家拿出幾個雞蛋,那家拿出一點兒糧食裝在馬車當中,幾個村子湊出一架馬車,安排上幾個年輕力壯的前往絳州。

在這絳州地界上雖然離著突厥還有好幾個郡縣,不過這突厥已經將細作安排到了這裡,時刻提防著唐王朝有什麼訊息有什麼變故,他們也方便第一時間知道之後對唐王朝發動突然襲擊。

下書吧

去年的突襲可是讓突厥損失慘重,他們一直想要報仇,並且獲得充足的補給。

在他們得到訊息

李靖和徐雲雁兩個對他們來說是心腹大患的人居然在此中毒,那可叫欣喜若狂。

絳州邊遠縣城一個酒館當中,一個包間裡明顯就是穿著和本地一樣,但是麵容確實有點兒出路的人在那裡喝著酒。

一個人喝的差不多之後大著舌頭在那裡喊著“兀立看到了嗎?這就是和咱們大突厥作對的下場!漢人的厲害的兩個將軍居然被人下了毒,這是誰做的?實在是太漂亮了!”

兀立聽到自己對麵的哈利如此一說也在那裡笑了起來。

“是呀不知道是哪裡的勇士做瞭如此壯舉,我等為他再乾一杯。”

隻是這兀立和哈利在這裡高興,房間的門就被人推開了,這兩人不滿的看著從房門走進來的,換了人的店小二。

“怎麼回事?我們可冇有讓你們再進來。”

不過看著店小二端著一個盤子,兀立和哈利拍拍桌子“放下吧!放下之後抓緊出去,我們不叫你們不要再進來。”

隻是兩人看著放下的盤子上麵還蓋著一個東西,很是好奇。

“咱們點了這個菜嗎?”

兀立疑惑的看著哈利,哈利搖搖頭“不知道啊!不過應該是點了吧,冇有點怎麼會上呢?”

兩人一下子掀開了蓋在盤子上的另一個器具,瞬間兩人嚇了一跳。

幾把小型的突厥專用,在吃肉的時候割肉的小刀擺在這個盤子當中。

“怎麼回事?這是什麼意思?”

就在兩人大怒的時候,房間門和窗子同時被踹開,一些穿著唐軍甲冑的人拿著弓箭以特殊的他們冇有見過的方式衝了進來,將他們包圍在中間。

這一下子兩人知道大事不好。

不過這兀立和哈利不愧是突厥細作,猛然之間站起來抽出了懷中自己的小刀,對著自己的脖子就刺了過去。

一邊刺一邊喊著“大突厥萬歲,你們唐人的將領都不行了,等著我大突厥鐵騎在現百年前的榮光,再次統領你漢家土地吧!”

兩人剛說完,匕首將要插到脖子上的時候,這精銳當中的精銳手中的弓箭已經射出,並且射中他們的胳膊,讓他們準備自裁的想法徹底的不複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