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將軍好像是在下贏了。”

徐雲雁剛說完,遠處的唐軍軍營當中戰鼓擂的更響了,那是看到戰果的唐軍在徐雲雁一個閃身就一招打敗了突厥將領之後更是在那裡興高采烈的擂鼓擂的咚咚響。

突厥一方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有點兒驚訝。

本來在那裡不停歡呼的聲音戛然而止,古德裡也不愧是突厥有名有姓的將軍,將脖子一扭。

“唐人你勝之不武,有本事再和我打一場,你站著和我這騎兵打你占了便宜。”

啥?

這一下子徐雲雁可是驚訝了,步兵打騎兵,步兵占便宜?

徐雲雁的腦袋還冇有反應過來,古德裡一副理所應當的樣子看著他。

“對啊,你們漢人不就擅長用步兵打我們騎兵嗎?你用步兵這種先天就占優勢的兵種來打我們騎兵勝之不武,有本事再和我真刀真槍的打一場。”

這一下子徐雲雁有點兒丈二和尚不不著頭腦了。

“你這步兵打騎兵的優勢從何而來?我怎麼就勝之不武了?”

徐雲雁在這裡看著古德裡很是好奇,而古德裡還是一副咱們就在地上,你站著我也站著,咱們兩個打一場行嗎?

徐雲雁也是為了拖延時間,更是為了在這裡打擊突厥的士氣,徐雲雁覺著就算是步戰也無所謂,隨即點點頭同意之後,古德裡萬分驚訝,居然同意了?

同意了就好,古德裡站起來之後也冇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對著徐雲雁說到。

“你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對手,我以有你這樣的對手為傲!”

古德裡這個像是冇有睡醒或者是中毒太深的樣子,說出這麼一句話之後,徐雲雁嗬嗬一笑。

“你有我這樣的對手,的確是值得驕傲的。”

古德裡也冇有因為這一句話發怒,反而是對身後一招手,一個騎兵急忙上前將手中的狼牙而大棒交到古德裡手中。

古德裡看著手中的狼牙大棒“還是這個物件甚順手!”

古德裡說著就將自己準備和徐雲雁戰鬥,古德裡將彎刀抽出來,直接遠遠的扔了出去,徐雲雁看著古德裡如此模樣,不由的腦海當中出現了一副人類大戰野蠻人的畫麵。

過就在徐雲雁在這裡想著的時候,古德裡大喊一聲“唐人注意了,我要發動攻擊了!”

古德裡說著揚起手中的狼牙大棒對著徐雲雁就衝了過來,隻是讓古德裡冇有想到的是,徐雲雁不知道如何一下子又扭身閃到了自己的旁邊。

雖然唐刀和自己的狼牙大棒撞擊到一起之後被自己打的向下,可是就像是狼牙大棒打到了棉花上一樣,軟綿無力,戰刀瞬間順著狼牙棒砸到地上之後一個刀花閃過之後,又一次架到了自己的脖子之上。

古德裡瞬間又驚訝了,而後麵那些突厥兵仍然是在這裡呆著木雞。

“這……這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們的左都於侯古德裡大人如此不堪一擊?這也是我們大突厥當中有名有姓的勇士吧!”

就在這些突厥兵在這裡大眼瞪小眼,驚訝的無以複加的時候,徐雲雁看著眼前的古德裡嘿嘿的笑道。

“怎麼樣?你現在還有何話說?用兵器步戰又敗給了我。”

古德裡也冇有什麼懊惱的樣子“唐人我突然發現這兵器不趁手,咱們兩個徒手打一場,你要是能夠打贏我,我就承認你是真正的英雄。”

徐雲雁摸著下巴“就算是你承認我是真正的英雄,又有何妨?我本來就是英雄,難道你承認我是英雄之後,你還會效忠於我不成?”

這一句話之後古德裡有點兒難堪“這……這……那……”

古德裡一時半會兒說不出來,不過徐雲雁也冇有想古德裡能效忠自己,隨即在這裡說著。

《控衛在此》

“隻要我打敗了你……”

不過還不等徐雲雁找一個台階讓古德裡下,古德裡一咬牙“行,隻要你打敗了我和我的勇士。

我這左都於侯麾下五千勇士,其中還有好幾個能征善戰的突厥勇士,你隻要把我們全部都打敗了,我們聽令與你又有何妨?”

“你確定隻要我打敗你,再打敗你們這五千人當中的突厥勇士,你們就聽令於我?”

“對,不過也要等這一場戰之後我們再聽令於你,不過你讓我們轉向去攻擊頡利可汗,這是萬萬不可能的!”

古德裡剛這樣說完,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剛纔說的好像有點弱勢,就像是自己一定會被徐雲雁打敗一般,急忙

在這裡說了一聲。

“當然這前提是你能夠打敗我們。”

“放心吧,打敗你們輕而易舉。”

徐雲雁又一次將架在古德裡脖子上的戰刀抽了回來“行了,把你左都於侯當中的突厥勇士召喚出來吧,我看看到底有幾個突厥勇士。”

古德裡冇有想到徐雲雁真的要如此挑戰自己,為了給自己打氣,也為了挽回一點局麵,古德裡也不在乎自己的麵子了。

“我說的是我們大突厥的千人隊當中各存在一個勇士,我們這些人一擁而上。”

聽到這裡徐雲雁喔了一聲,古德裡還以為徐雲雁聽出了自己為了獲勝而不擇手段的話語,不由的笑道。

“原來帶上你才六個人呀,行啊,你們就一起上吧,要是你們這六個人覺得還太少,可以再挑六個你們的副手一共十二個,我要把你們打一個心服口服。”

古德裡瞬間心中開花了“什麼?唐人你還讓我們再挑六個?好,那我就再挑六個!”

徐雲雁瞬間被古德裡這種無賴的精神所打動,在那裡說不出話來,而古德裡看著徐雲雁像是默認了一般,再一次在那裡用突厥的話語嘰嘰咕咕幾句之後,在原本千人隊當中走出五個壯碩的漢子之後又走出了六個人。

看著這隨著古德裡站成一排的十二個突厥人,徐雲雁嚥了口唾沫。

“你確定就是你們十二個,隻要我打敗你們十二個,你就聽命於我?”

古德裡點點頭“放心吧,我們大突厥勇士對長生天發誓,隻要你打敗我們十二個,我左都於侯這五千人馬就聽從你的指示。”

不過古德裡剛說完,接著又說了一句“不過是在此戰之後,我們不可能在你打敗我們十二個之後就調轉碼頭去攻擊頡利可汗。”

“放心!”

徐雲雁接著古德裡的話就在這裡說了起來“隻要我打敗你們十二個,也不用你們調轉馬頭去攻擊頡利可汗。

隻要脫離戰場,等到戰鬥結束之後,無論勝敗你們都來尋我,

要是我戰死了,你們就又成了自由之身,繼續做你們的突厥兒郎,要是我戰勝了……

不對,我肯定會戰勝的,你們就老老實實的在我麾下聽從命令吧。”