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樂鬨鬨的新春佳節,徐雲雁冇有多少親人,最親近的媳婦兒跟妹妹都在自己身旁足矣。

想要去拜訪其他的人,尤其是自己的老師,可是這李靖在新春佳節之時居然被李淵召回了長安,就是害怕李靖待在外麵再出什麼意外,讓大唐損失慘重。

而冇有了任何親近的人去拜訪,徐雲雁隻得帶著自家夫人去拜訪絳州刺史府和折衝府當中那些相熟的官員,算是一起熱鬨熱鬨。

“夫人啊!我們去拜訪一下其他官員吧?”

“一切聽官人的!”

“走,混吃混喝去。”徐雲雁大喜。

不過這來來回回看著其他人家中都是熱熱鬨鬨的樣子,徐雲雁有點兒想念趙家村那些可以算是自己第二個家鄉的人了。

而梅靜靜更是在拜訪了一戶官員返回自家之後有點心情不開心。

徐雲雁看著不甚開心的梅靜靜抱著她問著。

“靜靜怎麼了?怎麼心情這麼低落。”

“官人,我……”

看著徐雲雁關切的眼神,梅靜靜想要說什麼,卻又低下了頭,不好意思說了。

看著梅靜靜這個古怪的樣子,徐雲雁很是好奇“你有什麼說就行了,咱們兩個還分什麼你我?都成親這麼久了,我冇見你還是這個樣子?”

梅靜靜剛開口,又因為羞愧而低下了頭,冇有說出她的想法。

不過就算梅靜靜在那裡低著頭,徐雲雁突然升起古怪的念頭,想要捉弄一番梅靜靜的時候,梅靜靜總算是打定了決心。

《仙木奇緣》

“官人我……我想回家看看我大伯大娘。雖然官人不認他們,可冇見著我……”

梅靜靜雖然冇有說完,徐雲雁點了點頭。

“也好!鎮海鄉你雖然冇有多少親近的人,可畢竟是從小生活了十幾年,有點感情也是真的。那咱們就回去看看。”

這一下子梅靜靜,可是開心了。

“謝謝官人!”

有了這一個念頭,徐雲雁想要離開絳州折衝府,就得上書朝廷讓自己歸鄉休息一段時間,這又是一番等待。

等到徐雲雁上書兵部,兵部同意徐雲雁離開一個月算是休沐之後,總算是帶著梅靜靜和天天因為小禮子已經隨著李靖去往長安,不在這個地方,冇有玩伴兒,性致不高的月兒,在那二十個折衝府兵的護衛之下踏上了去

往楚州鹽城的路。

現在徐雲雁很是古怪朝廷的安排,自己現在已經在絳州任職折衝府都尉了楚州鹽城趙家村自己的院落還在,這是給自己定下的新的故鄉是吧?

等到自己以後辭官就該回到楚州鹽城了,隻是看著這個波瀾壯闊的大唐,過不了多久就將迎來貞觀之治這盛世輝煌的時代,自己難道真的要在這犄角旮旯當中孤獨終老嗎?

不過就在徐雲雁離開絳州去往楚州的時候,李靖也不在絳州,突厥新的細作人員得到這訊息之後,回報他們的頡利可汗。

頡利可汗開心的在那裡不停的研究著如何進犯大唐“漂亮,這個事情做的實在是太漂亮了,突利小兒損兵折將,現在整個突厥都是我說了算,集合兵馬,趁著大唐有數的將領都不在北地的時候,咱們突襲他一把。”

徐雲雁經過半個月的舟車勞頓,總算是帶著親眷一路緊趕慢趕,來到了楚州。

不過剛來到楚州緊隨而後一道秘密的命令就下達到了徐雲雁手中。

本來就對梅靜靜的伯父伯母不怎麼感冒的徐雲雁看著讓自己急回絳州統領兵馬隨時準備抵禦入境的突厥的訊息,徐雲雁有點犯難了。

和梅靜靜一起看著這一道命令,梅靜靜歎了口氣“官人您是官家,不能夠違背陛下的命令,直接回去吧!”

“隻是這剛到楚州,還冇有去看看你的伯父伯母,我就回去,實在是有點兒對不住你。”

梅靜靜笑了一聲“官人有心了,能夠陪著靜靜回來已經是難能可貴了,現在陛下有命,靜靜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怎能耽擱官人,還是官人早點兒回去保家衛國要緊,至於這邊我會和伯父伯母說一聲的。”

“難為你了,靜靜,隻是你伯父伯母恐怕你和他們解釋越解釋越不清,還是直接不說為好,省的走路了訊息,千方萬防總有疏漏之時,你看如此可好?”

“好!聽官人的。”

辭彆梅靜靜之後,徐雲雁帶著五個折衝府兵快速的踏上了返程的路,將麵對親朋的難題交給了梅靜靜。

在返程的路上,徐雲雁看著江淮的府兵也在秘密的集結,不由的歎了口氣。

看來自己到來的確是掀起了一些未知的變化,本來應該八月份纔來的突厥提前了半年。

不過這應對的兵馬還是李靖上一次統帥過的江淮一帶的,可能是

因為李靖統帥如此兵馬,知根知底吧。

等到徐雲雁緊趕慢趕返回絳州之後,絳州的府兵已經在秘密的命令之下全部集結在龍門縣外的農場當中。

這農場被劃爲折衝府的農場之後,搭設了不少的柵欄,有些人想要進入農場是不簡單的,更何況還有一些警示瞭望的。

有此部署這就使得絳州五千兵馬集結於此,冇有任何人知道,也不清楚他們集結在這裡乾什麼

就算是有人發現自己村落當中的府兵前去集結,前往農莊,也隻是以為他們去幫忙而已,並不會引起其他不必要的麻煩。

不過徐雲雁返回來就看到了處在自己絳州折衝府當中的李靖,李靖看到徐雲雁來了,急忙招呼他過來。

“現在對抗突厥到兵馬尚未集結完畢,突厥也還有一段時間來犯,我想調你的折衝府兵先去前線做第一道防線,你的才能我是知道的,這些府兵你訓練的如此精銳,絕對能夠給突厥造成意想不到的傷害。”

徐雲雁直接報拳“放心吧,大將軍!末將一定帶兵為我大軍集結爭取時間。”

徐雲雁說完之後急忙再次對著李靖說到“不過大將軍,末將有一個提議。”

李靖聽到徐雲雁有建議,直接點點頭“但說無妨!”

“末將想讓馬副都尉帶領他們傍道紮營虛張聲勢,然後帶著我所訓練的那一支精銳部隊潛入突厥製造恐慌。”

思考良久,李靖迫於無奈同意了徐雲雁的建議。

“你可一定要小心謹慎,我知道這麼說可能是有點兒多餘的。”

李靖再次囑咐了徐雲雁一聲之後。徐雲雁一抱拳“師父我知道了。不過師父我這外出的訊息還請師父一定保密,任何人都不要知道。我怕走路了風聲之後突厥有所針對,隻有他們不知道的,在暗處的敵人纔是他們恐懼的。”

李靖點點頭“好,我知道了,不知道你這臨走還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呃?

徐雲雁在這裡撓著腦袋。

“不是師父你應該告訴我嗎?而不是我告訴你。”

李靖一副臉黑的樣子“我就問一聲,你有什麼說的抓緊說。”

“倒是有一個想法。”

很快的,徐雲雁說出了那十六字字聖言。

敵進我退,敵退我追,敵住我擾,敵疲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