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人所寫的兵法不是一般人能夠研究透徹的。

徐雲雁這輕而易舉的一句話震驚的可以算是名將,也可以算是僅有的名將之一的李靖震驚不已。

“冇有想到你還能說出如此經典的話語,不過我很好奇,你這經典的話語是你自己總結的,還是聽誰說的?”

“我說我這是自己總結的,師父您認可嗎?”

李靖也冇有管太多的,反而是聽到徐雲雁這樣一說之後笑了一聲。

“我也不管你是自己研究的也好,還是聽其他人說的也罷,你既然能夠說出如此至理名言,正好你去往北地我也就放心了,一定要按照你所說的去做,可不能夠意氣用事。”

李靖在這裡不停的教導著徐雲雁,徐雲雁不住的點頭。

“放心吧,師父我絕對不會給你丟了臉的。”

“並不是給我丟臉不丟臉,隻要活著給咱們爭取一點時間我就開心了。”

徐雲雁鄭重的對著李靖告辭前去帶領自己從眾多士卒當中挑選出來的那一百個精銳之士悄悄的向著北地行去。

一路晝伏夜行,總算是在第三天的拂曉來到了邊疆。

看著一望無際的草原,徐雲雁帶著一百個騎兵隱藏在一個小小的山溝溝當中,看著眼前的情景徐雲雁不由得的想到了一個計謀,對著跟隨在自己身旁的翟鵬說了一聲。

“你說我要是放一把火能夠在這草原上掀起軒然大波嗎?現在剛過了新春,這草還冇有發芽,還是很乾燥的。”

徐雲雁這樣說著,翟鵬卻是嚇了一個哆嗦“都督,咱們要是真的在這裡放一把火要是風向朝咱們吹,咱們可就……”

《仙木奇緣》

雖然徐雲雁知道翟鵬冇有說話是什麼意思,不過還是忍不住在心中有了那麼一個念頭。

“是啊,雖然咱們放火掌握不好方向,可能把咱們給燒了,可這可是絕無僅有的取勝的好機會!”

隨即徐雲雁看看自己所在的小山溝,又看看前方的草原拉過翟鵬在他耳旁耳語一番。

“都督,你真的要這樣做嗎?萬一出點兒意外,咱們可就完犢子啦。”

看著徐雲雁滿臉寒霜的看著自己,翟鵬立馬老實了“都

督,你安排什麼就是什麼,小的這就去準備。”

徐雲雁剛安排翟鵬出去準備著,眼前地平線上就出現了一道黑線。

看著那滾滾而來的黑線,徐雲雁不由得心中大感意外。

“突厥居然這麼快就來了,自己才離開絳州三天,就算是淮南道的府兵在接再厲也不可能這麼幾天就來到絳州聽候李靖差遣。

更何況絳州離著這邊疆還有一段距離,不行,無論如何我也要拖住他們,等到大軍集合完畢,給他們雷霆一擊。”

徐雲雁在這裡想著,看著自己身後那一百個圍在自己身旁的士卒將他們聚合在一起,指著遠處滾滾而來的黑線。

“將士們,看到了嗎?那就是突厥,突厥人來了,而咱們的軍隊還冇有集合起來,從咱們後方越過長城就是咱們的家鄉,雖然不是絳州,可也是咱們本地的同袍,你們忍心看著他們冇有準備讓這突厥兵肆虐嗎?”

徐雲雁在這裡喊著,這一百個唐軍精銳士卒,在那裡大聲的喊著不願意,不願意。

“好,既然諸位不願意,那我等就將他們徹底的留在這裡,想要越過長城是癡心妄想。”

徐雲雁剛說完,在這一百士卒當中一個隊正上前一步“大人那咱們衝出去吧,和他們拚了!”

這一下徐雲雁有點兒冇有反應過來“你剛纔說什麼?衝出去和他們拚了?”

“對啊!”這一個隊正一副理應如此的樣子看著徐雲雁。

徐雲雁捂著額頭“咱們才幾個人呀?衝出去和他們拚了,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徐雲雁這樣一說,可是這一個隊正驚訝了。

“大人,剛纔你不是說咱們要將他們留在此地,不讓他們越過長城嗎?咱們不衝出去和他們拚了,怎麼把他們留在此地?”

在這一個隊正說完之後,他後麵那些像是棒槌一般長得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士卒在這裡盯著徐雲雁。

徐雲雁滿臉黑線的對著他們說到“你們想的是不是也太簡單了,咱們才幾個人?衝出去還不夠他們一波箭雨劍的,我說了是把他們留在此地,可是你們冇有發現咱們人太少嗎?”

隻是徐雲雁剛說完之後,這一

個隊正在這裡不甚明白。

“可是大人,這不是和你所說的前後矛盾了嗎?”

徐雲雁看著他臉黑的無以複加“你叫什麼名字?”

“大人,我叫劉春鵬。”

“我說劉春鵬啊,你腦袋能不能開開竅?我說了把他們留在這裡就是留在這裡,就像是我訓練你們可冇有訓練,你們正麵衝殺吧,反而是什麼敵後破襲等等之類的,你說是不是這麼回事兒?”

徐雲雁在這裡岔開話題之後,這叫劉春鵬的隊正看著他說了一聲。

“大人,咱們難道要跑到他們後方去偷襲他們嗎?隻是看他們這架勢,一時半會兒也不會紮營啊,咱們從後麵偷襲他們不是一樣的不夠他們一波箭雨射的嗎?”

這徐雲雁歎了口氣“咱們是在山上,雖然是山溝溝當中,可是站得高看得遠,他們離著咱們少說的有四五十裡地,等到他們來到這裡也就該紮營了,雖然有馬匹之力,可是這突厥也不會如此不顧惜自己的馬匹,等到他們紮下營,今晚就是咱們動手的好機會。”

徐雲雁這樣一說,劉春鵬一拍手“原來如此,都尉大人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帶著我的人準備著,一等到晚上殺進去,殺他一個天翻地覆人揚馬翻。”

劉春鵬在這裡這樣說著,徐雲雁瞪了他一眼“你在這裡準備個什麼勁呀?”

這一下子劉春鵬有點兒驚訝了“不是準備著隨時殺入突厥軍營地嗎?”

“隨時殺入突厥營地?那是以後再說的事情,現在咱們要研究的是休息,休息不好,如何殺入的突厥營地?”

這一下子劉春鵬像是反應過來“知道了,我等一定按照都尉大人所說好好的休息休息。”

隨著劉春鵬這樣一說,所有的人直接倒在地上開始呼呼大睡,已經勞累了一晚上了,他們可冇有多少精神纔在這裡折騰了。

看著倒在地上,不停的在這裡呼呼大睡的一些折衝府兵,徐雲雁滿臉黑線。

“自己帶著這些像是棒槌一般的,折衝府府兵來到此地進攻突厥真的有勝算嗎?

雖然這是自己訓練出來引以為傲的士卒,可是為什麼看著他們有一種要完犢子了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