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也巧,徐雲雁準備教他們九章算數之外新的算術方式,就有府兵來報。

“都尉大人,南邊一片黃豆到了收貨時間,大家看著長勢甚好,想請都尉大人前去一起看一看,確定是否現在收割或者舉辦個什麼儀式。”

這些人到底怎麼想的,居然收個豆子,還要辦個儀式?

不過徐雲雁看著李承乾和李承道兩人不明所以的樣子笑著對他們說。

“正好咱們去看看之後豆子能收穫多少?至於舉辦個儀式,你們不覺得這很有必要嗎?你們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糧食或者說是其他的東西能夠知道它產量如何數量多少,不是一件開心的事情嗎?這可是你們慶祝付出汗水的勞動所得!”

徐雲雁這樣一說,兩人也覺得的確是這麼回事兒,欣喜若狂的隨著徐雲雁去看看他們勞動所得獲得究竟如何。

在去往豆子田的路上,徐雲雁問著他們兩人“不知你們兩位可知道這豆子的產量?當然我說的是在其他的地方有多少。”

這一下子兩人可是有點兒尷尬。

“這……我等不清楚。”

“那其他的糧食的產量你們清楚嗎?”

“我等還是不清楚。”

徐雲雁歎了口氣“在咱們農場當中的產量可能和其他地方的產量不一樣,你們心中要有一個打算。可不要拿著農場當中的數據去計算全天下的產量,也不要覺著農場當中產量如何,彆的地方產量就能達到和它差不多的,須知天災**世事無常,很多事情並不是我們說了算的。”

這並不是說兩人說話力度小,反而是碰上乾旱,水澇,蝗災等一係列的不同尋常的情況,他們所獲得的產量是不一樣的。

兩人急忙點頭“老師說的甚是,我等記住了!”

就在他們這言傳身教當中來到了豆田,看著眾多學子在這裡聚著,徐雲雁就在他們吆喝當中講了幾句話之後,眾多學子開始收割豆子。

現在的豆子還是很新鮮的,不過這太陽也不錯,一天的功夫就全部晾曬的達到了收貨標準。

在徐雲雁的指揮之下,這些學子開始收穫糧食,雖然這豆子收穫不多,可是也讓這學子開心不已,這可是他們辛勤勞動所得。

“我的,這是我的!”

學子看著金黃的豆子,無比開心,掉地上的每一粒豆子都自己撿起來,吹乾淨放入工具當中。

在將這豆子裝成一筐又一筐之後開始計量。

在這計量的時候,李承道和李承乾好奇的圍在徐雲雁身旁。

“老師這個豆子計量您這也像是九宮算數的方式,不知道您所說的新的方式是?”

看到徐雲雁每筐重量都在那裡記下,當然,這記得是按照這《九章算術》當中的漢字的方式在這裡寫著。

現在他可不敢冒藍提出一些新奇的觀點,雖然記著以前看過很多書,提出一些新奇的觀點,讓世人都覺得了不得,可是這東西不是應該讓當權者提出嗎?他現在隻是一個小嘍囉,提出這些會有種不尊重古之聖賢的意思。

等到徐雲雁將一筐又一筐的物資重量計數完畢之後,從上到下列成一排,頃刻之間就算出了他的總和。

這一下子可是吧李承道和李承乾嚇了一跳。

“出結果了?”

“這就是我所說的新的計算方式!”

這?

李承道和李程前兩人在這裡目瞪口呆。

“這個是怎麼回事?老師能否教導一番?”

“你們看好了……”說著徐雲雁就在那裡將最簡單的加減法的口訣交給他們。

所有一列上的數全部相加或者相減得到的差值或者和再進行計算,如此一算,可是讓兩人驚訝不已。

原先都是一個數一個數的算,現在居然一排一排的算,雖然冇有先進多少,可這辦事效率明顯比以前更快了。

李承道和李程前兩人不得在這裡恭維著徐雲雁的文學水平,徐雲雁可能是教學教的太開心了,隨機一說“要是十幾份兒,你們怎麼算呢?當然他們是相同數量的。”

這一下子李承乾和李承道又在那裡準備數指頭計算。

徐雲雁直接笑著“不用那麼麻煩,我還是教你們一個方法。”

立馬乘除法的口訣又交給了他們。

這一下子李承道和李承乾兩人雙眼放光。

“冇有想到老師不但說文學上的水平如此之高,連著算數上的水平都如此之高,真不知道老師是師承何人,居然能有如此造詣,真想拜見一下老師的師父。”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兒尷尬了“我的算數師父?我的師父已經離世了,是一個遊方的老道士,好像姓李。”

“姓李?”

徐雲雁這一說,李承道和李承乾瞬間嚇了一跳。

李唐王朝可是一直遵循太上老君李爾是他們的祖先的,雖然這無從考究,不過現在徐雲雁說出了他跟隨一個姓李的道士學了這身本事,倒是讓兩人信服不已。

姓李的道士能夠教導出這樣的學生合情合理,更何況這姓李的道士說不準,還和他們那叫做太上老君的老祖宗李耳有什麼關係。

在兩人得到這條訊息之後,雙眼放光的看著徐雲雁。

“老師,不知道您還有什麼能夠教我們的?這九章算數與您的想比,您這個方法太新奇了,我們還想在學學新的。”

“學學新的?簡單,那就再告訴你們一個雞兔同籠的問題吧!”

雞兔同籠,這也算是一個《九章算術》當中的難題,不過徐雲雁用假設法假設雞是一個什麼,那剩下的兔子就是兔同籠當中的數量減去假設的這一個東西。

然後通過一元一次方程或者二元一次方程輕而易舉的就解出了雞合兔子的數量,更是讓兩人目瞪口呆。

“這……這就解出來了?這九張算術當中計算雞兔同籠可是很麻煩的,居然在老師這裡輕而易舉的就解出來了,這一個什麼方程式實在是太有用了吧!”

徐雲雁在這裡教導兩位殿下,也引起了其他文人墨客的好奇,他們作為太學學生也並不是什麼冇有見解的。

看著徐雲雁在這裡講解九章算數之外的計算方式,他們好奇湊上前來,本來不以為意,但是一看徐雲雁這方式輕而易舉的就能夠解出他們所想的問題,更是讓他們驚訝不已。

這一下子李承乾和李承到像是真的得到了寶一般,不停的請教著徐雲雁數學上的一些問題。

一些新的計算方式,一些簡便方法,還有一些新的思路,不停的重新整理他們的三觀。

就在徐雲雁教導兩位殿下,其他的太學學生有空也來學習的功夫當中,時間過得很快,整個農場當中的糧食,物資全部收攏完畢。

看著這辛勤勞作所收穫的糧食,所有太學學生都興奮不已,更是知道了天下農人的辛勞。

冇有付出就冇有收穫,想要靠天吃飯糧食產量多低他們是知道的了,而靠自己的雙手在這風調雨順的時節會獲得怎樣的收穫也讓他們震驚不已。

一家人想要靠著那幾畝田地討個生活,衣食無憂是絕對不可能的,想要讓他們過得好這些太學學生知道自己肩膀上的重擔還很重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