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裡帶隊越眾而出,在頡利可汗紮營和徐雲雁紮營的中間位置。

看著這隨時有可能對自己發動衝擊探聽自己虛實的突厥軍隊,徐雲雁可謂是捏了一把汗。

要是讓他們探聽到了自己虛實這突厥大軍一擁而上可就麻煩大了。

必須來點能鎮得住他們的。

準備來點兒震驚世人的一人赴會。

隨即單人獨騎就衝出了唐軍軍營,向著古德裡紮營的地方行來。

正在這裡心情不爽的古德裡聽到下屬彙報,有一個唐軍將領單人獨騎來到了軍陣前方一段距離,在那裡喊著請他們主將一見,古德裡就心情不爽的越眾而出,看著遠處的唐軍將領說到。

“你是何人居然敢來我大突厥軍陣之前,不知道現在是兩國交戰我隨時可以斬殺於你嗎?”

古德裡這樣一說徐雲雁倒是笑了“不知這位將軍姓甚名誰居然如此大的威風,你都說了兩國交戰,而兩國交戰還不斬來使呢,我這一個人單人獨自來到你的軍隊之前。你仗著這麼多的人馬和我你單打獨鬥說出去到真是威風啊!”

徐雲雁這樣一說,這突厥將軍也不好意思在這裡說著什麼狠話,反而是說到。

“不知道你這個唐軍小將來我這裡到底要乾什麼?要是想要效忠我大突厥本將現在就可以答應你。”

看著這一個將軍如此恬不知恥的在這裡說著讓自己效忠突厥徐雲雁笑了。

“還不知道這位將軍姓甚名誰,要是讓我效忠,也起碼要知道你的名號吧?”

這突厥將軍一聽也是這麼回事兒,在那裡扯著嗓子“你聽好了,我是大突厥頡利可汗麾下左都於侯古德裡。

奉命於此提防爾等唐軍,爾等唐軍要是想要開城投降,我現在就能夠同意並且讓你在我手下做一個千夫長,你看這樣如何?”

聽到突厥將領的話語,徐雲雁笑了,笑的很是開心。

“你要讓我在你麾下做一個千夫長,不過我估計很多人會不同意的吧?”

徐雲雁這樣一說,古德裡也冇有什麼不快的表情,反而是在這裡說著“不要擔心,隻要我舉薦,絕對能讓你當一個千夫長的,就算是他們不同意,你在我手下做千夫

長也是可以的。”

徐雲雁在這裡搖著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我也不是懷疑你的力度,而是我還冇有說完我的條件,你就給我安排一個千夫長,這是不是太有意思了?”

古德裡急忙在這裡認真的看著徐雲雁說道。

“你可以說說你是什麼條件。”

徐雲雁在這裡摸著下巴“其實我的條件很簡單,曾經我在雲州做都督的時候,大破突利小兒,前幾天又在這裡大破了你們前來進犯的一萬人。”

現在古德裡心中可是翻起了滔天大浪,根本冇有在乎徐雲雁後一句說什麼,反而是在那裡驚訝著。

“什麼,你是!你是雲州那一個小將?

是了,如此年輕如此膽量的確有點兒相像。”

隨即古德裡在這裡看著他“不過這都不要緊,突利小兒在我家可汗麵前真的是一個小兒。

你打敗了他,讓我家大汗更容易成為大突厥的天可汗,你如此功勞,隻要是同意加入我大突厥,現在我給你這個千夫長的確是職位太低了。

說不得我家大可汗還能給你萬夫長,甚至是裂土分疆,讓你做一個部族首領都是冇有問題的。”

《重生之金融巨頭》

徐雲雁看著突厥部族首領如此激動的樣子,摸著下巴“冇有想到我還是如此的值錢,不過我不是這個意思。”

古德裡聽到了這裡還是不以為意“那你還是覺著這職位太低了?在網上我可冇有辦法給你答覆了,要不我帶你去見我家大可汗,我家大可汗絕對能給你一個讓你滿意的答覆的。”

古德裡剛這樣說完,徐雲雁搖了搖頭。

“你還是冇有搞清楚我的意思,我來這裡並不是為了去你們突厥做什麼大官。”

徐雲雁說完古德裡瞬間變了臉色“你這漢人好不講道理,要不是看著你年紀輕輕為了不讓你戰死沙場,我在這裡已經給你放寬了所有的權限了,你居然如此戲耍本將,你真的以為本將脾氣好嗎?”

徐雲雁急忙搖頭“不是不是,我怎麼會戲耍將軍你呢?隻是吧我覺著將軍你是不是事情考慮錯了,我何時說過要加入你們突厥了,我隻是到現場和你們突厥談談問題的,你就一個勁的在這裡猜測我要加入你們突厥,你說是不是這麼

回事兒?”

古德裡瞬間暴怒了“唐人你這是在這裡消遣本將軍是吧?現在看看本將軍的厲害。”

古德裡越眾而出單人獨騎衝向徐雲雁,一邊衝一邊在這裡喊著。

“唐人不要在我麵前逞口舌之利,有本事和我單打獨鬥打一場,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本事在這裡和我叫囂。”

這一下子是徐雲雁都冇有想到的,本來想和你唱一出空城計,可是你被我激怒了,一個人單槍匹馬和我對抗,你這點兒實力能和我對抗嗎?

就在徐雲雁在這裡嘀咕的時候,唐軍陣營當中自家那些府兵看著將軍單人獨騎去了突厥人的軍陣,前方都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雖然隔得老遠,聽不清楚他們說什麼,不過看著突厥將軍一個人越眾而出,和徐雲雁進行決鬥,這可是所有的唐軍將士都能夠看清楚。

這是怎麼回事?

雖然不清楚原因,不過還是忍不住在那裡拍手叫好。

“將軍威武!”

隻是這些人數量有點少,喊的聲音有點輕,冇有辦法讓徐雲雁聽到,不過在這隊正當中還是有些腦袋靈活的,喊話語音也聽不到,那就擂鼓。

在他這麼說著的時候,快速的衝向前去擂動手中的鼓錘將翟鵬帶來的那千於府兵所配套的戰鼓擂的咚咚響。

隨著這聲音響起,古德裡的突厥兵也不由的在這裡大聲的歡呼著,為他們的將軍古德裡助威。

這一下子古德裡更是興高采烈“唐人你的人在後麵為你擂鼓,我的人也在這裡呐喊叫好,咱們兩個就進行勇士之間真正的戰鬥吧。”

古德裡說完揮舞著手中的彎刀,對著徐雲雁就砍了過來,而徐雲雁也是一副求之不得的樣子,嘿嘿一笑。

“好!那咱們就進行一場勇士之間的對決。”

不過就在古德裡衝上來的時候,徐雲雁更是飛快的從馬上一個側身就滾到地上,在古德裡不明所以當中徐雲雁也不知道用什麼樣的鬼魅的速度已經來到了古德裡身旁,手中戰刀出鞘,古德裡的戰馬吃痛隻想人立而起,直接將古德裡摔到了地上。

“小樣!看我的厲害!”

隨即徐雲雁將戰刀架到了古德裡的脖子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